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五十一章:活不长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一章:活不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看着跟随左右的这些个纨绔子弟们,各个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好像现在变得更有闯劲了,也不再是像从前那样,只想着花天酒地。

  谢宁城和崔清河,几乎是一左一右的在她身边,好像一个护卫似的。

  “王郎君,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做呢?”

  “我们要去见阮将军。”

  谢令姜话语里总是带着一种让人格外幸福的口气,他们纷纷点了点头,要跟她一起去见阮俱将军,哪怕一定知道这个阮将军被朝廷上衮衮诸公喝斥为叛国贼,是他们坚信着眼前的这个少年郎能够带领他们走向一条正确的道路。

  阮遥集听手下开口道,“少将军,我们已经查清楚了,中书令大人庾亮此时大病,已然神志不清楚了,似乎有术士断言,他活不过明年。”

  阮遥集唇角勾起冷漠的笑容。

  “这该是他们颖川庾氏的宿命。”

  “可这应该不关我们陈留阮氏的事情吧?不知道这后面究竟是谁动手的?”

  临沂有些疑惑的感慨道,只见他的少将军阮遥集正临窗站着看着街道上的繁华场景,“此事必然有其他家族的踪影,可是那又何妨?总归四大家族,总有人失败,先腾出位置!”

  “那我们该如何去寻找将军呢?”

  临渊也忍不住询问道。

  阮遥集站在那,只瞧见临街骑着马飞奔而过的白衣少年郎,以及身后追随的那些追随者们。

  “不必了,你们在此等候,我会去见父亲大人的。”

  临沂和临渊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原本想要反对的,可是根本扭不过少将军的意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翻窗而出,直接骑到了外头系在栏杆上的汗血宝马上拔出腰间,宝剑砍断了系马的拴绳,也追随而去了。

  阮遥集从未想到过在这里能够碰到谢令姜,然后想到最近的确没有让暗卫们提供会稽山的消息,因为自己不想把太多的心思放在会稽山那边,一旦得知谢令姜的行动,自己就很容易转移注意力,可没想到,谢令姜居然不在几百里之外的会稽山学习,而是出现在眼前,如此活生生。

  又好像远在天边,又好像近在眼前,哪怕奔跑而过的是个少年郎,可在他心里头完完全全刻着的就是那个小娘子的模样呀!

  这群纨绔子弟们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人融入了他们的群体,他们只是兴高采烈的向前这一趟出门,他们所经历的的确比从前经历的要多的多!

  谢令姜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在弋阳郡里的长街上穿梭,这地方也曾经被敌国占领过,也被夺回来过,他们陈郡谢氏的曾经踏平过这里,也曾救过此地的百姓,谢令姜当时女扮男装自然也在此地隐藏过,而舅舅到底在哪里养伤呢?

  谢令姜的记忆里是在城南那边那边有大片的山原地区,那里灌木丛生,十分狭窄的山脉,还有许多别有洞天的山洞,想来也许是个藏兵之地。

  弋阳郡与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如今后赵兵临城下,对此也是十分际觊觎。

  也许舅舅是特意在此地埋伏的,也说不一定呢?

  至于朝堂之上,衮衮诸公们的想法自然是和从前要大不一样的,关于堂伯父谢尚兵败的事情也会因为这一次中书令大人庾亮彻彻底底的大败而洗刷干净,朝廷缺少领兵的将才,必然会想到她的父亲,安西大将军谢奕石。

  而舅舅洗刷自己不好的屈辱的名声,也就在这一次机会了。

  谢令姜环顾四周,此处的确格外偏僻,忽然从怀里摸出一个短笛子,她吹的曲子是陈留阮氏家族嫡出子弟代代相传的家曲,旁人是听不懂曲中的含义的。

  而后对身后的这些纨绔子弟们开口,“你们就在此地守候,千万莫要让一个苍蝇飞了进来,否则就是犯了过错!”

  谢宁城和崔清河几乎是与此同时的拍了拍胸脯,“请王郎君放心,我们都是经过训练的,自然不会让您丢脸的!”

  阮遥集方才就悄悄在一旁停下来了,此时见谢令姜拿出短笛子再吹,而后又吩咐这些半大少年郎们纷纷在此地守候,心里头不由得有些意动。

  长安居然记得自己在她年幼之时教授给她的曲子。

  谢令姜下了马,独自走了进去,她相信自己能见到舅父。

  只见这林子格外的幽深,低矮的灌木丛中,还有许多的刺槐,此时天色渐渐有些昏暗起来,谢令姜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害怕,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还不过是个小娘子。

  忽然听见了狼嚎声,谢令姜不过分辨了一会儿,就觉得根本不是,是有人伪装的,究竟是谁想要戏弄自己呢?

  谢令姜手里的匕首已经亮了出来,她可不是一个软柿子,谁想捏就捏的?

  中书令大人庾亮那个老头子不也没有逃得过谢令姜随便说的话吗?

  命不久矣呀!

  至于为什么自己要管中书令大人庾亮这件事情,虽然是因为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偏投,无缘无故的非要诬告舅父呢?

  阮遥集发现小娘子的确很警惕,心里忍不住很高兴,一阵风一样的朝着小娘子奔了过来,小娘子的匕首便朝着他的咽喉扎了过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阮遥集已经紧紧的握住了小娘子的手,而后轻轻地开口:“我们家长安的功夫是愈发的好了,看来在会稽山没有涨多少学识,倒是长了不少武功!”

  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阮遥集说话的声音,谢令姜整个人打了一个寒战,然后回头看他,眼泪忍不住含了泪花。

  “阮遥集,你这个大坏蛋!你知道吗?你把我吓死了!”

  阮遥集看着小姑娘这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紧,忍不住想亲一口,这时候那边传来的咳嗽声将他们两个人吓得分开了。

  (只是单纯的想亲一口(≧ω≦))

  “长安,遥集,你们俩怎么跑过来了?”

  阮俱一脸严肃的开口。

  “阿耶!”阮遥集有些惊喜。

  “舅父!”谢令姜,更是高兴无比的扑了上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