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百二十九章:揭真相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九章:揭真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二娘子谢道聆眼睛微微闪过一丝光,果不其然,谢令姜说到底还是想告状吧!不过,就算祖母大家再怎么喜欢你?

  眼下,你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谢道聆想到这里心里头自然是有几分得意的,这么多年自己在府里头的经营,也不是白经营的,面上仍旧是大方得体的笑容。

  “还请长姊不必过于担心,只不过府里出了欺上瞒下,仗势欺人的刁奴,现如今,我早就将他处置了,正是我用人不察,才叫这刁奴做出如此之事。”

  谢道聆回答倒也算是滴水不漏了,而且体现出自己谦卑无比的态度。

  “这些日子长荣在府里头学习如何主持中馈,恐怕有不周到之处,没想到长姊慧眼如炬,一回来就瞧见了,以后长荣还要多多向阿姊学习呢!”

  “欺上瞒下?仗势欺人,只是不知道欺的是哪一个上,瞒的又是哪一个下?仗的是谁的势?欺的又是谁的人?”

  谢令姜声音不徐不缓,似乎听不出来情绪的浮动,只不过此时眼神极为平淡,却又暗藏锋芒。

  “长姊莫非有什么指教?长荣一定听从阿姊的指教。”

  谢道聆看上去愈发看上去愈发纤弱了,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弱势的状态。

  果不其然,那些奴仆婆子们都有些窃窃私语起来,三婶,四婶虽然没有说话,但眉宇间也感觉到了谢令姜,似乎不想将此事放下,而有些咄咄逼人的姿态了。

  孙氏伸手拉谢令姜,“长安车马奔波才刚刚回来,何必就要管这起子杂事呢?就让她们管着,以后日子还长着,再教导也不迟!”

  谢道聆听到这句话,心里更是得意洋洋了,没想到,就连祖母都帮自己说话了,谢令姜此时恐怕很是生气吧。

  谢令姜似乎仍旧是平淡的叙述一件事情,“刚才回来的时候先去拜见两位祖父,谁知两位祖父院子里头只有一筐最为普通的灰木炭?眼下天气渐冷,只见那管事得意洋洋的说道。”

  “府里头用物的人这么多,哪里有什么银丝炭到这儿来?”

  谢令姜明明没有用任何语调,可是谁都听出来这里的不恭敬已然达到了令人惊骇的地步!

  “谢六原本就是奉命伺候二位祖父的,所以对此产生了质疑,可没想到这管事又开口道。”

  “现在虽然还是两位先生是家主,可谁人不知?大将军才是继承人,才是真正掌权的家主,你要这样说也没办法,我们只知有大将军,不知你的两位老不死的先生。”

  谢令姜眼角眉梢都已染上了冷意。

  谢道聆浑身都出了一身冷汗,谢道聆哪里知道谢令姜,不但亲眼目见,而且亲耳听到了这些腌臜话。

  眉眼上的笑容也都淡了下来,孙氏大家整个人都有些发抖,“是吗?就是说我们几个都是老不死的,到底是谁的势力?这样厉害,伸手伸到了两位太先生的院子里头?屋里头的银丝炭都供给不足,只能用最下等的灰木炭?”

  一时之间,谢三夫人,谢四夫人,连同诸位娘子,这些奴仆奴婢们纷纷都跪了下来。

  谢道聆更是扑通的跪了下来,当即梨花带雨的开口:“谁能想到这恶奴竟做出这种事情?今年的银丝炭供给确实不足,但我已然派人将我们大房的份例,除了父亲那,都送到了两位祖父院子里。谁知道居然出了这种吃里扒外中饱私囊的畜牲呢?”

  谢道聆匍匐在地,双眸中绽放出无比的狠意。

  谢令姜淡淡的低头看去,便瞧见对方紧握的手指,似乎十分怨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