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二十五章:再争锋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五章:再争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阮遥集感觉到这个过来的人很是不简单,倒像是哪家的死士,对方的肤色格外的怪异黝黑无比。

  似乎是很像是昆仑奴。

  究竟是哪一家居然敢偷偷豢养昆仑奴的存在呢?阮遥集心神流转,对方愈发的来势汹汹起来了。

  阮遥集心里头沉了沉,而后想到可不能够在这里折剑沉沙吧,登时就有些愧疚之色,似乎有些抱歉的看了对方一眼,而后狠狠地把对方一拳击倒,最后狠狠的给对方来了一手刀。

  这还要放长线钓大鱼,要看看后头究竟是什么人想的事情?

  刻意的打量过对方的身形,这才从容离去了。

  会稽山里。

  谢令姜从晨光熹微里起身,“啊呀,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呀。”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谢令和一大早就到谢令姜的边上候着,眼下更是伺候的格外殷勤。

  谢令姜笑而不语。

  再而后心情收拾的好好的,便一同去用早餐了,今日天光十分柔和,谢令姜破天荒的穿了一身柔粉色的衣裳,瞧上去如同桃花环绕周边,居然有种飘飘若仙的绝世美感。

  “阿姊今日实在是漂亮极了,真叫长宁有些羡慕呢!”

  谢令和歪着脑袋,格外俏皮的开口。

  谢二娘子谢道聆在此时也出了门,当真是出乎意料的,居然穿了一身橙红色的衣裳,相比之下,虽然靓丽,却显得有些俗气了。

  谢道聆有些不冷不热的说了句:“倒是没想到,呵,和阿姊冲撞了,阿姊大人有大量,一定会原谅我的莽撞吧!”

  谢令和当下便有些生气,可是对方也算是自己的阿姊,无论如何也不能冲动说话,反而站在一旁的谢令姜相比起来语气淡淡的看不出喜怒,“那有什么关系,你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你倘若没有的,便过来问我就是,我就送给你。”

  谢道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面上飞过几丝流霞,然后叹了口气。“阿姊的教诲,二娘听着了。”

  几人便一同前去早餐的地方,谁知道那地方又开始唱大戏了?

  禇幼安颇为不客气的开口,“对面那个臭小子,难不成看到先生都不知道打招呼的吗?”

  谢令姜定睛一看,才发现对面站着的居然是黄奉,黄奉今日里穿着谢令姜送给她的那套衣裳,瞧上去真是风姿毓秀,卓尔不群。

  当下在这朗朗清风里,面带微笑,“谢大娘子过来了,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呢?今日想吃什么?我都请你的!”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你怎么这么好?太让我感动了吧?”

  谢令姜欢欢喜喜的上前,然后似乎接受了对方刻意的殷勤,简直要旁边的人都大吃一惊了,谢令姜难不成这么快就收拾好心情了吗?这也太过奇怪了吧?

  谢令和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郎君看上去怪和气不过的,可是心里头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

  但是看上去阿姊的兴趣似乎不减,然后发现他们居然今天吃的是包子,谢令姜有些可怜巴巴的:“就没有更清淡一点的?哪怕白粥也行?”

  黄奉似乎有些嫌弃阿姊这样的小身板,“大娘子,还是多吃一些为好,免得身体太差了,总是隔三差五的生病,你瞧瞧我身子骨就很不错!”

  “是呀,你的身体真不错!”

  谢令姜一面说着,一面伸手,居然去摸了对方的身体,感觉到对方有很多的肌肉!

  谢令姜这样大胆的举动直叫人瞠目结舌,大吃一惊!

  禇幼安简直吃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似的,“这是在做些什么呀?简直是叫人害怕!长安表妹,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呢?”

  谢令姜浑不在意地开口,“我做什么举动了?大惊小怪的,一点见识都没有!不过是我们两个人关系好罢了,这也大惊小怪的,当真是没有什么见识的!”

  禇幼安简直觉得心痛无比,自从阮遥集离开之后,没想到长安表妹居然又喜欢上了一个新的小白脸,难道自己的相貌真的是不够好吗?

  王大郎王知玄和王二郎王知音倒是一同走上前来,王二郎王知音似乎没想到这里居然发生了这些事,然后看到谢令姜的举动,连连开口:“实在是有辱斯文,大庭广众之下,怎能这般行为?”

  谢令姜突然抬起头来,冲着他,略微讥讽地勾起唇角笑了。

  那笑容实在是薄凉极了,仿佛是经历过什么似的,再而后,更是莫名的叹了口气,似乎带着一种怜悯的口气,悲悯开口:“你们自己循规蹈矩,焉知不是活在他人的锁链之下,我只凭着我的性子做事,但凭我的喜欢和舒服为准,不需要你们过多说话。”

  王知音听了这句话后,忽然间觉得格外的羞耻,然后觉得对方似乎有些刻意的在点拨自己,可又说不清道不明,以至于内心浮现一股格外怅惘的感觉。

  谢令姜轻轻地用手绢擦了擦嘴角,然后站起身来。

  “我要去读书了,诸位,请自便。”

  黄奉似乎还在深深的带着痴迷的眼神盯着谢令姜,禇幼安一时之间只想自戳双目,又想把对方的双目给戳掉,嵇玉山则是在一旁开口,“今日你要上武术课的,可要提起精神来,免得到时候还不如这些学生员们!”

  嵇玉山明明是好心提点的话,禇幼安莫名的觉得对方在讥讽自己,当下恨恨地走上了前,“请给我来十二个包子,谢谢!”

  那做饭的老婆婆吃惊地瞧了他一眼,内心腹诽的,这小伙子可真能吃,然后果真装了十来个个白面包子给他。

  嵇玉山也笑着走了过去,“给我也拿四个包子馍馍。”

  黄奉也很快的站起身来,“多谢今日婆婆的关照,某还要前去读书了!”

  王知音心里头闷闷的,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走在前头的谢令姜,心里头总有点不安,虽然这是重生,之后第一次面对王知音,可是那几十年的前程和感情,总归不是随便就能抹去的。

  “为什么我的心跳的这样的快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