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百零四章:兰亭会(二)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四章:兰亭会(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听了之后,示意谢二娘子谢道聆,继续敲打鼓发出声。

  可没想到鼓声停的时候,居然到了三叔手里头。

  谢二娘子谢道聆,忍不住丢了鼓槌,轻轻一笑。

  王七娘王孟姜,更是笑着说:“此乃天意。”

  众郎君自然对谢三叔颇为好奇。这位时常隐居的大人,今日又有怎样的好诗篇呢?

  谢安从容地接起了一杯酒,而后笑道:“此美酒,倘若不成诗篇,当痛饮三杯。”

  然后喝了一杯酒,莞尔一笑道。

  “于是便即刻献丑了,还希望诸君莫要嘲笑。伊昔先子,有怀春游。契此言执,寄傲林丘。森森连岭。茫茫原畴,迥霄垂雾,凝泉散流。”

  众人都有些惊讶,谢三叔的诗词里头,仿佛也有林下之风气。

  褚幼安坐在那简直都有些惊呆了,心想着待会要是轮到自己,岂不是要倒霉?自己不会丢他们褚氏的脸吧?

  兰亭之下,女郎的声音依旧很是清脆。

  “此诗可当上上,鼓声还会照样起来哟?”

  王七娘子王孟姜故意很响的,敲响了鼓声,而且这声音连绵不断,悦耳成章。

  众人情不自禁地眯起眼睛,享受这样动听的鼓声,而突然的,鼓声就这样停了。

  王知音正觉得有些惋惜的时候,居然发现面前的白玉酒杯落到了自己正面前的溪水里头。

  他了然一笑,然后伸手捞起了杯子,喝了一大杯酒,站起身来,颇有些风流事肆意,似乎还有些得意的看了一眼那亭子里头的女郎们。

  王七娘子王孟姜颇有些骄傲,“这是我二兄,他才华横溢,卓尔不群,人家都说,他是王家宝玉呢?谢长安,比起你们谢家宝树也是不差的!”

  看着眼前的小娘子,眼角眉梢都是笑容,谢令姜心里头却忍不住摇了摇头,王知音称得上是王家宝玉吗?

  王知音似乎有些得意地站起身来,此时更是豪情万丈似,他从前向来都是不显露于人前的,总是显得比兄长要差上几分,然而此时此刻,展现出几分豪情来。

  “荘浪濠津,巢步颍湄。冥心真寄,千载同归。”

  他早就为今日的宴会准备好了,诗篇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六个字,却也将自己心中豪迈之情尽数抒发了。

  今日谢令姜应该就会在那兰亭下头,仔细的看着这边吧。

  果不其然,叫好声响了起来,周围的人都忍不住鼓掌了。

  褚幼安微微有些感慨,“没想到这王二郎郡居然还真有几分才华?”

  坐在一旁的嵇玉山确实浑不在意,只是喝了一杯酒。

  “不是没到你,你怎么就喝酒了呢?”

  “如此美酒,还要等人送到你口边吗?”

  刘泽弦早就在一个角落里,慢慢的喝酒了,虽然他们不在这宴请的人选当中,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东道主罢了。

  谢令姜没有做声,不声不响的继续开始打鼓了。

  这次的鼓声听起来就像滴滴的雨声,密密麻麻的,而后忽然消失了。

  陈郡袁峤之拱手行礼,而后略微思索一会儿,即刻成诗一首。

  “人亦有言,意得则欢。嘉宾既臻,相与游盘。微音迭咏,馥焉若兰。苟齐一致,遐想揭竿。”

  倒也是妙诗一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