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百四十九章:可真傻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九章:可真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这一辈子有拼尽全力去找过一个人吗?
  或者说。
  这辈子你为一个人拼过命吗?
  对于谢令姜而言,阮遥集,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
  她时常能想起永和九年的春光,少年坚毅的脸庞,以及小心翼翼递过来的手掌。
  她你常常能想起来,他亲吻她的手指,说他永远都会在她身旁。
  那样的少年啊, 是她生命里最美好的救赎,也是她不惜代价,穷极一生想要救赎的人。
  天昏地暗,战马早就精疲力尽,却也在同他的主人一起厮杀。
  少年坚毅的脸上满满都是肃杀,他手持双刃, 眼里似乎也染上了猩红色。
  屠杀,屠杀, 战斗, 战斗!
  周围已经横尸遍野,风沙已经和着血液翻腾。
  他撑着疲惫的身体,听到远方的马蹄声向着这里而来。
  崩溃啊,绝望啊,迷茫啊,困顿啊~似乎都没那么重要了!
  他又听见马儿长嘶吼的声音,他眯着眼仔细的去看,可是确实看不清,无穷无尽的疲惫仿佛要蚕食他的身体。
  他要倒下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阮遥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撑不住了吗?
  不,绝对不能这样。
  阮遥集提一提气,可是五脏肺腑都觉得格外的痛苦,好像在此之前遭受了数不清的重创。
  “阮遥集,你真是个傻瓜!”
  清澈的少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有人捏住了自己的胳膊,将自己狠狠地带上了马。
  阮遥集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下一刻便失去了意识。
  谢令姜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力气,但她相信, 在这心中有一种茫茫的信念,指引着自己,她一定能找到阮遥集。
  又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挫折,谢令姜终于发现了阮遥集的踪影。
  寒风凛冽,有胡兵冻得瑟瑟发抖,在这大漠的早晚,简直寒冷的,就像是最冰冷的冬天。
  “大人,这样冷的天气就算是那什么少将军,迟早也是冻死的下场,哥几个都冻的受不了了,为什么还要在这蹉跎时光?”
  “可别胡说了,我们的性命算什么性命?单于说了,单那阮孚一人,就抵得上我等五千将士的性命!切莫因为眼前这点小事,就耽误了大业。”
  那将士,似乎颇有些忌惮。
  “是,大人!”
  风沙似乎还在无边无际的叫唤着要撕碎一切。
  前路似乎还是迷茫不定的
  谢令姜似乎感觉了些什么,她牢牢地抱着阮遥集, 然后绕路离开。
  也许对于谢令姜而言,体内,或许存在着另一个天生属于战场的灵魂吧!
  又或者是嫡长兄谢寄奴的原因,让谢令姜除了有天下人倾慕的才华之外,更有着得天独厚的武功。
  谢令姜背着阮遥集,穿越了重重的风沙,终于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镇,没想到,即使是以为,荒无人烟的地方,也还有人活动的踪迹。
  谢令姜打量着这边的茅草屋,忽然想到,如果自己不来的话,阮遥集,是不是还会遇到那个宋袆小娘子?
  梦里的上辈子可真傻,居然会选择把阮遥集拱手让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