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五十章:算命数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章:算命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戴洋几乎是有些茫然地走出门去,时至今时,他已经想不起来究竟是如何走出来的。

  那个年纪轻轻的女郎似乎轻而易举的就受到众多人的拥泵。

  对方的话语里没有一丝丝的温柔,反而都是彻底的警告。

  还有满满的威胁。

  “戴先生,可要想好了些?不说来日荣华富贵,不能够唾手可得,恐怕就连生命安全也颇受威胁!”

  思绪还在长徜徉之中,就有中书令庾亮的手下前来寻找他。

  “戴先生,可算是找到您了,中书令大人病重,请您速速前去相见!”

  “是吗?老朽立刻随你前去探望中书令大人!”

  中书令庾亮大人再也没有从前表现出来的那样姿容俊美,意气风发了,此时已浑身都是沉沉的暮气,躺在病榻之上,居然瘦的只有一把骨头了。

  副官忍着想要流泪的冲动,上前劝导:“大人一定要千万珍重,戴先生很快就会过来了!”

  “只有戴公才能救某啊!某实在是后悔了,后悔了!”

  在此次出征之前,毛宝也曾见过戴洋,当时对方曾委婉的规劝,此次不要北伐,可是自己并没有听从这个建议,反而连折了两位爱将,并且丢失了重镇,此时已然是悔之晚矣了!

  戴洋到了这驻军的帐篷里头的时候,已然感觉到此处环绕的风气是不对的,可是他什么都不能说。

  庾亮彷徨之间,强撑着要坐起身来,而后在身边副官的搀扶下,终于坐起来了。

  “戴先生来了呀,赶紧扶某起来,快快有请,把好茶都拿出来!”

  戴洋见到枯瘦如骨头般的中书令大人庾亮忽然有一种唇亡齿悲,兔死狐悲之感。

  这位颖川庾氏所出的当家主君中书令大人瞧上去似乎命不久矣的模样。

  戴洋免不得有些鼻酸的开口,“庾大人怎么会到如今的地步呀?为何这样不珍重自己的身体呢?”

  “戴公,某悔之晚矣,只是太迟了,如今圣人必定大怒,朝堂之上,衮衮诸公视我如仇寇者不乏有之,庾某自觉不能永年,只是心中尚存着一个疑问,想要问问您?”

  戴洋心里头微微有所了然,很多人都把自己当做军师,或者一种预测吉凶的对象,可实际上自己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只不过稍微精通一点占卜之术罢了!

  先前所碰到的那个女郎,不知道究竟是王氏的还是谢氏的女郎,所图的东西又是什么呢?他心里头不能明白,但是却也知道如果不按照对方所说的去做,恐怕自己所面对的有更深的麻烦。

  这世上自然有很多大忠大义之辈,可是说实话,最自私的永远是自己,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戴洋平复了自己的气息,心里想着只要自己能表现出诚实,不违背自己良心的话语,就不为过。

  “大人,有什么话尽管问吧!某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中书令庾亮没有察觉到前来的老友表现出来的异常,反而极为沉重的开口:“我一生征战上天为何对胡人处处有利而对我这样的不利和无情呢?”

  戴洋心里仔细的思索了在此之前谢令姜所说的话,虽说那不一定是真的,但是这一点对中书令大人来说却是莫大的安慰,原本她以为对方想要中书令大人死,可实际上却没有。

  当下声音变软了下来,温和的对庾亮说:“石虎今年也将受死,现在担忧的不是贼寇,只是担忧您的病。”

  中书令大人庾亮似乎有所希望起来,而后紧紧的握着拳头问:“那么我还有希望?请你告诉我,怎样才能治好我的病?”

  戴洋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荆州受兵,江州受灾,您可以辞去这二州刺史的职务。”

  但庾亮似乎并没有听进去,仍然感慨自己的身世。

  “上天究竟是何等无情呀?既然这样对待我,我自问这一生没什么对不起上苍的,可是如今连性命都没法保住!”

  戴洋沉默了些许,而后犹豫了后说道:“当年苏峻作乱时,您在白石祠中祈福,答应会奉献一头牛,但到现在都未还愿,所以为此事所困扰。”

  庾亮沉默了半晌,最后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极其迷茫,却最终了然:“确实有此事,您是神人啊。”

  再而后两人闲聊了几句,中书令大人庾亮便派人把戴洋送出去了,戴洋直接就离开了此地,只不过刚出了此地,中书令大人庾亮就撑不住的吐了一大口鲜血,侍候的人十分担心的前来照顾中书令大人庾亮,中书令大人庾亮却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清醒。

  “下去吧,我需要好好休息,我没事的!”

  送戴洋出去的人终于忍不住了,有人问戴洋:“戴先生,请您私下里悄悄与我言说,庾公究竟还能活多久?”

  戴洋再度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开口:“到明年。”

  那人正准备斥责对方胡说八道,一抬眼却发现戴洋已经不见了。

  那人心里恐慌,却不敢把这件事情告知中书令大人庾亮。

  朝堂之上,衮衮诸公已经被敕令回去。

  麒麟殿堂里,圣人与太后相对而坐,其中并没有多少母子温情。

  “哀家知道陛下心里头的愤怒,可是世家大族盘踞已久,如果你轻易之间便让他伤筋动骨,恐怕将来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应该徐徐图之,慢水炖青蛙!”

  圣人声音里却稍微透露出点冰冷,“却不知道太后娘娘所说的究竟是为了我们司马家,还是为了你的母族,颖川庾氏么?”

  庾太后听到这话之后,似乎整个人都陷入一种冰冷之中,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是真正的天子了,而不再是她那个可怜又可爱的小儿子了。

  竭力保持住自己的气息平稳,而后开口道:“哀家的话,陛下是不相信了嘛?哀家嫁入司马皇族,辅佐你父皇,你阿兄还有你,有何时为我母族颖川庾氏图谋过什么?”

  皇帝陛下忽然笑了,“既然如此,朕自然要听从母后的建议,只不过自古以来后宫不得干政,还请母后不要干预朝政之事,以免让朕难为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