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百二十六章:物人非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六章:物人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请你回来,不是让你碍手碍脚的,你有识相点,别永远是个富贵花,你若不识相,趁早离这里罢!”

  谢二娘子谢道聆,一摔袖子,连忙打发着玉钏,去请阖府上下的人到大家孙氏院子里一聚。

  白芍自然将消息送回了大家孙氏这里头,大家孙氏知道长孙女长安回来的消息,心里头是很愉悦的,但是心里头还是对她的母亲,大妇阮容颇有些不满,这些年来,虽然在建康呆着,公中一应事务并不多加干涉,甚至可以说是不管不问了,束手站在一旁。

  自己有心想提点对方,故意说要将事物留给几个府里头的娘子先行学习如何主持中馈,阮容居然爽快无比的把对钥交了出来,二娘,三娘,四娘,五娘一人分担了事务,阮容身为当家大妇,居然把自己完全摘了出去。

  自己原本是想提点对方,让对方知道要把权握在自己的手上,有没有想到对方乐得自在?居然就借机,真的诸事不管了。

  这里还没安排好,那边谢二娘子谢道聆就派了身边得力的大丫鬟玉钏前来告罪,说是要当着阖府上下的面,把欺上瞒下的刁奴给处置了,也不敢欺瞒大家。

  孙氏之前也没怎么留意这个二孙女,总想着是小妾养的,庶出的,只要不有什么出格的事就行,规规矩矩的等年岁大了,放出去联姻,不令家族门楣受辱,便也足够了,可没想到自从大妇阮容不理家中事务之后,这个庶出的女郎倒是接管着起来,管的十分之好,也可以说是上下严明人人称赞,倒是有几分雷厉风行的手段,私下里也有人说有几分自己当年治家的风范。

  一开始自己也没怎么留意,后多来也多了二三分感情,总归是养在身下的,长安又走了,五娘大了,又不爱与自己亲近,这二娘倒是越长大越贴心,虽说是个庶出的,品行什么的倒都还得体,也就生出了几分信任。

  “二娘子可说了有什么事?”

  孙大家眼睛冷冷的,看不出来喜怒的神色,这些年来深居浅出,这位老妇人似乎越发有威严了,哪怕两位太先生都命不久矣,这位老妇人却显得越发的精神了。

  玉钏打起了精神,提点自己,千万不能说错一句话,努力地回想着女郎之前吩咐的话,“二娘子说刘管事仗着自己最近很得大将军的亲近宠幸,于是乎在府里头飞扬跋扈,欺上瞒下,眼下更是干犯上欺主,这样的奴才若不杀鸡儆猴,狐狸头将不能保持以往良好的一贯的家风!”

  孙氏眯了眯眼睛,有心想快点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毕竟长安回来了,自己还有好多话想和孙女儿说。

  “说来也是,不正之风,咱们家是不能助长的,兽兽,把各房的人,大丫鬟,管事和婆子都召进来吧!”

  谢令姜从暖玉阁里换了衣裳出来,子鱼瞧上去满是文静,低头并不做声。

  经过长廊的时候,看见那边的亭子里头,长大了的谢五娘子谢令和正趴在桌上写着什么,旁边的美妇人就是四婶,还有一个站在摇车里头的一个扎着小啾啾的小娘子。

  谢令姜有心想去打招呼,却刚好听见四婶开口:“你现在才是对的,你也大了些,这个才是你嫡亲的妹妹,至于大娘子,隔着房的堂姐,以后大房的事情你少管,将来也少来往,很快她就要出门了,倘若与你将来的夫家算不上什么助力,便不许理会!”

  谢令姜屏气凝神,有点想看看,从小很喜欢的五妹妹谢五娘子谢令和会怎么说?可这小娘子现在生的十分的娴静一张瓜子脸,看上去倒是有了几分四婶的风貌。

  “你可听见了?”

  四婶又问了一句。

  谢五娘子谢令和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谢令姜心里头黯淡了些许。

  然后就瞧见那边有人在请他们前去,谢令姜住了步,看来这幕后指使者恐怕要先入为主了。

  谢令姜淡淡的看着子鱼,“你打发人去玲珑阁,想必我给家里人带的礼物也都到了,取一下!”

  子鱼看着娘子现在的模样,心里头是十分震撼的,女郎似乎愈发英气了些,眼下只是素面朝天的,却如同出水芙蓉一般,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贵气,叫人望而生畏似的。

  连忙得了命令就前去了,谢令姜很快的一个人,悄悄的到了祖母院子,外头的亭子里头,坐在亭子里头看着各房各屋的人都被请过去了。

  有的人急色匆匆,有的人笑谈如同春风,似乎都有点好奇,今天会出什么事?

  谢令姜再一看,先前被谢六捉住的那刘管事被人五花大绑着,嘴里塞着东西,压着往院子里走了,身后还有什么人也被绑着,看来是有人先下手了。

  谢令姜微微一笑,冷意顿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