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百零六章:兰亭会(四)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六章:兰亭会(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究竟选谁作诗最巧妙呢?

  殷浩毫无疑问已经成了权力博弈上一个非常重要的筹码,下图的狼君们都还有些期待,上头女郎们却很难选择。

  谢令姜稍微思索了片刻,然后笑盈盈地指着前头的何二娘子,“不如你来作诗?”

  何二娘子愣了愣,昨日收到谢令姜送上来的帖子,她心里头是有些惊讶的,只是刚好跟着母亲到这会稽山过来游玩罢了。

  但是此时面对谢令姜的建议,她还是不假思索的点头同意了。毕竟叔父太尉参军何琦,早就吩咐过作为名门之后,万万不可丢人,也不可怯场。

  “小女斗胆献丑,献作五言诗一首,或恐侮大人之名,还请王大人莫要介意。鲜葩映林薄,游鳞戏清渠。临川欣投钓,得意岂在鱼。”

  这几乎回忆起了古代姜太公垂钓时候的风姿,又将此时的情景相照应,描绘了此时只得以崇高之情怀,王彬之听了这个之后,果然眉目舒展好,甚是开心。他所作四言诗为:丹崖竦立,葩藻映林。渌水扬波,载浮载沉。此诗颇有他的风度,很合乎时宜。

  “此诗甚好,本官有一白玉珠,愿赠予女郎。”

  何法倪有些茫然失措,从未想到过对方居然还会给自己这种礼物?可是此时正微微含笑,看着自己的谢令姜似乎给了自己勇气。

  谢令姜知道眼前这个玲珑的小娘子,恐怕还没剔透的意识到,将来自己所真正存在的处境,何法倪的父亲,已故散骑侍郎何准,是邾城人,素来品行高贵。将来这位小娘子就是指给东宫太子司马珃的太子妃。

  升平元年八月,晋穆帝司马聃下玺书说:“皇帝向前太尉参军何琦,也就是何法倪堂叔父询问:天地形成之初,就开始制定人与人的关系,于是有了夫妇,以此来供奉天地宗庙。与公卿商议,都认为应该遵循旧有典章,中宫之位究竟由谁担任,现在派使持节太常王彪之、宗正司马综,用礼物纳采。”

  这中间究竟是谁推动的呢?太常王彪之正是右仆射王彬之之子、丞相王导堂侄。

  此时自己只是顺水推舟,将这件事情提上脉络和门路罢了。

  白玉珠的赠送只是一场小插曲,很快的鼓声,又连绵不断的响了起来。

  南康长公主府,桓温的四子桓伟措不及防的接起了酒杯,他本来只是见识一番,年纪又不大,才十四五岁,此时这样的处境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便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兰亭,希望哪位女郎能够解围?

  谢令姜想到这里,微微一笑,而身边的王七娘王孟姜忽然开口道:“我听说有人曾问过驸马都尉大人,王坦之大人与谢三叔的高下,驸马都尉刚想说,又后悔了,道:“你喜欢传别人的话,我不能告诉你。”不知道驸马都尉大人宠爱的这位四郎,究竟才华如何呢?”

  何二娘子笑了,“我伯父曾经称赞过驸马都尉大人,英略过人,有文武识度,西夏之任,无出其者。桓四郎恐怕不能够吧。”

  桓伯子向来没有发声,此时忽然开口道:“我家四郎的确才华横溢,我便替他作一首五言诗。”

  “主人虽无怀,应物寄有为。宣尼遨沂津,萧然心神王。

  数子各言志,曾生发奇唱。今我欢斯游,愠情亦暂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