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九十四章:弄瓦喜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四章:弄瓦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永和九年的上元节,繁华的街道一如既往,似乎国丧过去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欢乐。

  谢令姜戴着面具,提着一盏灯笼走在街道上的时候,整个人心情是无比雀跃的。

  她忽然发现了另一种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存在的意义,也许自己重生而来,恰恰就是赋予自己如同神明一样的预知的力量呢?

  庾冰被人从花楼里面狠狠地推了出来,整个人躺在地上,躺在这长街上,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他却看着万里长空,忍不住有些讥讽地笑了。

  “哈哈哈,某竟到了如此地步啊!”

  谢令姜立在街角,只是很冷漠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阮遥集此时走到对方旁边,似乎在俯视着对方。

  大司空庾冰此时只是有些昏昏然的,而后闭着眼睛,似乎惬意无比的躺在这,也是这世间最好的享受。

  “庾冰,我们打个赌,如何?”

  庾冰抬起头来瞧了眼,有些轻蔑的开口。

  “某早就一无所有了,你还与某赌什么呢?”

  “我赌你的命,你活不到今年夏天了!”

  阮遥集轻轻一笑,而后大步离开。

  庾冰猛然间爬起来,再看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那人的存在了,街上人影绰绰,他只觉得从心里头感到寒冷。

  好不容易赶回了颖川庾氏,可是府里头的仆人们跑的跑散的散,那些儿郎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眼前所处的困境,个个风流倜傥,还在享受着。

  庾冰站在家里头,心里头忽然觉得无比的凄凉。

  东海王府,东海王兴冲冲的回来,想要找自己的王妃庾道怜,可是还没进院子里头外头的宫女,声音就极为冷漠的开口:“东海王殿下,王妃的身体不适,请您改日再过来吧!”

  少年郎的脸上满满都是茫然,而后似乎有一点失望,认真的盯着那紧紧关闭的院子门一眼,有些伤心带着小黄门离开了。

  庾道怜靠在门背后,从门缝里看到对方离开了,心里头才微微放下了一点,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东海王。

  而后缓缓的坐在地上,想到刚开始自己是多么单纯的一个人呀,虽然有些骄横,但是从来都没想到过真正的害人。

  那时候自己也憧憬能嫁给陌上哪家风流的少年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是早就回不去了,不是吗?呵呵,自己还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庾道怜眼角有些湿湿的,看向远方,终归还是陷入沉默之中。

  外头是万家灯火,谢令姜提着灯笼继续往前走,心想着遥集阿兄有自己的事情,应该不会发现自己吧。

  可没想到,在自己差点撞到其他人的时候,很快的,有人扶住了自己的肩膀。

  谢令姜扭头一看,同样是带着怪兽面具的人,比自己高出好大一截呢?

  谢令姜愣了愣,愣是没从脑袋里想出来,这人是谁?只好尴尬的说了一声:“谢谢!”

  那人并不说话,见他站好了,才将手松了下来。

  不是自家遥集阿兄啊,谢令姜心里头居然觉得有些微微的失望。

  谢令姜继续往前走去,自然时不时的还要左右看一看热闹。那人也跟在自己的身旁,虽然一句话都不说,但好像寸步不离似的。

  谢令姜没有感受到对方的恶意,但是老师被这样一个人跟着也还挺烦的,不是吗?

  谢令姜狠狠地皱了皱眉头,表示自己有点不高兴,可惜对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不高兴。

  终于走到了一处摊子前,谢令姜看着眼前一个又一个的泥人,十分可爱,似乎捏的都是一些人物呢,比如说关羽,张飞,刘备,曹操,比如说小和尚……

  捏泥人的是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看上去技术十分娴熟的模样。

  谢令姜于是询问道:“老爷爷,你可真厉害呀,你怎么学会捏泥人的?”

  老爷爷呵呵笑了:“打小就喜欢,后来倒是越捏的越像了,这些历史人物都在我心里头,所以捏的如此逼真!”

  谢令姜想了想,然后忽然指着身边站着的这个穿着黑色衣裳戴着怪兽面具的人。

  “老爷爷,你捏的泥人多少钱?你不如帮我捏一个他吧?”

  老爷爷不客气的开口:“自然要十枚大钱,不知小娘子有没有这个钱呀?”

  谢令姜一下子就拍出了十枚大钱,“那就请老爷爷,现在就动手吧!”

  果然,不过片刻中一个活灵活现的泥人就出现在老爷爷的手上,跟旁边的这个人简直是一模一样。

  谢令姜这才放了心,然后悄悄走到老爷爷身边,跟他细细说起了自己全家人的样子,然后又给了一小块金子给对方。

  “这是定金了,回头我会派人过来取的!”

  转身就要走,那老爷爷举着手上的泥人道:“小娘子,这可是你先前点的,难不成您不要了吗?”

  “只不过想测测您的手艺罢了,我不要,谢谢!”

  谢令姜头也不回的走了,半点留恋都没有,老爷爷看着手上的小泥人就准备丢掉,那穿着黑衣裳,戴着怪兽面具的人,忽然伸手接过了小泥人,紧紧地攥在手心。

  这只不过是个小插曲,谢令姜决定到一品鲜酒楼里去吃点东西,这个东西向来都是不错的,可是店家说已经有人在包厢里等自己了,谢令姜有些感到奇怪。

  可走进包厢里头,居然都是兄弟姊妹们。

  谢三郎谢泉此时挥舞着手,“长安长安就等你了,你看看今儿山珍海味都有的!”

  谢令姜稍微有些茫然:“这是什么意思呀?”

  谢五娘子谢令和有些兴奋,又有些难过的开口:“三婶要发动了,祖母家家吩咐,不许我们在府里头胡搅蛮缠的,以免耽搁事情,就把我们都赶出来了!”

  “弟弟妹妹们,还没出生,咱们这些做兄长阿姊的都没有什么地位的!”

  谢四郎谢倏然手里紧紧地攥着一本书,“说来也是,我只不过想在府里头看看书,这都不行,母亲也特地让人把我也赶出来了!”

  谢二娘子谢道聆咬了咬唇,似乎还为那天给谢令姜和阿耶谢奕石之间造成的误会矛盾而有些惴惴不安的。

  脆生生的又怯怯的开口:“阿姊。”

  谢令姜心里暗自的地叹了一口气,面上却是大笑:“怎么二娘好像我要吃了你一样的?”

  谢六郎谢瑶很快的,过来一把就把谢令姜拽到了怀里,稍微有些得意的开口。

  “长安啊!你六兄最近投资了一个产业,可是赚了不少钱哦!”

  谢令姜有些嫌弃地扒开了他的爪子,“就你,你知道什么赚钱?什么不赚钱吗?”

  “我如何就不知道什么赚钱,什么不赚钱了,我投资的,可是房地产呀!”

  谢六郎谢瑶保持绝对自信,一大群人熙熙攘攘的时候,又有人进来了,很快,这里的骚动就平息了,面对眼前这个又是师长又是兄长的阮遥集,他们从心里头都感觉到有些畏惧。

  可是阮遥集只是如沐春风般的一笑,“今日我请客,诸位随意。”

  倒又是一场欢腾,谢令姜看着姗姗来迟的阮遥集,心里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委屈的,今天这样的节日,不陪着自己逛夜市,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真的有那么忙吗?

  “长安,你看看这个,你喜不喜欢?”

  一个小木盒子被塞到自己手里头,谢令姜一抬头就看见阮遥集那期盼的眼睛,只好将怪兽面具从头上摘下来给了他。

  “我可没给阿兄准备什么礼物,就拿这个面具凑一下数吧!”

  谢令姜声音闷闷的,似乎实在有些不高兴,有些兴趣散然的洋洋不乐地打开了这个盒子,可是盒子里头居然躺着一小枚戒指。

  这戒指看上去非常的古朴,但中间又镶嵌着似乎是说不出来的蓝色的,有些闪闪发光的东西,总的来说,非常满足一个少女对宝贝的渴望。

  谢令姜表面上不情不愿,内心非常高兴,收到了自己的兜里,然后继续小口小口的吃起虾,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特别喜欢这种食物。

  就是剥虾的壳很麻烦,发了一会儿呆之后,面前出现一盘剥好的虾仁,阮遥集不紧不慢的擦着手似乎很优雅的样子。

  谢令姜心里头决定原谅对方,毕竟又有好吃的,又有好玩的,还有宝贝,这样的日子还要不得吗?

  上元节的夜晚,他们终于接到通知,可以回去了,三婶居然生了一个娇娇小女儿,可把他们给高兴坏了,挨个的去看,这皱巴巴的小娘子也真的太可爱了吧?

  谢六郎谢瑶几乎双眼垂泪,有种说不出来的心酸和开心。

  “我又有一个小妹妹了,俺娘给我生了一个小妹妹!”

  “六兄,可真是个小孩子,略略略!”谢五娘子谢令和毫不客气地冲着他做了个鬼脸,而后兴奋地拍了拍胸脯。

  “没想到我谢五娘子谢令和居然也能当姊姊了!阿姊,我再也不是咱们家最小的了!”

  谢七郎谢玄却有些坚定地开口:“我以后一定会保护好小妹妹的!”

  祖父太常卿谢丕听了这个消息,连夜就要往这边赶,可是祖母大家大孙氏却拒绝了。

  “这样夜晚,你这老身子,还不好好睡觉,既然当了祖父,就该有祖父的模样,这样慌慌张张的没得叫下人们笑话,要是因此又染了病什么的,反而喜事变丧事,更是混账!”

  祖母家家气势逼人,祖父太常卿谢丕想来也只能够老老实实的按捺住喜悦,先睡觉,明天早上再去看!

  谢令姜笑吟吟的对弟弟妹妹说道:“将来六娘还有七娘或者小郎出生了,你们自然要担起自己作为兄长或者阿姊的责任!”

  这可算是陈郡谢氏少有的添丁的大事,于是阖府上下都得了双倍的赏钱,上一次这么高兴的时候,还是谢奕石被封安西大将军的时候。

  谢三叔谢安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时候,没想到他居然也会有一个娇娇小女儿,从前一直羡慕兄长有长安这样乖巧伶俐的小女儿呢?

  他激动不已的,连忙吩咐临渊多发一些赏钱,大兄谢奕石在一旁,想说话也说不上来什么话?

  只能老老实实跟在三弟的后头,他有好多个小女儿,可是却不记得当初是什么心情了?唯一记得的可能就是长安了,可是自己最近好像又得罪长安了,当时长安要出生的时候,自己快马加鞭,从几百里外头起码赶回来,帽子因此都带斜了而引起了很多百姓们的向往和效仿,觉得这是一种侧帽风流。

  自己好像永远都比较自私,根本都不能想到女儿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总之这种喜悦这种属于谢三叔谢安的弄瓦之喜,很快在第二日传遍了建康。

  刘氏抱着自家的小娘子,心里头有种说不出来的欢喜,她是知道谢安心里头在想什么的,也是知道谢安是如何的疼爱侄女儿谢长安的。

  “六娘该叫什么名字才好呢?”

  刘氏眼下忍不住的想着,也是满心的欢喜。

  谢三叔谢安得了一个女儿,弄瓦之喜,都不用散发帖子出去,其他的世家大族们便闻讯而来,送礼上门了。

  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自然也受了宫中两位陛下所托,前来探望这刚出生的尊贵的谢家小女儿郎吧!

  谢五娘子谢令和挡在了门口,有些气势汹汹的看着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东宫殿下,可不要有什么坏心思,我家小妹妹不可能给你的!”

  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当下有些喜不自禁,然后呵呵笑了。

  “我干嘛要你家小妹妹?”

  谢五娘子谢令和虎视眈眈:“谁不知道你们皇家最喜欢小娘子了?也许你想把我妹妹带回去培养,将来当你的太子妃也说不一定!”

  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听了这样童言童语的话,忍不住更加笑了:“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你年纪更大些,我等的时间也少一点,我把你带回去怎么样?”

  谢五娘子谢令和大惊失色,而后朝着阮遥集冲了过去,躲在他后头。

  “阿兄,东宫太子殿下是个大变态,你赶紧收拾他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