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七十七章:佛道宴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七章:佛道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从未见过如此狡诈之徒,阮遥集,你实在是无耻至极!你们两人真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阮遥集微微一笑:“多谢你的夸奖,我也是这么想的呢。”

  两人很快的前去了颖川庾氏,大司空庾冰大人稍微有些惊诧,尤其是目光接触了阮遥集的时候,面上十分恭敬的开口:“世子殿下和少将军莅临寒舍,鄙人实在是荣幸之至。”

  会稽王世子殿下司马道生为了缓解此时稍微有些尴尬的气氛,连忙开口道:“东海王殿下,现在在鸡鸣寺里修行,东海王妃因此抱病在床,听说没有三日回门?”

  谁知道气氛因此而更加尴尬了。

  阮遥集几乎想把身边这人的脑袋打开来看看,里头装着些是什么?人家女儿如今是个活寡妇,身为父亲的怎么会不伤心呢?还在人家伤口撒盐,问这种问题?

  果不其然,大司空大人面色稍稍黑了下来,酝酿了一会儿才皮笑肉不笑地回答道:“多谢世子殿下关心,小女福薄,如今只要东海王殿下,身体康健便无妨了!”

  “两位快里头请,可是前来探望我阿兄的?我阿兄自从被保释之后,身体大不如前,精神状况也不大好!”

  颖川庾氏里,庾亮的长子庾羲,正巧也在府里头,听闻阮遥集两位前来拜访,连忙就收拾前来了。

  阮遥集敏锐的察觉到这位东海王的岳父大人,大司空庾冰瞧着自己这位嫡亲侄子的目光并不如何友善。

  说来也是,颖川庾氏最后的继承人是谁?还有待商榷,但毫无疑问的是,中书令大人的嫡子最适合继承家主的位置,这向来都是按照祖宗家规的。中书令庾亮活不过明年正月,这继承人的争斗之事也就甚嚣尘上了。

  中书令庾亮的嫡次子庾羲,早先前自己自然也听过他的名声,听说他向来爱好游学平生,最爱四处游荡,而后写一些游记历史,谢三叔曾屡次称赞他非常有雅致,将来也是名士之一。

  几人相互见礼,阮遥集免不得询问他游学知识,而他也免不得要交谈他家君的病情,庾羲老早就想见见这位朝廷中的新贵,屡立战功又学富五车的,出自陈留阮氏的郎君,阮遥集。

  一时之间几人说话还十分融洽,大司空庾冰便也没有什么插嘴的余地,只能坐在一旁听着他们清谈了。

  比起此时如坐针毡的大司空庾冰,身为女儿的庾道怜似乎过得更为自在。

  琳琅满目的珠宝,随意的搁置在闺房里头床榻上,脚踏上,胡床上,梳妆台上,乃至于地毯上,天气渐渐有些清寒,可她屋里屋外还插满了各色的鲜花。

  外人眼里头恐怕此时凄惶无比重病在榻的东海王妃娘娘,此时此刻鲜活又明媚的,妖娆至极的懒懒的坐在那里看小说话本,眉宇之间尚有几分春色,真正是放开了的牡丹花。

  会稽王司马昱几乎把所有的市面上能见的珍宝都捧到她面前了,对自己心得的这个小情人儿百般疼爱。

  身边的侍女婉红声音娇滴滴的,但是十分乖巧:“王妃娘娘,说那位赵国欢喜公主生的明媚异常,看人一眼,便让人由心的喜欢上一奴婢,看来她的美色倒不如您的十分之一。”

  庾道怜听到侍女奉承的话,并不在意,反而有些好奇,“陛下和娘娘召见那位欢喜公主了吗?赵国人和我们生的长的可像呀?”

  婉红摇了摇头,似乎有些忿忿不平,“那欢喜公主现在还在驿馆里头呢,咱们陛下和娘娘根本不愿意见他,只是连累了会稽王殿下,最近不得不出处理这事,听说这次前来的还有赵国的冉平王世子,是一个集沉默寡言的哑巴似的人物,或许也要在咱们世家贵族里头挑选一个女郎和亲呢!不知道谁家那么可怜!”

  听到这个消息,庾道怜眼里头终于浮现了一丝凶狠的红光,她自然不会忘记是谁在自己堕落的过程中推了自己一把的,王五娘子王孟晖亲手端给自己那杯茶的,倘若要不是那杯茶,自己断断不可能与会稽王司马昱有肌肤之亲,所以此时她必然要送一场王五娘子王孟晖好姻缘。

  也许是想到这里,不由得笑了,谁知道会稽王司马昱居然过来看她了,脸上浮现了一丝和蔼的笑容,“怜儿,在想什么呀?居然笑得这样可爱?”

  庾道怜有些惊喜异常,连忙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头,揽着他的脖子娇软的撒娇道:“你今日不是劳烦公务去了吗?不要接待赵国的使者吗?”

  “孤真是头疼呢,陛下和娘娘要先晾凉赵国的使者,可是又不能显示出我们晋国不重视这次和谈,所以预备让哪家举办一个赏花宴会或者是什么交流的诗会之类的,好先行试探前来的欢喜公主和那冉平王世子?这里还没什么好人选,孤也是闹得没办法了!”

  庾道怜听到这里,眼睛亮了亮,而后眯着眼睛笑了:“殿下,这样苦恼不如就让我来为殿下解忧,如何呀?”

  会稽王殿下司马昱,自然是惊喜不已,然后刮了刮她的小鼻头,“可是如今东海王在鸡鸣寺里头,大家都说你病重了,那你又如何能举办宴会呢?”

  庾道怜便大笑,此时的笑容格外的畅朗,是许久都没见过的阳光,会稽王司马昱心里头由衷的有些触动。多想一时呵护着无忧无虑的笑容啊!

  庾道怜似乎想到了极为好笑的事情,而后笑意盈盈的开口:“难道在殿下眼里头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事的天真无邪的小娘子吗?从前在闺中,我也是极为聪明的,好不好?就说东海王身体有所传谕,我想为东海王殿下祈福,并且身子好转变,举办一个佛道清谈会好了!”

  “自然出自我大国风范,要给这赵国使臣以及赵国公主和那位冉平王世子发帖子了,另外的话,再请一天世家娘子郎君作陪!”

  庾道怜这主意简直太精妙了,而且想的十分的周到,会稽王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脑袋,衷心的赞叹道:“你当真是聪明伶俐,倘若余姚有你十分之一就好了,也不用孤担心了。”

  庾道怜又可怜巴巴的开口:“我可没有像殿下这样好的阿耶,余姚郡主之所以会这样天真无邪,是因为您一直把她捧在掌心上,而我从小就一直活在阴暗里头,也没有人宠爱我!”

  庾道怜这样娇软可怜的说话,让人心都忍不住有些发软了,再而后,二人便陷入了一种格外的静谧的甜蜜里头。

  谢二娘子谢道聆的病终于好了许多,因为阿耶答应把她阿姨给接回来了。

  先前被遣到家庙庄子里头呆着的王小妇,最一开始自然是气势汹汹的,而且对在庄子里头的那些农户们颐气指使,他们起初看着这人过来的时候,虽然狼狈不堪,却带着不少的银钱,又穿的极为的富贵,自然是毕恭毕敬的。

  可时间过得久了,这妇人还是养尊处优的高高在上的,总是拿他们出气,可是主族那里又没有派人过来看望过,渐渐的就有些人不信邪了,又有些人贪婪王小妇的财物了,而后确实受了些苦日子,但是自从王小妇的长兄四处寻访,最后访到了这里头,自然又吓唬了这庄子里头的人一次。

  王小妇的长兄,一直都把这个妹妹宠的跟眼珠子似的,看到这个妹妹瘦了之后,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掉,只觉得亏欠已经过世的父母双亲,而后又有些埋怨道:“你怎么能假孕呢?都怪你嫂嫂,背后给你出这个点子,你怎么就这个样子呢?这可是大事!”

  虽然说很疼爱这个妹妹,但是还是忍不住对她之前做的事情进行了指责,而后又送了许多的银钱过来,就是希望王小妇在这地方能把身体养好,只要好好的活着,将来一定有机会回到陈郡谢氏去!

  王小妇也算是日子过的还不错,可没想到,先过来接自己的,不是陈郡谢氏的人,而是琅琊王氏的,自己是琅琊王氏庶出郎君的女儿,又是嫁给人家做妾的,作为家族的牺牲品,向来是不被关注的,自己早些年就已接受了这个现实。

  但是看到琅琊王氏王二郎君,风姿毓秀的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心里头还是由衷的感到讶异,然后才想到久远的年幼时所受到的教导。见到嫡出的郎君就要行礼,“给您请安,您是右军兄长的哪个郎君呢?”

  琅琊王氏王二郎君王知音,此时居然抱了抱拳,看上去极为温和,“姑母,在下是二郎,听说您在此地受苦,便想来看望于您!”

  自己怎么能当对方一声姑母呢?王小妇王仙罗都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双眼中迅速酝酿了泪意,而后似乎又犹豫了些,才有些焦灼的开口道:“我这日子一眼望到头了,可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郎君是活在金玉殿堂里头的人,居然能前来看我这卑贱之身,心中感激无以言表!”

  而后又连忙收拾了一个稍微干净的椅子出来,就要端点茶水过来给他喝,毕竟是娘家来人,本以为娘家除了长兄,还记得自己不会有别的人了,可没想到居然会派身份这样尊贵的嫡出郎君过来来看自己!

  “姑母不必感到彷徨,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只要姑母肯听话,未来必定还能过上富贵长久的日子,谢四郎君不就是姑婿安西将军目前最优秀的儿郎吗?”

  王二郎君王知音有些意味深长的开口,王小妇浑身打了个机灵,而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又想了想,此时在屋里头等着自己的四郎谢倏然,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谢二娘子谢道聆,感觉到像做梦一样,阿姨真的回来了,可是见到阿姨的时候都惊呆了,阿姨怎么这样骨瘦如柴了呢?阿姨看上去整个人身体都变得特别差了!

  王小妇自然是非常听话的换了最差的粗布麻的衣裳,只要看上去最苦最可怜,态度最卑微,就一定能让安西大将军回心转意,她最了解那个男人了。因为对方心里头喜欢的就是卑微柔顺的女子,而不是喜欢自己这样从前总是要闹脾气的!

  谢令姜完全没想到她母女二人在会稽山,家里头居然出了这种事情,阿耶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居然又把那恬不知耻的居心叵测的王小妇接回来了。

  狐狸头或许都觉得这事可大可小,便都有默契的装作不知道,左右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妾室而已,安西大将军想宠幸哪个妾室就是哪个妾室?这点小事也不必通知原配夫人阮容。

  谢令姜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倘若知道这件事情,她绝对不会留下这种威胁阿娘阮容生命的存在,一定会悄悄的将王小妇解决了。

  庾道怜要举办一场佛道清谈的宴会了,欢喜公主一边翻阅着手中精致无比的手扎,另一边好奇地询问司马道生:“这东海王妃娘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司马道生擦了擦额头的汗,他感觉到这赵国公主就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的存在,整天像好奇宝宝一样的问这问那?自己稍不留意就可能掉到她的陷阱当中,真是一件难伺候的事情呀!

  司马道生虽然心里头对这个小贱人十分不齿,分明是个狐狸精,一样的存在,但是维护他们泱泱大国的风范,自然是要说的非常的委婉。

  “东海王妃娘娘十分善良,出自颖川庾氏,家教良好,非常善于跳舞,多才多艺,面对交际呢,又是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你见到她之后,应该会很喜欢她。”

  “哦。”

  欢喜公主点头答应了。

  司马道生,却忍不住掐死她,自己说了这么多话,你居然只哦了一个字,哦你的头!哦!

  冉平王世子依旧高冷的不说话。

  赵国丞相姚弋仲,非常温和的笑容:“世子殿下和公主殿下一定会去的,劳烦世子殿下前来送这请帖了!”

  司马道生这才告辞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