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三十七章:过生辰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七章:过生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端坐在那里。

  正在读书,双眼放亮。

  其他的郎君和女郎们纷纷都有些好奇的围过去,他们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谢令姜看书看的这样专注?似乎书里自有黄金屋似的?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也早就在八月之初的时候离开了此地,反而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倒是成功的在此地入学了,而且结识了两个好朋友,桓玄和谢玄。

  在宫中的岁月永远都是孤独的,只能自己一个人读书,可是在这里却有这么多的同窗好友,而且他们都并不把自己当做高高在上的存在,而是一视同仁的和他聊着天。

  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坐在这地方,由衷的感觉到快乐,然后忍不住将视线投向了坐在最后一排,认真读书的谢令姜。

  这位陈郡谢氏的大娘子,屡屡被桓玄和谢玄二人推崇,郎君们也纷纷格外的喜欢谢令姜,甚至还多了几分敬佩之意。

  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很快乐,在许多课堂上感觉到了谢令姜出类拔萃的才能。

  比如刘泽弦的课程上,刘泽弦邀请大家说一说关于琴的故事,大家便都说了传世的古琴。

  可是刘先生又问大家是如何知道这些故事的,又知道这古琴的最早是由什么诞生的,大家便都有些哑然,而后沉默不语,不知如何应答了。

  只是在大娘子似乎才从书里头醒过来,毫不客气的直接回答。

  “先生问这样的问题,未免太小儿科了些,能不要总是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吗?太枯燥了吧?”

  向来严厉的刘先生,此时此刻看着小娘子,似乎眼睛都有些发亮了。

  “足下说说无妨?”

  “昔神农氏继宓牺而王天下,亦上观法于天,下取法于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削桐为琴,绳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焉。练朱五弦者、虞书传曰古者帝王升歌淸庙之乐、大琴练弦。葢练者其质。朱者其色。郑注乐记淸庙之瑟朱弦云。练、朱弦也。练则声浊。五者、初制琴之弦数。

  周时加二弦。文王、武王各加一弦。此乃是琴之源头,不知先生意下何如?”

  刘泽弦当然是赞不绝口,伸手掏出酒杯,喝了一杯酒,“小娘子,大才!实在是妙极妙极!今日课程便就此结束!”

  郎君和女郎们又开始纷纷扰扰的讨论起来了,为什么这里说的大部分东西谢令姜都好像早就知道了呢?她那小小的脑袋里究竟装了些什么呢?

  纵然心里头有这么多的疑问,但还是忍不住说出来。

  为首的就有王七娘子王孟姜,毫不客气地走过来,异常撒娇的询问道:“长安长安,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三叔有个书院,他院子里什么稀奇古怪的书都有,我年幼之时常常觉得无聊,总是在里头看书,一看就是一整天,所以杂七杂八的也算知道些,不过这些都不是什么正经学问?你们不必了解太多。”

  谢令姜挥了挥手,废寝忘食的读着面前的书,这是一本古书,是不久之前阮遥集偷偷塞给自己的,上面使用的是秦国的小篆?是鬼谷子的兵法。

  王七娘子王孟姜,只好有些索然无味,而后谢五娘子倒是也过来了。

  谢五娘子谢令和,此时都有些愤愤不平了,“阿姊,你说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你怎么每年连自己的生辰日都不记得?眼下不是您的生辰吗?你还没说你生辰日怎么过呢?咱们去哪玩?”

  “生辰?啊!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不是说马上要过中秋了吗?到时候我们应该会回老家去吧?三婶和四婶月份应该大了,难道你不想你阿娘吗?”

  谢令姜手里仍然是紧紧的攒着阮遥集借给自己的兵书,似乎对自己生辰这件事情一点都不在乎似的。

  谢五娘子谢令和当真有些无可奈何了,而后之后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

  “此事不用你操劳,我便和这些阿姊一起帮你操办此事好了,你只要安安心心的读书,你就是喜欢看书,马上都要成书呆子了,和四兄简直是一样人!”

  眼见着谢五娘子谢令和扬长而去,谢令姜尚且还如梦方醒般。

  谢二娘子谢道聆连忙走过来,行礼问安,“二娘在此地匆忙赶着学业,居然都快忘了桂花飘香之日便是阿姊的生辰了,我一定会准备好合适的礼物的!”

  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此时也跟在新认识的两位小兄弟桓玄和谢玄的后面走了过来,桓玄和谢玄,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开口:“(谢家)阿姊,马上就是你的生辰了,你想要什么呀?”

  谢令姜头也不抬,“我需要你们离我远一点,我还要看书呢,不要打扰我。”

  谢令姜这般苦读勤奋的精神,实在是让谢三叔非常感动,谁能想到有一日自家的小侄女谢长安居然有这样勤奋无比的时候呢?这般努力用功,看来的确知道上进了!

  阮遥集却在此时开口道:“三叔,我即刻要奔赴建康一趟,还望三叔好好照顾长安!”

  谢三叔谢安自然是欣然点头,而后应允开口:“那是自然的,我肯定会把长安照顾的好好的,你既然有要事的话,就赶紧回去吧,一定要照顾好身体,祝你一路顺风!”

  谢三叔谢安毫不留恋的挥手,送着自己的爱徒离去,等到阮遥集的身影渐渐在眼前消失的时候,谢三叔谢安,才反应过来,稍微有些迟钝,为什么他要谢自己呢?为什么要他来拜托自己照顾好自家的小侄女儿呢?

  还没有思考多久,谢令姜就轻飘飘的出现在谢三叔谢安的后头。

  “三叔,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三叔,我想大义灭亲,我觉得你在通敌卖国!”

  年幼的小娘子眨了眨天真无邪的眼睛,说出来的话语的声音更是格外的清澈动听。

  谢三叔谢安整个人毛骨悚然,毛发竖立。

  “我说谢长安,你逗我可以,可是这个玩笑,可开大了呀?”

  小娘子神秘一笑,然后伸手指了指不远处坐在那杏树下的黄奉。

  “不知三叔可认识那个女郎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