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四十八章:拒赐婚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八章:拒赐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几乎是刹那之间就说服了这些人跟随她离去,这是不是一个极为简单的事情?

  这借口是如此的轻易和了然。

  谢宁城仔细思索之后,很快的就决定跟随谢令姜前去,而且还和同行的纨绔子弟解释道:“如今我们虽然将这个人渣处置了,但是说实话呢?咱们还是犯下大错,回头要是消息传到了谯国桓氏,咱们几个都落不得好,还要牵连家族,不如跟着王郎君前往战场闯一闯。”

  似乎察觉到这谢宁城的想法,谢令姜微不可闻的笑了。

  她自然不仅是帮着王知音扬名气大,别看王知音似乎表现出来一副温温和和的模样,可是谁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她决不允许上一辈子的事情重来,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她会不择手段,抛弃风骨的进行复仇。

  王知音。

  这仅仅是个开始。

  阮俱多日埋伏,一直都在等待出兵的机会。

  他终归还是察觉到有些疲惫的。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如今背负着叛国的名声,倘若不做出一定的功绩来。

  他又该如何办呢?

  颖川庾氏此时就在朝堂之上大放厥词。

  言之凿凿。

  圣人心里头只觉得有些莫名的厌恶,再而后还是面色比较和谐的开口道:“庾氏大人何必要这样激动呢?既然你有心震慑边疆,自然要允许你前去,不过在此之前,朕倒是有意为东海王择妃,听闻颖川庾氏司空庾冰有女贤德美貌,不知可有良聘呀?”

  中书令庾亮这一刻也免不得感到心中震动,谁能想到这陛下居然对他们颖川庾氏如此看重呢?居然会为他们再度赐婚,当即诚惶诚恐,感激涕零的开口。

  “伏惟陛下圣恩,我的确有个侄女儿为人格外贤惠,是闺中之秀,皇家有此恩赐,臣不胜感激。”

  出乎意外的大家都以为圣上可能会翻脸,可没想到圣人确实如此和颜悦色的解决了此事。

  不仅没有斥责对方以下犯上,反而居然还给对方家族赐婚。

  阮少将军阮遥集却根本就没有在朝堂上,反而私下里带着暗卫前去青州城外西南方的弋阳郡。

  魏文帝黄初元年分汝南、江夏二郡地置弋阳郡,郡治弋阳县,辖弋阳、期思、轪和西阳四县,隶豫州。南朝武帝永初三年弋阳郡辖弋阳、期思、安丰三县,隶南豫州。

  此乃赵国迫不及待想掠夺之地。

  也是用兵险地。

  阮遥集莞尔一笑,而后对跟在身后的临渊等侍卫道:“你们觉得这一趟会遇到什么?”

  临渊摸了摸脑袋,一脸茫然。

  “咱们除了杀敌,还会遇到别的吗,郎君!?”

  “自然是会遇到很多问题的,难不成你以为行军打仗,就光动武力吗?也要用脑子的,阴谋诡计,刀光剑影,数不胜数,防不胜防!”

  阮遥集居然先一步入弋阳郡,谢令姜带着一批纨绔子弟则是紧随其后入了城,虽然说互不知晓,但是说实话呢?冥冥之间总有一种牵引的缘分,在他们中间吧!

  谢令姜被这些纨绔子弟们簇拥在中间,心里头想着上辈子自己究竟有多傻,总是想着要孤军奋战,明明有人围绕的感觉是这样的好呀!

  有人殷勤地开口,“郎君你需不需要喝水呀?我这里带了美酒?”

  “王郎君,需不需要找个地方小憩一番?我银两带够了!”

  “王郎君,你有什么吩咐,直接就说,别的没有,我一把力气是有的,附近这些郡县都有我家的商铺。”

  “待会儿我们直接就去最大的那个酒楼吃顿饭,然后直接就去最大的那个客栈歇息!弋阳郡里头我已经派人都订好了的,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

  “你看我安排的怎么样?谢宁城说了,我们都听您的命令,以后才能混出一个好位置!”

  谢令姜自然是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而后又有些莫名的叹了口气。

  “你们可留人打探了青州城的消息,以免到时候有什么变化,我们可来不及赶回去!”

  他们自然是不会想到谢令姜实际上是独自一人来到青州城的,纷纷等候,以为这是对他们的实力的试探!这个拍着胸脯开口:“您尽管放心,我都是准备好的,不就是那个狗屁桓世子吗?咱们只要等着听他的笑话就行了!”

  建康城中,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正坐在那,眼前是十分焦黑的昆仑奴的存在。

  “你为何一次又一次的办事不得力?孤可不想一次又一次容忍你在这里吃闲饭,现在,我要你去探探皇宫里的虚实,究竟有谁在背后撑腰作祟?陛下,为何会派向来厌恶的颖川庾氏前去边疆豫州?反而对他们忠心耿耿的谯国桓氏充满警惕性?”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说不清楚这种烦忧,另一个暗卫几乎是恐惧的回来了。

  “回主君的话,青州城里传来了话,说是压根就没有见到世子殿下。”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顿时勃然大怒,狠狠地一拳头将身边的桌子打成了碎片,他原本就生得孔武有力,此时更是怒气攻心!

  “这个孽障,居然在放逐的过程中,自己逃走了,有本事永远都不要回来!”

  过了好一会儿才平复气息。

  那暗卫又有些胆怯的询问道:“主君,不知道还需不需要寻找桓世子殿下的下路呢?”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勾起了冷漠的笑容,“便让他自生自灭去吧,传我的命令下去,再也不许任何人寻找他,哪怕就是长公主殿下想要找也不许找!”

  眼见着昆仑奴领命而去,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这才回过头询问身边的人。

  “五爷究竟如何?身体可曾好些了?”

  “幸好五爷的心脏稍稍偏离了位置,否则此命休矣,此时好好保养,约小半年功夫能恢复原样!”

  一旁的管家十分殷切的开口,言语之间更是十分的恭敬!

  “既然这样,我也就放心了!我们去长公主院子里面看看她,最近他心情肯定很不好!”

  驸马都尉大人变脸的速度十分之快,让人难以置信,却又习以为常似的。

  管家从善如流地跟着他,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常,可怜的昆仑奴,还是只能前往皇宫,他总有意识的时候,就是跟在驸马都尉的身边,驸马都尉大人食堂救命恩人,所以他必将誓死效劳对方!

  颖川庾氏。

  庾道怜几乎是难以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口唇,她怎么会被赐婚给东海王呢?

  庾道怜今日穿了一身粉色的衣裳,如粉面桃花一样,原本是格外的好颜色,心情也是极为不错的!

  可是谁知道刚刚采摘了桂花回来,居然就遇到这样的一件事情,府里头的人,个个都高兴得不得了?觉得这是圣人的眷顾,毕竟自从颖川庾氏出了个太后之后,颖川庾氏便有了扶摇直上的感觉。

  庾道怜比谁都清楚他们家究竟是如何的?

  颍川庾氏因北方五胡政权的入侵而追随南渡士族的队伍中,并以侨姓士族的身份加入东晋,晋成帝的皇后,也就是身为姑母多庾文君以及身为外戚的舅父庾亮为汉庾遁的后裔,使得庾氏一跃成为皇亲外戚的身份,势力大升,期间舅父庾亮依靠外戚的身份与自己的能力,将他们庾氏一族的政治地位推向顶锋。

  可是东海王的身份无疑是极为尴尬的,东海王的父亲是先皇,是今上的阿兄,而当时继承皇位的时候,东海王兄弟二人的年纪尚小,如今渐渐长成,可是东宫已有太子殿下,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已经成为一个可以继承皇位的优秀的继承人,那这兄弟二人身份无端尴尬起来!

  庾道怜稍微有些惊恐,若是她为东海王妃,岂不是意味着将来自己也可能堕入废子的境地?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同意嫁给他的!”

  “女郎,难不成你是疯了不成?这可是陛下的命令是圣旨呀,你怎么可能会抵抗圣旨呢?难道你想要全家人陪你一起去死吗?”

  自小陪她一起长大的奴婢玉湖,忽然这样开口。

  以至于庾道怜感觉到满心的恐惧之情,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

  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为什么?

  庾道怜内心不断的询问自己,可是却无法给自己答案,外头渐渐下起了小雨,看着旁人的这些笑声和府里头处处正在散发着的喜钱,没来由的心里头觉得格外的愤怒,这种对于自己如同浮萍水草一样的命运随波逐流的不满渐渐浮于心田之中。

  庾道怜几乎是在静默里回想起来当日那桃花宴会上所起的争端,然后又想到自己作为颍川庾氏这一代唯一的嫡出娘子,果然逃不过谢令姜所说的宿命。

  丘十一娘带着丫鬟前来探望庾道怜,面上自然也是好容色的,想要恭喜她,庾道怜却忍不住勃然大怒起来。

  狠狠地将对方推倒在大雨里头,“你算什么东西啊?丘十一娘,凭什么你到我家来,我反而还要出去,为什么我只能嫁出去?而你却能嫁到我们家来呢,凭什么呢?”

  “哈哈哈,我才不要嫁给什么东海王,要嫁也应该是你去嫁!”

  看着丘十一娘狠狠地跌落在地里头,被雨水冲脏了衣裳,旁边的仆人都来不及去扶,庾道怜心里头忽然伸出了一种报复的快感。

  尔后冲到了大雨里头,仍然带着一种不甘心,眼泪就那样从眼睛里滴落,可好像就无法挽回了。

  你从家族里得到的一切,最终都会还给家族,因为你身为女子,必将终结于女子的宿命。

  “十一娘子,你没有事吧?”

  侍女玉湖担心故意的询问,生怕刚刚冲动的女郎将十一娘子给撞伤了,丘十一娘连忙摇了摇头,似乎毫不介意的大度的开口:“可能是这件事情太大了,所以你们娘子一时之间还接受不了,不过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丘十一娘的确很有大家君的风范,他们隐约察觉到,将来的宗妇自然是当之无愧的丘十一娘!

  而女郎庾道怜似乎从来都没有成熟过似的!

  东海王即将迎娶出自颖川庾氏的王妃庾道怜这个大喜事的消息飞向了四方,几乎让人想到当年性情仁和,姿容姝美,下嫁给琅琊王世子,也就是先明帝司马绍为正妃的庾太后。

  庾太后庾文君,东晋明帝司马绍的皇后,左将军庾琛的女儿,太尉庾亮、司空庾冰的妹妹,车骑将军庾翼的姐姐。

  庾文君性情仁和,姿容淑美。琅琊王司马睿晋元帝听说,聘为世子司马绍正妃,先后生下晋成帝司马衍、晋康帝司马岳。晋明帝即位后,册立为皇后。太宁三年,晋成帝司马衍即位,尊为皇太后,临朝摄政。而后晋成帝司马衍病重,禅让帝位于晋康帝司马岳,庾太后仍然鼎立朝堂。

  消息还没传半日,颖川庾氏嫡出娘子庾道怜病重的消息也传了出来。

  天家脸色立即就黑了下来,看来是不想嫁给他司马家的王爷,可是不想嫁也必须要嫁!

  丘十一娘亲眼目睹着如同流水一样的家人们前来劝庾道怜,可是庾道怜紧咬牙关,一言不发。

  直到庾太后的懿旨前来,庾道怜才坐起身来,然后点了头。

  虽然他们年纪不大,不会这么早就完婚,只不过是粗糙的举行一个订婚礼,而后他们颖川庾氏就要前往边疆了。

  八月,后赵皇帝石勒逝世,庾亮见状,立刻有收复中原的想法,又得今上的指令,于是将豫州刺史之职授予辅国将军毛宝,让他与西阳太守樊峻领一万精兵,共守邾城。

  又任命陶称为南中郎将、江夏相,率部曲五千人进入沔中。庾亮之弟庾翼任南蛮校尉、南郡太守,镇守江陵。任命武昌太守陈嚣为辅国将军、梁州刺史,进入子午道。

  又派偏师伐蜀,进入江阳,擒获成汉的荆州刺史李闳、巴郡太守黄植,将他们押送京师。

  庾亮则率十万大军,据石城,为诸路大军的后援,于是向朝廷上疏请求北伐,成帝让群臣商议此事。

  当时王导和庾亮的想法相同,而谢奕认为物质准备不充分,不可贸然行事,太常蔡谟也认为石虎不是庾亮能够对付的,此事便作罢。

  正值后赵大军进犯邾城,毛宝向庾亮求援,庾亮认为邾城城池坚固,没有及时派兵。

  九月,邾城失陷,毛宝、樊峻投水而死。当时庾亮还在上疏想移镇石城,听说邾城失陷,这才作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