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八十四章:不当死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四章:不当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中宫娘娘的话,不过是今日宴会里有一个小毛贼罢了,臣下想着不能伤害了诸位郎君女郎,所以才自作主张请他们暂时歇歇伙!”

  桓温毕恭毕敬的开口,一点都看不出来跋扈权臣模样,虽则眼前的中宫娘娘辈分比自己还要小,可却是当今圣上最重视的身边人。

  南康长公主急匆匆而来,正好瞧见自家郎君在中宫娘娘褚蒜子的轿子旁边毕恭毕敬的回话,眼下就下马车要跟着前去,那守卫想要拦住长公主,南康长公主身边的侍女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个巴掌。

  “难不成是眼瞎了?长公主殿下的尊驾也敢拦?”

  那守卫就不敢做声了,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自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头却忍不住的嘀咕,敢情自己这东宫太子还不如长公主殿下身边的一个婢女好使呢!自己的这位姑母该不会都忘了自己是司马家的人了吧?

  但他也只敢心里头嘀咕,而不敢说出来,此时只是跟在后头去看看母后是如何处理此事的,阮遥集说过多次自己在处理事务上还显得不够老成,还需要多加历练的!

  “既然只是一个小毛贼,便不应该如此劳师动众,东海王妃可曾丢失什么物件了?”

  中宫娘娘褚蒜子的声音十分平和,不紧不慢地开口,但是在驸马都尉桓温的耳朵里,却如同是一种警告。

  驸马都尉桓温自然是斟酌开口,“东海王妃娘娘倒并没有说丢了什么东西,只是此事若不查清楚,倒显得有些不干净了。”

  中宫娘娘褚蒜子听到这,稍微屏住呼吸片刻,而后叹了一口气。

  “陛下常说驸马都尉大人最是温文儒雅,像个笑面佛似的,怎么今日这般雷霆之怒呢?”

  桓温立刻有些怖惧,而后思来想去,还是直接说出来。

  “回娘娘的话,其实也没有别的,只是小女牵连其中,小女尚未到豆蔻年华,将来若是许配,人家也不看什么门第,只求对方品性良好,只是没想到今日居然受了这般玷辱,要让臣能按捺住此心,实在非人伦所能。”

  中宫娘娘褚蒜子这时开口:“停轿!此事,本宫自然会为你周旋,你便令那些女郎郎君都离去吧!今日之后并无一人会说一分闲话。”

  中宫娘娘褚蒜子再一次叹息。

  “这是本宫给你的保证。”

  而后中宫娘娘身边的侍女便开口:“起驾回宫!”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眼睁睁的看着中宫娘娘褚蒜子的座驾远去了,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看的一头雾水,压根没看懂母后是怎么使用御下之术的,只能也跟着打道回府了。

  驸马都尉桓温来不及调节心情,又见眼前飞奔而来的南康长公主,正焦急不已的询问自己:“郎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带了这么多兵士?把这里围住了?外头人都说你在造反呢?”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浑然一惊,感觉仿佛一头冰冷的水迎面浇了下来到了脚心,而后愤怒地挥了挥手,“停止搜索,立刻撤离,现在孤去致歉。”

  东海王妃庾道怜再一次感觉到权势的力量是如此的惊人,她当上了东海王妃,于是便站在了最顶尖的统治者的地位上,哪怕是眼前的人,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也只能在自己面前俯首称臣。

  “王妃娘娘,孤也是为了东海王府的安危,才会擅作主张的,打扰了您的雅致,回头一定会登门致歉!”

  庾道怜翻了个白眼,然后伸手扶了扶额头,“算了,驸马都尉大人也是为国为民嘛,我们这些小娘子自然不敢有什么阻碍的,以免那寒光闪闪的刀剑,一不留神就带走了我们的性命,本宫现在也累了,就先去休息了,恕不奉陪!”

  谢二娘子谢道聆也感觉到了,因为身份而带来的地位变化,她心里默默的下定了决心,将来一定要入高门大阁,甚至是王孙贵族的府邸,她这辈子注定要做人上人的,绝对不会屈从。

  人群渐渐散去,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居然会当着面道歉,司马道生暗暗称奇,就在他们郎君准备走的时候,冉平王世子居然和阮遥集一起出现,两人谈笑风生,似乎是今年不见的故交好友。

  哪怕他们彼此都知道,恐怕这辈子都是生死仇敌。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紧紧的握住了腰上悬挂的宝剑,方才按捺住的怒火,此刻尽然而出。

  “你们怎么会在这?”

  言语里已经是冷冷的杀意。

  阮遥集却好像丝毫没有察觉似的,“所谓倾盖如故,白首如新,今日我算是遇到一个知音了。”

  而后又意有所指地指了指琅琊王氏王二郎君王知音笑。

  “倒不是王二郎君的知音,而是伯牙子期般高山流水的知音啊!”

  郎君们听到这里不由得也笑了,而后不由得有些期待的看向了阮遥集,想要听说接下来的故事。

  “今日实在是有趣有趣,方才,我在那下棋,只不过是一个人随意的下着,可没想到冉平王世子居然过来了,而且我们俩一下就是大半个时辰,仿佛根本听不到外头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宴会都已散场了!”

  阮遥集说话是太过从容雅致,没有谁会不相信方才他们是在下棋的,可是知道此事的司马道生却是十分诧异,阮遥集这演技也太好了吧?

  冉平王世子自然是沉默的,不说话,因为这是他向众人展现的保护色。

  桓温此时心里头五味杂陈,说不出来的味道,难不成并不是这冉平王世子作怪的?

  南康长公主跟在后头,裴九娘自然好心好意的同她说了此事,南康长公主心里头瞬间冒出杀意来,而后立刻前去见了桓玉霞,对方似乎刚刚清醒,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迎面而来的便是母亲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你这孽畜!说了多少次?不要在外头胡来,如此不知洁身自好,真该三尺白绫,早日自灭了才好!”

  桓玉霞根本没反应说了什么?而后便是流泪的伤心的哭了起来。

  而此时的谢令姜,在青州城里见到了谢宁城和崔清河。

  看着眼前两个郎君,谢令姜,忍不住的抿嘴笑:“你们二人最近生意做的愈发好了起来,倒也是大有长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