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百六十二章:公主薨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二章:公主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外面各个都把南康长公主府里的大将军桓温都当做神佛对待,以至于桓二娘子桓玉霞如今都不知道跋扈成什么样子了。衡阳郡主这样的皇室郡主,此时也对桓玉霞多多追捧,想来亦是听了父王的话语,知道今上身体很不安康。
  最近谯国桓氏的喜事确实一桩桩一件件,南康长公主与桓温的长女桓伯子好事将近。这位出自谯国龙亢桓氏的嫡长女,比之她的姊妹桓玉霞而言并不如何出色,长到十岁被赐封郡主封号,但是并不讨喜,却最终成功与太原王氏联姻,联姻的对象是谢四夫人的嫡亲侄子,名辅王坦之的嫡次子王茂和,算是赫赫有名的政治联姻。
  说起这位太原王氏的王二郎或许大家有所不知,但是他的父亲王坦之年甫弱冠,便和郗超齐名,有“盛德绝伦郗嘉宾,江东独步王文度”之誉。现如今在会稽王司马昱身边,出任从事中郎,迁大司马长史,袭封蓝田侯。正是蓝田日暖玉生烟,炙手可热的时候。以至于太原王氏也是兄弟贵盛,当时莫比。
  “呵呵呵,莫非桓二娘子是忘记当年如何从建康走的吗?”
  走在先前的居然还不是那个陈郡谢氏惊才艳艳的嫡长女谢令姜。
  反倒是众人许久都没见过的另一人。
  曾经风光大婚琅琊王氏王相长媳王长豫的夫人裴九娘。
  王相王导终年六十四岁。成帝于朝举哀三日,遣大鸿胪持节监护丧事,仪式赠物的礼仪,比照汉代大司马霍光及安平献王司马孚之例。
  下葬时,晋成帝赐九游辒辌车、黄屋左纛、前后羽葆鼓吹、武贲班剑百人,自东晋中兴以来,没有可以同他相比的臣子。成帝又派使持节、谒者仆射任瞻追谥“文献”,以太牢礼祭祀。
  王导长子长豫二十岁左右就有很好的名声,侍奉双亲口头应承,神情和顺,深得父亲王导偏爱。
  王悦年少时,做过太子司马绍的东宫侍讲之一。明帝令其担任吴王司马岳的第二教育官“友”,后来又担任负责朝廷诏命的中书侍郎。或许因为新婚之夜未曾受到五石散的影响,倒是后来活的也还算安稳。不过此中之事,除了谢令姜也没有几人知晓了。
  “你?你是什么人?敢在我府上造次?”
  桓玉霞却是异常跋扈,今朝四大盛门“王谢桓庾”,琅琊王氏,陈郡谢氏,谯国桓氏及颍川庾氏。她们家排在首位。
  衡阳郡主则是心里一跳,她还记得那日裴九娘的婚宴现场的惨案,第二日建康城中不知道多少家都覆没了。
  王五娘王孟晖在角落里,几乎是亲眼见到谢令姜是如何手疾眼快的眼睛都不眨的一刀落下,然后王孟晖突然感觉劲风扫过,脖颈竟然被劈,眼前发昏,便晕了过去。
  王五娘迅速的后退了一步,她对这谢大娘子实在是有些忌惮。
  裴九娘莞尔一笑。
  “我是何人?闻喜裴氏之女,太原王氏的大妇。”
  “陛下有旨。”
  众人惶然跪下。
  “庐陵公主薨,陛下深感怆然。冬至之日,不许作乐。罢宴三日。”
  褒城侯府的衡阳郡主,会稽王府余姚郡主此时都是大吃一惊,俱是泪落如珠。
  “姑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