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百五十八章:竟是她?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八章:竟是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忽然间知道,对方对自己从来也没什么感觉,她心里头好难过。
  也许早就知道了不可能,只是内心不甘心罢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面颊,本来是想来见见主君。
  已经很久都没有靠近主君了。
  哪怕只是面对面的汇报,可单单和他同处一室, 她就欢欣鼓舞的不得了。
  她是少主的部下暗子,曾受命拜绿珠为师,学艺多年,后来一直都在为少主办事。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她在落拓不堪时遇见的主君,眼里从来都没有过她的存在。
  她只能悄悄地爱慕他,她也知道凭借自己卑微的身份不可能成为主君的大妇,但是哪怕是个侍妾, 或者见不得光的私宠,都好似是救赎,可偏偏,不是,也不可能是。
  她们私底下也猜测过少主的大妇是怎样的女郎。
  可是少主抱着这女郎出现的时候,她心里头还是免不了的辛酸和嫉妒。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郎,国色生香,玉雪生光,世所罕见,哪怕是天生丽质,有着绝艳姿容的师父绿珠,都不能与之相比。
  她的师父绿珠,妩媚动人,又善解人意,恍若天仙下凡,尤以曲意承欢,因而石崇在众多姬妾之中,惟独对绿珠别有宠爱。
  宋袆曾从绿珠学习吹笛,旁人也称赞她的容貌令人惊艳, 可是偏偏眼前女郎冰肌雪肤,娇花照水。
  她捂着心口,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此时此刻应该挪动脚步离开,可是偏偏又舍不得,只能够呆立在此地。
  羡慕的看着相拥的恋人。
  “阿兄,你好坏呀。”
  谢令姜决定打破这悲伤的气氛,因为她和阮遥集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候如此亲密过。
  阮遥集又一直是清冷如高丘之雪的郎君,此时此刻她真的是有些害羞啦。
  谁知道阮遥集声音有些嘶哑,更是贴着她耳朵道:“卿卿是我意中人,长安是我梦里人,令姜是我心上人,道韫是我掌上娇。”
  谢令姜的脸真的全红了,她半天都说不出来话了。
  “你……”你怎么这么坏啊!
  阮遥集却根本就不管,又亲了亲她的脖子,亲了亲她的锁骨,她的耳朵。
  “我的宝宝,我的卿卿,你是我的心脏,我的骨头,我的血肉, 我的命根子!”
  “回去我就向祖母大家求亲,卿卿,我要娶你,我要让你成为阮家大妇,让你成为我阮遥集唯一的妻,阮孚的夫人。”
  谢令姜身上止不住的有些发软。
  “阿兄怎么这样……”
  “怎么了?我的娇娇?”
  阮遥集的声音更加动情。
  “不正经的怪,怪不好意思的……”
  “怎么不正经了,我正经告白,正经说的……是不是呀,卿卿?”
  又闹了一会儿,谢令姜扭了扭身子,软软的开口。
  “都听阿兄的。”
  “这才乖嘛。”
  谢令姜这时才发现屏风后面站着一个人。
  她戳了戳阮遥集的胸脯,有些害羞的看着外头。
  阮遥集的声音恢复了几分清冷。
  “若无要事便退下吧。”
  宋祎微微呼吸了一下,而后平静的走了进来。
  “奴婢确有要事禀报。”
  谢令姜本是好奇的看了过去,可是忽然间又愣了愣。
  竟是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