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百二十五章:计策生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五章:计策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至于谢令姜出来时并没有见到阿娘阮容,却也不知道阿娘阮容带着阮嬷嬷离了谢家,反而乘坐马车出去了。

  阮嬷嬷有些犹豫的开口:“女郎才刚刚回家,大妇您不去与她相见,迎一迎她吗?”

  阮容端着双手,瞧上去雍容华贵,气质淡薄,她平静的开口:“山雨欲来,你跟了我这么多年,难不成还看不出来谢家成了什么样了?这样的地方,她如何想改变究竟是不能了,她苦心孤诣为我筹划,为我挡了这么多年风雨,殊不知自永和三年,寄奴死后,我的心早就死了,我对她心里有愧,得要让她恨我,让恨变成她力量的寄托,也让她看清楚这样的世家老早就抛却风骨,永嘉南渡之后的世家都是失却风骨的皮肉架子。”

  外头平空一声惊雷,叫人心里惶惶然。

  阮嬷嬷叹了一口气,满脸虔诚的看着阮容:“奴婢永远跟在您后头。”

  谢二娘子谢道聆听了'这前来禀报的话语仔细思索了一番,觉得这其中没有那么简单,很快就支使了人出去打听,又冷了颜色的询问玉珠:“刘管事平日行事如何?要你实话实话实说,不必看着阿姨颜色。”

  王小妇有些不大高兴,“二娘怎么和我这样生硬!”

  谢二娘子谢道聆这才意识到肯定刘管事不是什么好货,指不定干了什么腌臜事情,玉珠此时更是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谢道聆皱了皱眉,站起身来,一巴掌甩到了玉珠脸上,“你这贱蹄子,给你脸面不要,不说就把你姊妹二人发卖出去!”

  她已经在祖母大家孙氏的指点下初涉理家事,身上已有了几分管家的威严,这几年或许真的要感谢谢令姜,永和九年,兰亭集会后谢令姜在兰亭读书,她回到陈郡谢氏,一开始祖母大家孙氏对自己颇为不喜,自己小心应承后终于这年把对自己多了几分善意和提点或许是因为自己年岁大了,也要开始议亲了,将来许是能为谢氏联姻,为门户添力。

  可自己苦心孤诣,却并非为了王小妇的嚣张跋扈。

  玉珠一五一十说了,刘管事仗着王小妇的恩宠,也轻而易举获得大将军的欣赏,他向来谄媚,投其所好的容易得到别人的认可,在下面作威作福,中饱私囊,甚至对丫鬟们动手动脚,甚至玉珠也被摸过脸。

  谢道聆简直是浑身冷气,她将桌上的茶杯砸在了地上,茶水四溅,语气极为愤怒的开口:“我把你找回来,不是为了让你败坏我的声名的,倘若不是为了三兄将来出仕为官,我断断不可能接你回啦,你是苦日子过少了,还是好日子过多了。”

  谢二娘子谢道聆心里盘算着或许是谢令姜回来了。连忙思考了一个计策,驱使玉珠前去。

  玉珠虽然挨打了,可是并不敢怠慢,反正速度更快的,连忙就跑着去了。

  反而是王小妇一直斤斤计较的:“你怎么和阿姨越来越生分了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