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五十八章:投壶中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八章:投壶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满堂都是这样热闹的神采,谢令姜,心里头不知道为何有些淡淡的失落。

  好像很在意的那个人,根本就不在这里呢。

  用餐之后,他们家还特地准备了许许多多的活动,投壶啊,射箭呀,博弈呀,总之还算是多彩纷呈的。

  谢令姜自然也察觉到有一些人没有过来,譬如向来都相处的不好的桓府二娘子桓玉霞。

  但是谢令姜并不知晓的是南康长公主府里头镇掀起轩然大波,桓世子桓熙居然回来了!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此时气的是怒不可遏,南康长公主殿下却是疼惜的不得了,甚至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看着好不容易回来的桓世子桓熙如今瘦的已经不能见人了。

  “你怎么还忍心斥责呢?你看看我们世子,如今身体差到怎样地步了?明明走的时候还是白白胖胖的,现在怎么瘦成这个样子的?在外头,不知道受了什么苦!”

  南康长公主几乎是气愤的不得了,甚至心里头都忍不住有些郁闷。眼下也有些歇斯底里起来了。

  “你这个老奴,本宫可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陛下实在是很新,就连你也是虎毒不食子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们世子呢?陛下和中宫娘娘眼里头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是个宝贝的,不能再宝贝的大宝贝,可是为什么本宫的嫡长子却要受这样的苦楚呢?”

  桓世子桓熙此时在外头,不知道究竟吃了多少苦头,也明白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母亲面前俯小做低,而对于向来看自己不爽的阿耶,只要置之度外就行。

  此时便依靠在南康长公主的怀里头,一语不发,此时看上去穿着也是格外的朴素,身上也是破旧不堪,虽然之前琅琊王氏王右军的二子王知音给了自己富贵的衣裳,但是他在回家之前又换了过来。

  南康长公主殿下此时对于儿子的遭遇,自然是心疼不已,再加上自己其他的几个儿子女儿过来了,也是非常的吃惊,桓二郎简直是惊愕的开口,“我可怜的阿兄,究竟在外头经历了哪些苦楚啊?求父亲大人发发慈悲吧,能够让阿兄在府里头好好休养身体!”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看着自己的大女儿桓伯子只是沉默的在一旁站着,二娘桓玉霞确实眼泪都掉下来了。

  南康长公主殿下的公主府里头天翻地覆的,自然没人想起陈郡谢氏嫡出大娘子的生辰宴了!

  谢令姜自然也没有什么在意的,只是心里头在意的那个人还没有过来,因此而略微有些感伤罢了!

  “今日是长安的生辰呢?陛下,您虽然说身份尊贵,但跟着微臣一起回去,也得准备一份礼物,我家那小娘子啊,向来娇衿,闹起来,可是不管不顾的!”

  圣人很少微服私访,也没有出来这样的玩过!心里头自然是高兴的,眼下看着安西大将军这个粗旷不已的人,居然把自己当作朋友一样的心里头,更是觉得格外的高兴。

  “长安也算朕的表妹了,自然要准备礼物的!”

  “你说朕要准备什么礼物才能让人不嫌弃呢?”

  看见皇帝陛下似乎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安西大将军忍不住大笑:“我家长安可不是宫中的金枝玉叶,绫罗绸缎,金银财宝,她都不喜欢,她喜欢的只有好吃的点心!城西的烤猪蹄子,城南的点心铺子,城北的花生酥糖都是她喜欢的。”

  皇帝陛下听了之后很是吃了一惊,似乎有点难以置信:“你家女郎这么好,打发的吗?还真是看不出来,你居然有这样的福气?只是可惜朕福分衰薄,也没有金枝玉叶,几个王爷家里头的娘子也很畏惧朕?不敢与朕有多少交流!”

  “陛下,何必妄自菲薄呢?中宫娘娘现在还年轻,将来只是肯定更多的皇子皇女!我家那好娘子确实好打发的很,只是脾气太倔强了些,倒是有点像她祖母,你知道的,我很是畏惧我母亲的威严!”

  圣人今日换了一身白色衣袍,瞧上去如同陌上风流的郎君,虽然已经三十有余,可瞧上去仍然是风度不减。

  “哈哈哈,安西大将军果然说话妙语连珠,只是哪有你说的这般厉害?不过孙大家的确令人敬佩!”

  谁能想到九五至尊的当今圣上?居然能够陪着安西将军沿路东跑西跑的,将这些各色美食都采购完毕,最后才扬鞭归来!

  陈郡谢氏府里头真是热闹的很,谢家郎君们和桓玄,还有闻讯过来的会稽王世子司马道生,褚幼安,甚至是山阙离,刘泽弦,乃至消失很久归来的黄奉都聚集在这里了。

  谢令姜看着这些平时在山学里都一块的人,难免更加想念阮遥集。

  而快马扬鞭披星戴月归来的阮遥集,心心念念的都是他们家的小长安呢?

  “小长安,我给你带了最好的礼物,就是邾城归来,还有这颗永远守护你的心!”

  夜色渐渐沉寂下来,或许因为中秋节马上就要到来了,谢令姜还特地给大家准备了许许多多的宫灯,虽然说样式上是各色各样的,但是说实话呢?具体的还是有很多的留白,为的就是让大家能够将自己所喜欢的诗文或者心愿写上去!

  谢令姜抱着胳膊站在不远处,心里头想着自己,真是善良啊,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还让大家不忘学习,以免这个小小的长假放完了之后回去什么东西都忘了!

  谢二娘子谢道聆感到非常的头痛,自己最讨厌学习了,要不是为了变成一个大家闺秀,自己也不会努力的学习了,怎么回来还要学习?谢令姜实在是太讨厌了吧?

  谢令姜还不知道,自家二妹为什么这样讨厌自己呢?

  “长安,阿耶终于回来了,可没有错过你的生辰宴吧,看看这是阿耶给你准备的礼物!”

  谢令姜没想到向来笨拙不善于表达自己的阿耶居然出现在眼前,而且手上拎满了吃的。

  “阿耶!”

  谢令姜忍不住开口,泪光渐渐蓄满了眼睛。

  “长安,祝你生日快乐!”

  另外一个人也是另买了吃的,而且看上去格外的真诚。

  谢令姜虽然满心觉的疑问,但还是将信将疑的接住了这些吃的,也非常客气,礼貌地说了一句谢谢!

  但是很快的,她又有些疑问了,这人怎么看上去这样面熟呀?

  又回头看了好几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您!”

  谢令姜有些惊恐地回过头来,然后走到这边上问了一句:“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某也想过来凑凑热闹呀,难不成大娘子不愿意吗?”

  圣人看着这个眼前玲珑不已的小娘子,自然是挂着笑容的,甚至有点打趣的开口!

  再而后,谢令姜也是认真的笑了:“像您这样的贵人能够屈尊来到宝地,小娘子自然是感激不尽的!”

  “您可以到那边的露台坐着,和阿耶一起赏赏今夜的月色!”

  谢令姜实在是温和至极,看上去一点都没有桀骜不驯的态度,圣人听了这话,心里头只觉得十分的慰贴。

  再而后果真和安西将军前去了,在这露台之上,看着下手青年人们一派热情无比的模样,心里头自然也是觉得有些高兴的。

  然后看着面前的石头台上特地被仆人们送过来的美酒佳肴,外加那些点心,“朕略有羡慕意。”

  “倒也不必这样,陛下,你是我晋国国君,又如此贤明,将来晋国国祚必定会因您而中兴,我陈郡谢氏的儿郎们虽然才能中庸,但是却愿意始终拥泵陛下,愿意为陛下在战场上披荆斩棘,愿意为陛下在朝堂上中立砥柱。”

  安西将军谢奕石说的极为忠诚,此时忽然掀起长袍,单膝跪地,像是宣誓一般的开口。

  圣人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将他扶起来。

  月上中天,圣人感慨道:“今夕何夕,见此良辰美景,又有此等赏心悦事,实乃是朕之福气,卿请放心,朕绝不相负。”

  谢五娘子谢令和自然是活泼热闹的,此时悄悄地问阿姊,“那上头是什么人?大伯父在和谁聊天呢?看上去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谢令姜只是云淡风轻的一笑,仿佛更不在意的瞧了一眼,而后开口:“想必是阿耶的哪位好友啊?你不必在意,这你不是很喜欢玩投壶吗?我跟你一起去!”

  谢五娘子谢令和连忙点了点头,而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满脸苦恼的开口:“阿姊,他们都在欺负我呢?我根本就投不准,他们就是欺负我,你赶紧给我教训一下阿兄他们!”

  谢令姜自然被谢五娘子谢令和抱着胳膊过来了,褚幼安见到走过来的谢令姜莫名的觉得心神摇晃,似乎有些日子没见到谢大娘子,瞧上去似乎愈发好看起来。

  “长安表妹,我送给你的雨花石,你喜不喜欢呀?”

  他特地搜罗了建康当地最有名的石头,就是希望小娘子见到的时候能够很开心。

  谢令姜只是轻轻的一笑:“那雨花石五彩斑斓的,真是好看,我很喜欢,谢谢表兄。”

  嵇玉山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心里头有种莫名的愧疚,是说不出来的感觉啊!谢大娘子谢令姜是个很善良很仁义的,有宽宏之风的人!

  可是自己一再的误解她,此时看着迎风走来的小娘子,今日虽然仍然有些素雅致,却是粉面桃花般,小娘子好像长大了些,如同腊梅一样的孤傲,谢令姜原本就生得极为高挑,此时看上去同那些十一二岁的娘子比起来,身高倒也分毫不差了。

  郗道茂一看到谢令姜过来,面上不由自主的就挂上了笑容:“长安也过来玩投壶的游戏吗?这可热闹了,听说你是百发百中的类型呢?”

  谢令姜看着正玩的起劲的谢六郎谢瑶,“六兄,你干什么?又欺负五娘?”

  谢六郎谢瑶一回头发现居然是谢令姜,当即就高兴的不得了,甚至都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

  “谢长安,我跟你说,你六兄,可是这段时间发狠的练习了,不一定比你差了,你快来比一比,看看谁的准头更强!”

  他并不知道这段时间里头谢令姜也在不停的练习,而且是在真正的战场上,多少次与死亡擦肩而过。

  看上去无比自信的小娘子,点了点头。

  “比赛不是不可以,只是总要拿些彩头过来吧?”

  “不会吧,大娘,谁不知道你是我们兄弟姊妹里最富裕的那一个?难不成还要挖你六兄的私房钱?”

  谢六郎谢瑶转了转眼珠子立马就想否决,可是好像这一招在谢令姜面前没有用。

  最后只能可怜巴巴地央求,“好长安,给你阿兄留点面子,你想要什么东西,回头想尽办法也给你弄到手好不好?”

  谢令姜笑盈盈的开口:“倒也没有别的事,明日里想去街上逛逛,缺个劳力!”

  “那自然乐意之至,我们就一人拿五支箭,看谁的箭羽落入这壶中更准头吧!”

  谢令姜自然是欣然同意了,只是好像一刹那间,小娘子手中握着羽箭,神情气质,眼看着完全就不一样了,仿佛有一种不出来的,让人发自内心的觉得有些压抑的杀伐之气油然而生。

  谢五娘子谢令和屏住呼吸,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盯着谢令姜。似乎自言自语道:“我阿姊真的有女将军的风姿呀!”

  嵇玉山在旁边听着莫名的觉得有些伤感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是呀,她好像一直都很有风骨。

  只是为什么?

  自己心里头会有遗憾呢?

  月色朦胧,明暗里头。

  露台上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也瞧见了那粉衣小娘子抛掷羽箭,而且同时抛掷了五只羽箭,却全部都投中了湖中。

  然后便是小娘子银铃般的笑声,眼睁睁的看着六郎谢瑶,因为紧张又丢错了一个羽箭。

  “哈哈哈,六兄,你又输了。”

  这一刻在场的好儿郎们,没有一个不为谢令姜此时的风姿而感到惊艳!

  马不停蹄的阮遥集终于在夜静禁之时奔走入了建康城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