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百二十章:回建康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章:回建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永和十一年,桓温表国为镇北将军、秦州刺史。

  二月,秦大蝗,百草无遗,牛马无粮。前秦太子苻苌在与桓温作战时中流矢而亡。

  苻苌死后,皇后强氏欲立少子晋王苻柳,但苻健以谶文有“三羊五眼”遂立生为太子。

  同年六月,苻健病重。平昌公苻菁勒兵入长安东宫,俗杀太子自立。苻健闻变乱,登端门陈兵自卫,菁兵溃散,苻菁被杀。

  苻健随后引太师鱼遵、丞相雷弱儿、太傅毛贵、司空王堕、尚书梁楞等受跟班如辅政,又私嘱苻生渐除不附己之六夷酋帅及大臣。健死,太子生即位,改元寿光。

  前凉政变,张祚被杀后宣示中外,暴尸道左。众军拥立年仅七岁的凉武侯张玄靓为凉州牧。

  冬,十月,以豫州刺史谢尚督并、冀、幽三州,镇寿春。

  镇北将军段龛与燕主儁书,抗中表之仪,非其称帝。儁怒,十一月,以太原王恪为大都督、抚军将军,阳骛副之,以击龛。

  段龛向晋求援,晋派荀羡攻杀王腾,但因畏燕人强盛,未敢续进。

  谢令姜将自己所见到的一切历史尽力的写在笔下,从重生之后,谢令姜想重新活成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想保住陈郡谢氏的荣耀,到后来一步步的发现,只能够自保,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转动,他们根本无法改变命运罗盘上的操纵。

  谢令姜尽力的让自己伪装成本该属于自己的模样,从来都不表现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她心里头满含担心,所以总是战战兢兢。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阮遥集一直都在陪着自己,尤其是这两三年,谢令姜几乎是一步步的目见晋国日渐衰弱,朝廷上的衮衮诸公,都好像是一场摆设罢了。

  转眼间永和十一年的年末,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的权势几乎到了一种惊天的地步,而今上康帝一直靠着各种珍贵的人生宝物延长的生命似乎也已经到了最后的尽头。

  太医在宫里头彻夜的守着,数不尽的人参药材送入宫里头,但是很明显于事无补,朝中的事情大多交由已经快要十五岁的东宫太子殿下司马珃处理。

  陈郡谢氏在这时候更成了许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大家隐隐约约都察觉到谢三叔谢安终归是要出山的。

  前线的战事日渐焦灼,可是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似乎并没有要守住疆土的意思,哪怕对方还在一次次地吹嘘着自己第一次北伐中原的功绩,又踌躇满志的准备第二次北伐中原的战争。

  可是不过是一场作秀,谢令姜紧紧的捏住了拳头,就在此时,大舅舅再一次的上了战场,但是他早就伤病缠身了,可是如果不能守住青州城,先前稍微遭受重创的前秦就会如狼似虎的再次侵蚀着晋国的土地!

  就在这时,会稽山学也不得不停办了,阮遥集非常凝重的对谢令姜说道,“这一辈子我一开始就做好了万般准备,所以此时应该是我去战斗的时候,请你回到建康城等我吧!”

  谢令姜也在这时候收到了来自建康陈郡谢氏的消息,伯祖父逝世,祖父也不永年了,堂伯父谢尙的身体也并不好,早在永和十年的时候,桓温北伐收复洛阳,上疏朝廷请求任命谢尚为都督司州诸军事。谢尚准备前往洛阳,但因病未上任。流民郭敞等一千多人挟持陈留内史刘仕投降反叛的姚襄。朝廷十分震惊,任命周闵为中军将军,驻扎在宫中,而谢尚则从历阳返回,戍卫京师,加固长江防线,严密守备。

  可是如今谢氏的兄弟们还未上战场,祖辈们恐怕不能长寿,父辈们也颇为艰辛。

  谢令姜决定返回建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