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四十七章:惩人渣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七章:惩人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桓世子桓熙此时恐怕,是在极乐之中。

  谢令姜浅浅带笑,而后看到不远处的那个娘子。

  怎么会和黄奉,一模一样的模子?

  “此事稍微有些古怪,待我仔细思索思索。”

  谢令姜自顾自的开口,谢宁城在一旁很是殷勤:“不知道王郎君还需要什么帮助,在下一定义不容辞。”

  “倒也没有什么别的要紧的事情,只不过你难不成就一直想在青州城里呆着吗?”

  “难不成我还有别的去处?”

  谢宁城顿时便产生了疑惑,这种说不出来的疑惑在心里头徜徉着,还是又有些不知何解?

  “自然有的,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谢令姜似乎不想多多和谢宁城再说些什么。

  谢宁城只好离去了。

  那长相同黄奉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娘子此时正在墙角处面前是一个同样显得有些风流倜傥,醉生梦死的郎君。

  “小娘子,不如今夜入我床榻?”

  那小娘子只是瞪大了一双无辜又清澈的眼眸,似乎根本不明白对方在说些什么。

  谢令姜走上前,很是轻轻的拍了拍这个郎君的肩膀,这郎君稍微有些茫然的扭头看向了谢令姜,似乎在疑问对方为什么要这样看自己。

  谢令姜却是极为平和的开口:“你好,你碰的是我的女人。”

  那郎君和眼前的小娘子几乎都是与此同时的睁大了眼睛,似乎难以想象眼前这风光霁月,玉树临风的郎君会这样开口说话。

  这郎君正准备反唇相讥,可是没想到很快就有别的郎君过来把他给拉走了。

  “王郎君看上的人,你如何能够这般对待,还不速速离开。”

  那郎君颇有些不甘心的开口,“在下崔清河,王郎君是什么人?”

  “琅琊王知音。”

  谢令姜声音里透露出冰冷,此时穿着高一点点靴子,隐约已经有些身高,再加上眼前这小娘子身材不高,倒是恰好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那小娘子原以为谢令姜是英雄救美,可没想到谢令姜居然也会轻佻无比的勾起了她的下巴,而后似乎略带讽刺的开口。

  “小娘子肤色这样白皙,当真是肤如凝脂,这锁骨,也是格外的精致啊。”

  那小娘子便见这个自称琅琊王知音的郎君触摸了她的面颊,而后停留在她的锁骨上,最后微微摸了摸她的脖颈,发出了轻笑声,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随爷回去。”

  究竟去哪里?这小娘子察觉到在这玲珑阁的一楼大堂里,许多人都在盯着他们,但是她只能够悄悄的躲在谢令姜谢令姜的怀里头,旁的郎君身上都有酒色脂粉气,兼有五石散的硫磺气味,可是唯独眼前的这个郎君浑身都是清冽的气味,仿佛格外好闻的香气。

  又辨别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气味,只是分外有种让人想要依偎的感觉。

  这小娘子发现谢令姜带她上了楼,很快的,又到了一处别室。

  谢令姜伸手便在对方的腰带上,“你年纪这么小,如此绝色,何必再此处蹉跎年华,不如跟了爷?”

  谢令姜声音里玩味和调笑自然是可以分辨的,只是稍微带着一种刺探。

  这小娘子起初还是一副十分害怕的模样,似乎还在警惕四周有没有隔墙有耳之类的事情发生?

  谢令姜,早就察觉出来,这并不是一个娘子,反而是个郎君,不过有一种戏弄对方的感觉,倒还是格外有趣的。

  “我...”

  小娘子似乎是努力的做出一副向往的模样,声音显得格外的清澈和单纯。

  谢令姜忽然将对方壁咚了,然后带着笑意的询问。

  “怎么可是有什么不情愿的?我家中并未娶妻,你若入我府中,自然可以当个贵妾,将来荣华富贵,自然是享之不尽的。”

  这风光霁月的郎君说着与她形象完全不符合的话,为什么听来只觉得有些撩人呢?

  这小娘子,还在努力的伪装,可是她腰带已经被对方勾住了。

  谢令姜盯着对方的喉结,意味深长的开口:“不过我自然是要验验货的。”

  此话还没说完,谢令姜便被对方按到了墙上,顿时就落于刚才那小娘子所在的位置,只不过眼前这个像反壁咚自己的小娘子,看上去倒有了一些俊俏可爱的感觉了!

  “怎么小娘子不喜欢我硬上弓?反而要主动?”

  谢令姜不慌不忙,似乎还以为这是情趣之所在。

  那小娘子再说出口的声音,却已经变成了少年郎的声音。

  “你可不是琅琊王氏的王知音,你究竟是什么人?”

  非常清澈的少年的声音,如同泉水一般,听起来让人觉得格外的舒服。

  谢令姜的声音自然也冷了下来。嘴角更加顽劣的弯了弯。

  “倒是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男扮女装的兴趣爱好,果然是别有情趣啊!不过小爷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无论男女都是可以接受的!”

  果不其然,这小郎面色绯红,似乎格外气愤,连耳朵都变得通红起来。这张俊秀的脸面上仿佛是桃花拂过,格外的漂亮。

  “呸,你真是龌龊,下流无耻!”

  谢令姜不以为然,反而有些骄傲,一双明亮的眸子,似乎有些闪闪发光起来。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你越是这样骂我,我心里就越觉得刺激,王知音的确是下流无耻,肮脏龌龊之人!”

  谢令姜居然这样坦然的说自己,说到这壁咚她的郎君整个人都觉得头皮发麻起来,而后发现自己的腰似乎都被对方给抱住了。

  谢令姜毫不知羞耻的开口:“好腰!”

  这小郎君瞪大了眼,“你怎么这样呢?”

  “你是慕容氏的人?慕容凤皇是你什么人?”

  谢令姜眸色极为严厉,冷尘的话语几乎在片刻前冒了出来,然后将对方反压在身下,匕首就在此刻冒了出来。

  近在咫尺,危险来源。

  这小郎君却更加刺激,几乎是双眼通红的开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怎么会知道我是慕容氏的人?”

  谢令姜摇了摇头,捏了捏对方的脸蛋,都说这慕容家生了个比女娃娃还漂亮的郎君,果然是名不虚传。

  “你阿姊喜欢女扮男装,你喜欢男扮女装,你们慕容是可出的个个都是奇才呀!”

  那黄奉想来就是燕国清河公主,而眼前这个郎君是慕容凤皇?前燕景昭帝慕容儁的儿子,母为皇后可足浑氏。

  他们二人究竟为何都悄无声息的潜伏入晋国?

  谢令姜垂下眸,然后捏着对方的下巴。

  “这是在我晋国土地,八皇子,何必要这样鬼鬼祟祟的呢?难不成会以为能逃过我们的眼睛吗?”

  慕容凤皇心中颇为惊骇,他之所以来到晋国就是因为自己的阿姊悄悄的潜入了晋国,说是为了自己前去学武艺,阿姊从小一直都很照顾自己,而且身体一直都比自己好,反而自己比较虚弱,根本就没有什么皇子应该有的风姿,阿姊却因为和自己是孪生子的原因,一直对自己心怀愧疚,觉得是她吸收了自己很多的营养,才会导致自己发育的不好的。

  他心里最担忧的就是阿姊了,可是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谁呀?

  谢令姜忽然很从容地站起身来,“你速速回到燕国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们如今也应该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以免将来落入可悲之地!”

  谢令姜自然是想到了慕容凤皇的宿命,晋书曾经记载过,升平五年,苻坚灭前燕,慕容冲的姐姐清河公主,颇有美色,苻坚便纳她为妃,在后宫中最受宠爱。慕容冲亦有龙阳君一样的姿貌,苻坚又宠幸他。姐弟独占宠爱,其他的宫女妃嫔全都失宠。长安儿歌唱道:“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人们都担心成为祸乱。

  后来王猛劝谏,苻坚直接把慕容冲送出宫。长安又有民谣说:“凤皇凤皇止阿房。”

  苻坚认为神鸟凤凰不是梧桐不栖息,不是竹子的子实不吃,就在阿房城种植梧桐、竹子数十万株等待祥瑞凤凰。慕容冲的小名恰巧叫凤皇,到慕容冲占据阿房城之时,终于成为了苻坚的乱臣贼子。

  升平十年,慕容冲进入长安时,术士王嘉说:“凤皇,凤皇,何不高飞还故乡,无故在此取灭亡。”慕容冲后来被部将所杀,死于长安。

  慕容凤皇似乎还不能理解谢令姜对自己说的话,但是也明白,如果此时不离开此地的话,恐怕将来就很难离开此地了。

  连忙头也不回的跑了,哪怕身上的衣裳看上去是如此的凌乱,谢令姜坐在窗台上,看到对方入夜色里头头也不回的跑了。

  就当是偿还了黄奉上次有意就自己的情意吧,不过黄奉是燕国清河公主的话,这里头又含着怎样的一种悲哀呢?

  谢令姜自然知道这世上的事情都有种种变故,何况她连自己都管不好,怎么会有什么机会管别人呢?

  桓世子桓熙,谢令姜实在要好好见见对方了。

  譬如,在这半梦半醒半醉之间,刚刚饱受了人间极乐的桓世子桓熙,此时朦胧胧的睁开眼,所瞧见的居然是阎罗地狱一样的场景,处处都是阴森的发绿的布景。

  他们都是信道教的,自然相信这世间有神佛,也有地狱阎罗。

  桓世子吓得打了个盹,而后从床上滚了下来,然后就听到旁边这种种的声音,仿佛是一种来自地狱的警告。

  上头站着一个身穿着官袍的少年,只是面上却带着獠牙面具,声音里更是透着可怖的声调。

  “你当真是胆子好大,在阎罗王的面前也敢如此放肆?牛头马面在何处,黑白无常待命!”

  一声怒吼,桓世子桓熙差点就打了个寒碜,内心更是无比害怕,连忙半信半疑的跪了下来,私下里悄悄的掐着自己的腿,可是没有反应过来的,居然是?

  好疼啊,难道这是真的吗?

  下一刻,对方狠狠地揍了自己一拳头,正好打中脸上,他只觉得牙齿都似乎被打掉了,说话都开始漏风起来,正准备大声喝斥对方放肆的时候,有烙铁就朝着自己的身上来了。

  这真的不是梦,塌掉到了无间炼狱里头了,此时更是凄惨无比,脑子昏昏沉沉的,满心的恐惧驱使着他磕头谢罪。

  听到上面的阎罗发问:“桓世子桓熙,年十九,作恶多端,奸**女,欺行霸市,实在是罪恶滔天,你可还有什么罪?速速说来!”

  桓世子桓熙此时自然不敢怀疑这是假的,连忙牙齿漏风的开口。

  “窝...窝不该虐杀那些贱婢,窝...几...是爱童女罢了!”

  “窝不应该伤害我五叔,我只是妒恨他的位置吧!谁让父王疼爱他超过我!”

  ...

  结结巴巴的说完了所有的罪行,当然是罄竹难书,罪恶滔天,这些在一旁的鬼差们纷纷都气得手指发抖,心里又忍不住为谢令姜这个计策而感到痛快无比。

  这个该死的桓世子桓熙果真以为到他们这里是来享福了,居然犯了这么多违背律法的大错,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包庇!他们对此感到十分的愤怒和气愤!

  谢令姜紧紧的握着那只毛笔,而后狠狠地灾面前的书本上画了一道,“生死簿上已经记下,桓世子桓熙你此生阳寿已尽,念在你能够坦诚过错,本王愿意给你一次重新再来的机会,但是先下油锅上刀山火海走一趟吧!”

  立刻黑白无常,就上来缉拿桓世子桓熙,桓熙此时吓得有些瑟瑟发抖起来,可是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想要挣扎的时候被对方一拳头砸了脸,然后晕了过去!

  “王郎君?怎么处理这个人?”

  “扒光了,扔在青州城外头,就当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然后,自然是上书朝廷,说根本就没有接到桓世子桓熙。”

  谢令姜声音里透露出淡泊。

  谢宁城咬了咬牙,带着这些纨绔子弟们跪在了地上,“如今我们都是郎君的手下,求郎君给我们指一条活路!”

  此时他们应该都得罪了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以及当朝长公主殿下,可是他们一丁点都不后悔,因为他们惩戒了这个人世的一个人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