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三十九章:告御状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九章:告御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遥集,你总算回来了,我说你都不知道建康乱成什么样子!”

  丞相王导长子王长豫,此时早就在城门之外等候了,满脸焦灼。

  今日一大早谢令姜的祖父太常卿大人谢丕,就匆匆忙忙的往皇宫赶去了。

  与此同时,南康长公主殿下,居然协同庐陵公主,一同再次前往了陈郡谢氏!

  陈郡谢氏的大家,出自江南孙氏的主妇,正带领着,谢三夫人,谢四夫人一同恭迎二位公主殿下。

  可谈话之间,居然被尊贵无比的南康长公主殿下,气的差点吐血,几乎是立刻,这建康城中的名医都被延请而去,第一个赶到那地方的女医,居然听到当朝长公主殿下狂妄无比的话语。

  “老太君,何必这样?扭捏作态,我儿桓熙看上了你家女郎,这本是你陈郡谢氏的荣誉,难不成你居然瞧不起我儿吗?”

  孙氏大家躺在那似乎是已无力开口辩驳,身边是两个怀有身孕的儿媳妇,此时焦灼无比的在一旁伺候着。

  庐陵公主似乎感觉到此时的气氛不对,连忙拉住了自家阿姊南康长公主殿下的手腕,“阿姊,何必要这样牵强严肃呢?实在不必如此。”

  “自然也没什么话好多说了,庐陵公主这样给你们脸面,可你们根本就不值得,谢令姜算什么宝贝?将来就是你们求着让她进我长公主府的门,也是不可能的!”

  南康长公主殿下气冲冲的摔袖离开,却不知道这次自己究竟犯了怎样的冲动,她从前也是十分暴躁易怒的性格,只是每每在驸马都尉的奉劝一下,总是装做一副温柔大度的模样,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南康长公主殿下才受诸多世家主妇的喜欢。

  南康长公主,还会意识到究竟是什么让自己变得这样冲动的时候?

  丞相王导长子王长豫,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一清二楚,原本可能要暂时休息的阮遥集,此时嘴角勾出了极为阴沉的讽刺的弧度。

  居然有人敢动手动到自家长安的身上来了,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呢?

  南康长公主殿下?

  南康长公主殿下,又如何呢?

  桓世子桓熙,算什么废物东西,居然敢觊觎他的人!

  阮遥集暗自握紧了拳头,胳膊上青筋暴露,丞相王导长子王长豫,只以为是他对于自家表妹的庇护,连忙又开口道,

  “遥集,不如你先去客栈休息一会儿,待会儿再想想法子如何为伯父周旋,这颖川庾氏分明是来者不善的,向来庾太后都一直把持朝政,这次获取更有别的目的,今上身体一直不佳,阿耶也到了颐养天年之时,又害怕此时离开朝廷,圣人左右没有臂膀,更加掣肘。”

  阮遥集自然从他口中听出来几份真心真意,看来这丞相王导长子王长豫的确有几分着重,先前,怪不得长安会特意救下他。

  “此事自然要详细查着,不过陈郡谢氏大娘子的婚事也不可小觑,曾夫人不是和她关系格外的好吗?”

  说到这里,丞相王导长子王长豫,免不了稍有些愧色,“说来惭愧,谢大娘子某有救命之恩,某却无回报之力,此时见大娘子陷入此间婚事泥潭,心中也是焦灼,可惜某实在无才,一时之间竟想不出任何办法,也愧对内人的一片感激之意!”

  丞相王导长子王长豫的妻子是闻喜裴氏九娘,而在他的婚礼上惨遭奸人设计,差点就含辱当场,倘若不是,小小的谢家大娘子出手相助,丞相王导长子王长豫未必能有今日,这份心思自然是藏在心里的。

  阮遥集轻飘飘的开口,眼底似乎风云轻淡。

  “此话当真?”

  “王长豫若有一话是假,便自绝子孙,谢大娘子对在下的恩情点点滴滴都记在心里头,倘若能有机会,必当肝脑涂地,涌泉相报!虽九死犹未悔!”

  阮遥集轻笑出声,气氛在刹那间又变得温和起来,“我家长安向来是这样施恩不图报的性格,想来从未想过要长豫世兄有所回报,只不过你既然有这份心思,自然我等应当一同入宫,连带着还有旁人。”

  丞相王导长子王长豫,此时看着对面这个胜券在握的年轻人,似乎无论处于何时何地,都这般意气风发,实在是叫人艳羡的很。

  谢令姜的祖父太常卿大人此时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在圣人眼前,“可怜老朽这一把骨头,却不能够好好的度过了个晚年吗?”

  “太祖太宗封赏我陈郡谢氏千年荣耀,先帝和陛下怜悯臣年老体衰,准予臣于江左休养,是以能够颐养天年,永嘉南渡,我晋国受此重创,五胡乱我中华,其余诸小国此时个个称王称霸,老朽暮年壮心未了,只期盼儿女孙儿郎能够为国效命,哪怕是战死疆场,也其犹未悔。”

  这头发花白的老先生,此时,说话颤抖,浑身愤怒,紧握拳头,咬牙切齿。

  “可我陈郡谢氏护的是我大晋国贤明的君王,为的自然是守护我们边疆,我们大晋国内的子民们,可是王孙贵族能随意凌辱我们家人吗?”

  陈郡谢氏的家翁,谢令姜的祖父太常卿大人谢丕,此时身上穿的是如此纯朴的衣裳,眼角含泪,似乎受了极大的屈辱。

  今上向来脾气温和,对于这些老臣们也诸多敬重,毕竟他自幼就听闻了这些老臣们的事迹。

  当下也是客客气气的听着太常卿大人把这些愤怒的话语说完,而后才温温和和,极为和气地开口询问。

  “究竟是什么让大人这样动怒呢?谢老大人,慢慢说,来人还不快搬把椅子过来,上最好的茶!”

  太常卿大人谢丕此时仍然是有些气吼吼的开口。

  “南康长公主殿下随便派几个媒婆到我府上去,耀武扬威,说要把我家嫡孙女,还是我家嫡长孙女抬到府上去,开头说什么当世子夫人,后来愈发傲气,居然说当个贵妾也是给了我们谢家脸面,老臣撑着残体过来,就是想当面问陛下一句,这是天家给我们陈郡谢氏的脸面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