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九十九章:孙兴公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九章:孙兴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阮遥集从宫门口走出来,看着外头渐渐有些灰暗的天色,心里头才忍不住觉得稍稍有些松了口气。

  长安的所托,他并没有辜负。

  早春二月的末尾,丞相王导请辞相位,上允。

  殷浩为宰相,自永和八年,殷浩率领北伐大军,在淮河一带与敌军对峙,东晋形势,危如累卵。而兰亭所在的会稽,正是战争的大后方。

  颖川庾氏子弟庾羲遭流放三千里,谢令姜扮作男装同阮遥集一同前去送庾羲。

  才华横溢的庾羲恐怕无缘兰亭集会了,这场彪炳千古的盛会,庾羲已然没任何机会参加。

  谢令姜虽然觉得对方太过傲气清冷,但是某种程度上倒是觉得对方算是一个有风骨的人。

  “看来你已给了我你选择的答案了!”

  “太史公有云,人终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况且只要颖川庾氏有一人能活下去,血脉便一直蔓延而下,故某不过先行一步,想必尊上不会失约吧?”

  庾羲面上坦坦荡荡的,似乎仍然是那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郎。

  谢令姜不由得轻笑了一声,然后心里头有些可惜,颖川庾氏倒是有些有风骨的子弟,他们的选择或多或少都是一样的,以前明明能够继承颖川庾氏的嫡子,却甘愿放弃自己的前途,庾道怜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

  “我听说,孙兴公之前给庾公写了悼念賦,好似遭到你的不屑,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谢令姜眨巴了眼睛,询问。

  庾羲笑了笑:“如此狡诈之徒,只知阿谀奉承,却不懂为什么谢三爷要与之为伍,他尝鄙山涛,而谓人曰:「山涛吾所不解,吏非吏,隐非隐,若以元礼门为龙津,则当点额暴鳞矣。」此之人,还不如山巨源!”

  谢令姜却笑吟吟的开口:“我听说孙兴公在《道贤论》中,他把两晋时的七个名僧附会作先魏晋之间的「竹林七贤」∶以竺法护比山涛(巨源),竺法乘比王戎(浚冲),帛远比嵇康(叔夜),竺道潜比刘伶(伯伦),支遁比向秀(子期),于法兰比阮籍(嗣宗),于道邃比阮咸(仲容),认为他们都是高雅通达、超群绝伦的人物。不知这又作何解呢?”

  庾羲一时愣了愣,而后瞧见那日被自己推开的孙兴公如约而至,此时笑呵呵地捧着一壶酒,“某与庾公为故友,今送子侄远去!”

  倒是令人觉得有些格外的豁达。

  谢令姜这时开口道:“你放心,我答应的承诺一定会兑现的!”

  而后跟着阮遥集一块走着,言谈之间总忍不住又谈起了孙兴公,“孙绰此人倒是有点奇怪,不过三叔与他交好,想来也有过人之处吧!”

  阮遥集抿嘴笑了:“一来呢?恐怕是有识人之明,自知之明,稍微谦虚,而且自信吧!时人或爱洵高迈,则鄙於绰;或爱绰才藻,而无取於洵。沙门支遁曾试问孙绰:君何如许?问他和许洵相比怎么样。孙绰答道:高情远致,弟子早已服膺;然一咏一吟,许将北面矣。自称情致不及,文才有馀。”

  谢令姜笑了笑,然后想到了什么?““赤城霞起而建标,瀑布飞流以界道”,“双阙云竦以夹路,琼台中天而悬居。朱阙玲珑于林间,玉堂阴映于高隅”等句,文辞工整秀丽,颇有情韵。孙绰的《游天台山赋》工丽细致,词旨清新,倒是有金石之声。”

  阮遥集道:“那要说他第二个有优点,实在算是口才了得,你可知道?”

  谢令姜摇了摇头,似乎对此并不清楚。

  “他是蓝田侯的亲家!”

  谢令姜瞪大了眼:“盛德绝伦郗嘉宾,江东独步王文度。王文度不是四婶的兄长吗?他的父亲不就是蓝田侯吗?啊?”

  听四婶说起过她阿耶非常宠爱大兄,王坦之从小备受父亲疼爱,即使长大了仍会被父亲抱着坐于膝上,故有“膝上王文度”之称。他的夫人不应当是孙兴公的女儿啊?不是叫范盖,范汪的女儿,范宁的妹妹吗?四婶王荃就是蓝田侯的嫡女。

  “四婶的兄弟除了王文度,难道还有吗?我不是很了解。”

  阮遥集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笑眯眯开口道:“王文度有个弟弟叫王文将,小字阿智!不仅仅是脾气坏,年龄已大了,却没有人和他结亲。”

  “孙兴公有一个女儿,也很怪僻、不近情理,又没有办法嫁出去;他便去拜访文度,要求见见阿智。见面后,便假意说:“这孩子必定合意,很不像人们所传的那样,哪能到现在还没有成亲。我有一个女儿,还不丑,只不过我是个贫寒之士,本不应和你商量,但我想让阿智娶她。”王文度很高兴地告诉父亲蓝田侯王述说:“兴公刚才来过,忽然说起要和阿智结亲。”王述又惊奇又高兴。可没想成亲以后,女方的愚蠢、顽固,快要超过阿智。这才知道孙兴公欺诈。”

  阮遥集讲故事倒是娓娓道来的,只是谢令姜这听故事的人,笑得肚子疼了,她一边揉肚子,一边道:“孙兴公实在是个妙人儿!这才是郎才女貌呢!怪不得孙兴公最近满面春风,而太原王氏为了这么个儿媳妇,肯定是头疼不已吧哈哈哈!”

  欢笑声带回了陈郡谢氏,谢三叔早就在书院里头等待他们了,带来的消息也十分可贵。

  永和九年,上巳节那日,圣人暗地里下令,令会稽王殿下司马昱携同太守王羲之与谢三叔谢安,孙兴公孙绰等人齐聚兰亭,以此作为一场盛会,且可作为会稽山学考评的重要场所。

  阮遥集和谢令姜几乎与此同时的对视了一眼,而后微微沉默。

  琅琊王氏,太原王氏,陈郡谢氏,颖川庾氏,汝南袁氏,谯国桓氏,毋丘氏,太原温氏,高平魏氏,高平郗氏,陈留阮氏,墩头曹氏……风云际会,数不胜数!

  谢令姜老老实实的带着姊妹俩和王五娘子王孟晖,王七娘子王孟姜一起写帖子。

  谢五娘子谢令和揉了揉手臂感慨道:“你们家无论儿郎女郎,字写的真漂亮!”

  谁也不知道此时的会稽,旱灾渐渐严重,有的百姓甚至只好用树皮充饥。

  这场兰亭集会,或许蕴藏深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