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九十八章:平权梦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八章:平权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兄,或许我和你说过,我的梦想是男女平权?”

  谢令姜忽然间开口道,声音一如既往的干净和清澈。

  阮遥集目见此时井然有序的大堂,侧过脸来看她。

  “阿兄也曾说过,只要长安想做的事情,阿兄都会陪长安去做,那么长安告诉阿兄,长安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呢?”

  “阿兄,暮春时节,三叔会如约出山,而你是否能够说服陛下同意女子也可出山学考试,入我朝为官?”

  谢令姜的声音里极为温和,但是却不容置疑。

  阮遥集笑了笑,而后摸了摸她的头。

  “长安想做的,阿兄自然竭力以赴。”

  谢令姜想为之奋斗的,就是为了有一日女子也可立于朝堂之上。

  阮遥集衣袂飘飘的走了,心里头寻思着最近朝中该出点事情才好,否则陛下怎么会觉得手下能人巧匠众多呢?

  而张彤云出来后,跟在兄长张玄之的后头,张玄之宠溺的看着妹妹,“妹妹可见到那位有名的谢大娘子了?可当真是才华横溢?”

  张彤云看着兄长不以为意的说起,心里头多了几分谨慎,“那位似乎与我们这样的闺阁女郎有所不同,妹妹见到她的时候几乎以为是哪个金枝玉叶,她说话铿锵有力,似乎有杀伐之气,古怪的很!而且她并不是多爱吟诗作赋什么的。”

  张彤云忍不住思考到那时候她开口说:“今日这样的春宴前所未有,实乃盛大之事,不如我们吟诗作赋,也好附庸风雅。”

  其余的娘子没一个不赞同的,可是唯独谢令姜似乎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只是极为普通的开口道:“张二娘子,这样的宴会算不上如何的盛大,您想写诗,自然是有日子的。”

  宫中圣人正收到消息,大司空庾冰多日不曾上朝,自称病重,可实际上分明是在寻欢作乐。

  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已经将证据全然放在了他的御书房里头,他看着颍川庾氏子弟的累累罪状,只觉得触目惊心,收受贿赂,勾连世家,欺行霸市,强占民女,甚至干涉政事,左右皇权,染指军权,虽则世家大族的光鲜亮丽之下总会潜藏着种种脏污,可偏偏眼前之人实在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恶心,是的,恶心。

  虽然颍川庾氏是自己的外族,可是如此累累罪状,简直是罄竹难书了。

  康帝怒不可遏。

  而后感觉到嗓子眼似乎又有血腥味了,看了一眼那些胆战心惊的小黄门,康帝硬生生的把这即将呕出来的血吞了下去。

  他感到满心瑟瑟发抖,也感到雷霆大怒,他知道谯国桓氏也是野心蓬勃,可是不得不借助谯国桓氏这把利刃清扫颍川庾氏。

  就在这时候大监前来禀报:“少将军前来拜会陛下。”

  康帝立刻招了招手:“还不速速有请!”

  而后看向庾氏兄弟的的名字,中书令庾亮,已死,庾泽,倒也是要想想法子,庾冰该要动手了。

  至于儿郎们,除了庾羲和庾友,其余都为官身,只是该如何动手呢?

  庾道怜是东海王妃,是自己下旨的,何尝不是警告呢?

  “陛下在想什么想的这样出神?”

  阮遥集一步一步走进来,说话的时候太过柔和和顺从,以至于今上都忍不住开口。“今日遥集可有什么事情?难不成是想到什么愿望了?”

  阮遥集忍不住一笑,怀里头抱着一壶好酒。

  “好不容易从谢三叔的书院子后头偷来的好酒,可是宫门口的侍卫兄弟盘问搜查了好几次,百般确定,而后还亲自尝了美酒才放心臣不是过来给陛下下毒的。”

  康帝果然站起身来,忍不住有些好奇的开口:“究竟是怎样的好酒?为何谢三郎不愿给朕,却愿意给你?朕这样觉着自己好没面子啊。”

  阮遥集自己从康帝的桌子上取了两个白玉杯,而后便是席地坐下了。

  “陛下心里头嫉妒,臣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陛下此时不想和陈痛饮三百杯,好忘却凡俗之事吗?”

  康帝听了果然席地而坐,也没什么帝皇架子,他忍不住笑道:“果然是好酒啊,谢三郎把你当作亲传弟子,朕很羡慕,朕数次请他出山,以太傅之位相邀请,都没什么用。”

  阮遥集却笑着说:“陛下在臣眼里没有什么架子,可是陛下在有一个人面前更是显得无拘无束呢?”

  康帝一听这句话,立刻来了兴趣,而后兴致勃勃的询问道:“不知你觉得朕在谁面前无拘无束呢?”

  阮遥集沉吟了一会儿,看着陛下这样期待的目光,而后才开口道:“是中宫娘娘呢,陛下似乎能够与中宫娘娘琴瑟和谐,坦诚心扉,陛下从前要为遥集娶亲,可是遥集不同意的原因,也因为如此,因为遥集从未见过和陛下娘娘一样的人呢?”

  阮遥集很少说这样的奉承的话语,所以此时康帝听了,自然也觉得确有其事。

  康帝而后道:“或许遥集你是旁观者清,朕生下来就是皇子,在繁冗严苛的宫规里长大,而第一次见到中宫的时候,发现中宫居然是能够打破常规的人的存在,心里头总觉得十分讶异,而后便是格外的惊喜了,朕喜欢中宫,依赖中宫。”

  康帝说话的时候面上浮现几分少年时代的意气。

  “不怕你笑话,朕厌恶言官们的陈词滥调,中宫对于政治上的事情也有着独特的敏锐,这些年来,若不是中宫陪着朕,朕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阮遥集点了点头,而后似乎是有些慨叹道:“遥集虽然年岁不大,也见过不少比儿郎们更优秀的女郎啊,如中宫娘娘一样,难不成这一生只能隐藏于男子身后吗?”

  看似无意间的感慨,却突如其来的叫圣人忍不住有些心酸,两人又喝了一会儿酒,圣人忽然道:“你姑母年轻时候就是举世无双的女郎,自从嫁给你姑父后好像未曾露过面了,朕听太子说,你姑母所生的那个娘子,先前竟是在赏雪宴上独占魁首,吟出“未若柳絮因风起”的绝佳句子吗?”

  阮遥集听了这话,自然是极为客气的点了点头。而后有些自信的开口。

  “这位娘子不比遥集差,只是这世道不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