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八十三章:中宫出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三章:中宫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事就按你所说的去办,勿要再耽搁了。”

  圣人所说的话言犹在耳,此时阮遥集快马加鞭,自然是前往,东海王妃所举办的宴会,谁能想到这宴会居然起的这么大的波澜纷争?此时正闹得如此不可开交呢,当然,阮遥集护驾的是当朝皇后娘娘褚蒜子,还有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一起。

  中宫娘娘褚蒜子只是在亲近的人面前温和,而在旁人眼里,却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庄重,谁能想到今日居然会惊动宫中的皇后陛下呢?

  “是谁让人带兵围住这的?此乃东海王的府邸,没有圣人的御令,怎可擅自围住?”

  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骑着马出现在这的时候,面上是非常薄怒的颜色,看着这守卫头领毫不客气的质问道。

  这守卫头领犹豫了一会儿,而后看着这位尊贵无比的殿下,“回殿下的话,驸马都尉大人命,我等驻守此地,因为府中出现了盗贼,而且赵国冉平王世子居然在此地消失了。”

  阮遥集从后面绕过,东海王府邸后院那地方没派什么守卫军,凭借自己的功夫,自然可轻而易举的越过墙头进去。

  并非他情愿做这种梁上君子,只是倘若找不到冉平王世子的踪影,或许赵国和晋国的和谈就要蒙上一层阴影,好不容易得来的和平,可能再起兵戈。阮遥集只能选择这样做。

  冉平王世子,此时正是面色惊惧不已,究竟是谁想陷害他?他方才发现怀里头那美人简直要吓坏了,来晋国之前,自然辨认了那些个女浪们究竟是什么模样?就算深闺里头那些没有露过面的女郎也多多少少有所耳闻,对方的品性如何?

  只是怎么会招惹上南康长公主的女儿呢?差点被封为公主的桓二娘子桓玉霞,这位骄横的二娘子的父亲就是当朝驸马都尉大司马桓温大人。

  难不成他一世英名就要陷入于此地了吗?

  阮遥集几乎是片刻间就判断到那些还没搜寻到的地方里,最适合隐蔽的,是柴房!

  冉平王世子听到了外头几乎十分隐蔽的脚步声,手里紧紧的握住了柴刀,自己只能看看能不能冲杀而出去了?

  下一刻,他听到门被叩响了,整个人蓄势待发的,准备随时挥舞柴刀,却有人从窗子里破窗而进,还没来得及反抗的时候,脖子上就已挨了冷冷的剑刃了!

  他感到一种透骨的冰凉,然后忍不住有些恐惧的回头看了过去,居然瞧见了那样清澈的一双眼,这个让自己深深忌惮的阮少将军,此时将自己的性命掌握于对方的手掌下,唇角还带着冷薄的笑。

  “难不成是你想害我?”

  冉平王世子终于说话,这个被人认为是闷头鬼的世子殿下,说话却又快又准,切中实弊。

  “倘若我想害你,刚才你就会死在我的剑下,而我此时于此,只不过觉得你不该命丧于此!”

  阮遥集简明扼要地解释了一番,看着对方满脸惊惶无比的模样,启唇而笑:“你只说一句,你要不要活?”

  “臣服,或者死!”

  冉平王世子几乎大惊失色,而后不得已的开口。

  “请您救我!”

  阮遥集便立刻将长剑放下,而后拎着他的脖领离开了此地,很快,此地便被前来搜寻的将士们搜索了,自然是一劳无获。

  而前门的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气势太过骇人,这将是首领不得已的,请来了原本正暴怒不已的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

  桓温从前觉得最让自己丢人的事桓世子桓熙,可没想到自己如此恩宠的小女儿居然这般丢人现眼,伤风败俗,简直不堪入目,龌龊可耻!

  倘若不是丞相王导长子王长豫的夫人闻喜裴氏的九娘足够机敏,此事张扬出去,他这一世英名便全然扫地了。

  此时站在一旁的会会稽王世子司马道生一脸坦然,悄悄观察在场人的各种神色,桓世子桓熙看上去毫无所谓,非常不屑一顾,琅琊王氏王知音看上去十分阴郁,似乎有什么郁郁不得志,自己的好阿耶会稽王,此时站在那,似乎心里头有些不满。

  而这场宴会的主持,新晋的东海王妃庾道怜却显得格外的不耐烦了。

  但众人都没想到,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居然会前来此地,干涉此事。庾道怜好整以暇的看着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对方居然擅自做主,在她的地盘上展现出如此的主人风度,如今又该如何应对呢?

  她根本就不害怕有人会查出手脚,因为此事她针对的根本就不是桓温的女儿,本该在宴会上身败名裂的应该是王五娘子王孟晖,只不过眼前这人做了替死鬼罢了?

  而那个所谓的消失了的赵国冉平王世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此时欢喜公主,看上去好像根本就不在意自己这位堂兄是否消失了,她似乎正在欣赏那里的什么植物?

  谢二娘子谢道聆感觉到今日自己实在是出足了风头,可这又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阿姊谢令姜不在身边,自己倘若要是不能撑得起门户,注定是要被厌弃的!

  此时也只是站在那地方,直直的立着,而后看顾好自己的姊妹们罢了。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按捺住心中的不耐烦,还没有等搜索到那贼子的身份,那么又该如何处置桓玉霞呢?

  南康长公主府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南康长公主匆匆忙忙的就驾着马车前来了,她十分担忧今日会出什么变故,最好是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只不过心里头的祈祷,恐怕并不奏效了!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恭敬地出现在外头,朝着这位东宫太子殿下行礼,“臣不知殿下前来,有失远迎,此乃繁琐小事,不应当储君烦忧!”

  “倒不是东宫想自作主张,而是本宫想过问此事!”

  令桓温感到诧异的是,出身的居然不是东宫太子殿下,而是那位久居宫中的中宫娘娘褚蒜子?

  面色愈发的恭敬起来,“微臣叩见中宫娘娘!”

  中宫娘娘褚蒜子仍旧坐在轿子里,“本宫也要进去瞧瞧,究竟有什么事这么热闹,你且边走边说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