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七十三章:求帮忙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三章:求帮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去的马车上,自然想起来祖母家家在自己临走之时,又塞给自己一大包的金叶子,而且很是温柔:“长安你只管做你想做的事情,咱们谢家别的本事没有,能让女郎们做自己想做的本钱还是有的!”

  谢令姜心里头有些依依不舍,然后甚至有些小小的难过。

  但是随后便被放飞自由的喜悦充斥着心头了。

  谢令姜没想到一回到会稽山学,就能瞧见三叔站在望月台上看自己。

  谢令姜自然挥手告别了恢复了以往活力的阿娘阮容,阿娘阮容真真是个神仙人物,从前王小妇管家,她乐得清净自在,在外头呆着,都比在深宅大院里头让她觉得快活。

  谢令姜有时候也是理解阿娘的,毕竟俺阿娘从小长大,都是跟在叔伯阮籍等人身边,向来都是如竹林七贤般散漫的,嫁到陈郡谢氏的这些年,恐怕活得很是辛苦。

  谢令姜看三叔正在沉思,笑着询问:“三叔在做什么呢?”

  “我在望一个很久很久都不曾到来的人。”

  他目光里似乎微微有些冷淡,而后又有些怅惘。

  “三叔怎么这么搞文艺?这次我回来是要认真上学的,再也不出去了。”

  谢令姜认认真真的开口,谢安石却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你说的可是真的,不再出去了吗?”

  “那是自然,难道我在三叔这里一丁点儿信誉都没有了吗?”

  小娘子明明从来都不管这些东西,可此时说起这般谎话来,居然眼睛不眨,眸子更是显得清澈无比。

  谢安甚至有些无语了,但是最终还是没办法,“你祖母家家和你祖父身体如何?”

  谢令姜摇了摇头,“伯祖父的身体每况愈下,祖父和祖母也日见衰老了,但祖母临走之前却殷殷嘱托长安,说咱们谢家的儿郎们自然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一点就是陈郡谢氏的本钱!”

  谢令姜所说的这段话,让谢安忍不住红了眼眶,而后微微握着拳头,“这一次遥集立下汗马功劳,可是朝廷衮衮诸公恐怕还会为利益纷争而争执不休,这样的朝堂啊,何日才能见得见清澈的日光呢?”

  谢令姜似乎察觉到三叔心情的低落,装作不知道的拍了拍三叔的肩膀,“我这回了一趟家里头,感觉什么东西都忘了,还希望三叔明天能好好的教学哦!”

  而后便笑若银铃,欢欣鼓舞的跑了出来了。

  原本想着今天好好休息,可是没想到居然碰见了黄奉。

  这次不是出去很久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谢令姜微笑的打了一个招呼,就准备溜回自己的小院子,紫子鱼已经先去收拾了。

  可没想到黄奉这家伙居然上前来握住了她的手。

  谢令姜惊愕的睁大了眼:“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是在干什么呢?光天化日之下,虽然我知道我生的格外漂亮,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啊!”

  努力的甩开了对方的手,还有些警惕的看着四周在提示对方,不要暴露自己女儿身。

  黄奉这才努力的把自己的情绪收拢了,而后有些央求的开口:“有件事要求求你帮帮我!”

  “没想到你居然还会求人?大家个个都说你高冷,不过你说来听听吧,我也要看量力而行了!”

  谢令姜推了推小院子的门,“在门口说着干嘛?不用客气,到院子里坐着慢慢说。”

  小娘子这一刻豪气干云,黄奉心里头莫名觉得有些安心。

  果然跟着她走了进来,在院子里头的小石凳上坐下,谢令姜便招呼子鱼上茶。

  等黄奉手里捧着杯热茶,热茶徐徐的袅袅的飘出一阵白雾的时候,谢令姜才用期待的眼神鼓励着对方说出来自己的要求。

  黄奉在这种氛围之下,莫名的觉得安心了些许,然后,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也许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谢令姜心里想着,我就算是有所猜测,那也不敢拍着胸脯承认呀,当下最好的答案自然是,双眼纯真又无邪的迷茫的看着对方。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来着?你是什么身份?你不就是个在这里学习的学生吗?”

  黄奉差点就岔了气,原本都决定直接说出来了,可没想到对方给自己来这么一出,可是看着小娘子这双清澈的眼睛,好像不像说谎的样子呀?

  然后只能继续说道。

  “我是和你一样的人,这个你应该知道了吧?”

  谢令姜看着对方根本就没有喉结,点了点头。

  “其实女扮男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然也不会有很多的故事的存在。这个我可以理解你的,而且我会为你保密的。”

  谢令姜似乎非常郑重其事的开口,黄奉皮笑肉不笑的:“那我谢谢你啊!”

  谢令姜笑得天真浪漫:“没事,这只是一个小事。”

  黄奉因为对方的贫嘴变得开心起来了,满面都挂着笑容,“你怎么说话这个样子?我弟弟不见了,我怀疑他就消失在你们晋国,我知道你后头那个人神通广大的,能不能拜托你帮帮忙?帮我找到我弟弟?”

  “我们晋国?你难道不是我们晋国人吗?”

  谢令姜当真是有些茫然。

  似乎压根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而后笑了。

  “你如何确定我背后的人强大到能帮你找回你弟弟呢?”

  这笑容里泛着的清冷,是说不出来的感觉。

  黄奉本名叫清河,本是前燕景昭帝慕容儁的嫡长女,母为皇后可足浑氏。

  她弟弟慕容冲从小体弱,甚至连围墙都爬不上去,而她身体非常的矫健,甚至比得上数个儿郎。

  父皇每每看到她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要叹息,母后也总是觉得只恨自己不是男儿身。

  所以自己某种程度上一直都是代替弟弟帮弟弟上课,帮弟弟练武术,想要帮着他,虽然是孪生双胞胎,但好像总是怪自己,夺走了太多的养分,才会让弟弟身体那么弱的吧?

  清河想了想,而后居然跪在了地上,“求求你帮帮我,谢大娘子,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我阿弟从小身体弱,如今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我十分担忧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