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百三十五章:流水宴中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三十五章:流水宴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二娘子谢道聆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止不住的有些下沉,走路的时候感觉身子都有些飘了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是这样的,没有底气,仿佛每一次对上谢令姜都好像无能为力似的。

  谢令姜从容地穿过围帘,被搀扶着下了马车,可能因为这两三年在外面的流离,她身姿愈发的清瘦,显得高挑起来了,此时站在那好像一杆直挺挺的青竹,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林下风骨。

  王七娘子王孟姜隔着远远的望了一眼,心里头别有一种忍不住的发酸和辛苦,那个在远处站着的女郎,好像和自己身前早就隔了一条越不过去的天堑了,她们已是天壤之别,再也不是同道之人了。

  虽然她们年少时也是知己好友,也曾经在学堂一起嬉闹学习,可如今既然有了这样的鸿沟,这心中的酸楚也就愈渐浓重了。

  终究是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王五娘子王孟晖,倒是格外的冷静,她本来就是旁支,要不是明里暗里谢令姜多多少少的帮衬,今日也没有什么资格机会站在这流水宴的宴会上,更不会有拿来和她比较的机会了,倒也没有什么自惭形秽的,因为差距就本来在这里也没有身边这位嫡出妹妹心里头的感慨万千了。

  谢二娘子谢道聆当着众人的面,也必须要装作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连忙带着一帮人上去,急匆匆的行了个不成规矩的礼节,“二娘见过阿姊。”

  谢令姜清冷的双眼微微的撇了一眼,被众星捧月般拥簇过来的谢二娘子谢道聆,“二娘今日真是好大的排场,只是未免有些小家子气。倘若银钱上或者人手差,史上稍有不够,只稍吩咐一声祖母加家,那边必定会派人前来的!”

  倒是毫不留情的赐教,但也并没有居高临下的傲气,反而愈见一种说不出来返璞归真的温和,不轻不重,不徐不缓的口气更叫人心里头,仿佛被重重一击似的!

  谢二娘子谢道聆当即脸色更不好看了,谢令姜这也太不给自己严密了,分明就是在这些旁人面前说自己到底只不过是个替代品,祖母大家还没有给谢二娘子谢道聆充足的人手,又是侧面说谢道聆这宴会办的太寒酸了,宴会还没开始,对方就已定了如此的基调,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谢二娘子谢道聆,强打了精神,瞪大了眼,满头珠翠愈发显示出她的慌乱,强自镇定的开口:“多谢阿姊关心,祖母大家也只是让二娘多练练手,肯定比不上姐姐周到,这两年山东进学,姐姐定然是受益匪浅。”

  谢令姜心里头忍不住有点冷笑,面上却照旧是毫无表情,倒是有些学聪明,还知道拿自己在外颠沛流离两三年说事情,只是不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倘若这谢氏大娘子的名声没了,难道谢氏二娘子得以安生吗?

  “不必赘言了,席面在哪里?刚才外面竟然还有郎君,毕竟是闺中女郎,还是没要过多与外男接触!不当是你该主持的,还是从家中请个长辈吧!”

  谢令姜摆了摆手,谢五娘子谢令和,这时方才慢慢的踱步过来,轻轻地唤了一句,“阿姊,我阿娘说也要过来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