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百六十五章:添妆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五章:添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戴着帷帽的女郎从马车上下来,抬头望着这长江奔腾,又有群山连绵。

而后又看着这江曲处,实在是别有风情。

置身其中,分外有庄子,屈子归隐之意

右滨长江,左傍连山,平陵修通,澄湖远镜。

于江曲起楼,楼侧悉是桐梓,森耸可爱。

号为桐亭楼,楼两面临江,尽升眺之趣。

“女郎,此处何如?”

谢令姜登上楼,看那远方,芦人渔子,泛滥满焉。湖中筑路,东出趣山,路甚平直,山中有三精舍,高甍凌虚,垂檐带空,俯眺平林,烟杳在下,水陆宁晏,心中不觉有些惬意。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

“此处足为避地之乡矣。”

“这便是我谢家将来的基业。”

拢了拢身上的衣裳,春寒料峭,似乎有些冷,可是又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倒是有些未雨绸缪的味道,她不禁有些哂笑。

谢令姜悄无声息的买下了这里上千亩的土地,而后又风尘仆仆的返回了建康城。

阿兄经历了一场不见天日厮杀之后,京都还有一场不见刀光剑影的战争,等着她。

桓温北伐后,桓二娘子桓玉霞似乎又登上了舞台。

桓伯子的婚事如约举行,而令建康城渐渐有生气的是曾经的太子殿下,如今的新帝要大婚了。

迎娶的正是那位何氏的淑女。

提前去何氏添妆,众人终于见到经年未见的谢令姜。

彼时谢二娘子谢道聆正在谈笑,如今建康风光的娘子里自然有他,桓温如今也着重陈郡谢氏,而她,谢二娘子谢道聆,此时正是风光时候。

言语间大家谈起陈留阮氏的那位二郎君,如今史上最年轻的太傅阮遥集。

“谢二娘子,听说阮郎君是你嫡母的亲侄儿?”

好事的女郎前来,宽衣大袖,眉眼精致。谢二娘子谢道聆微微一笑,好半晌才想起来这位是高阳许氏许询的嫡女许芸姜,今年好像才十三,她摸了摸袖子上的金丝。

“听说令尊许玄度大人静心寡欲,不慕世利,更不想参与政治。朝廷一再请他出来做官,他都婉辞不就。没想到许娘子别出心裁,倒是独秀得很。”

许芸姜没想到在人群中长袖善舞的谢二娘子谢道聆居然忽然带着刺的这样过来刺了她一句。

她睁着一双无辜的眼,“好端端谢二娘子怎么说话带刺儿?我阿耶不喜欢当官是他不喜欢当官,可也不是我要当和尚,各个都说这陈留阮氏的二郎君,如今史上最年轻的太傅阮遥集真是了不得。你嫡母不是陈留阮氏的么?”

谁知道这从哪冒出来的许娘子竟是嘴上半点不饶人儿,大大方方的开口,反倒叫谢二娘子谢道聆显得有些促狭。

众人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等这个谢二娘子谢道聆说出答案,她们确实是对这个陈留阮氏的阮家郎君感兴趣,新帝登基,这位可是炙手可热的权贵。

还是应该要沉默是金,避免此时尴尬的场面。

正在这时候,穿着一身华袿飞髾,多折裥裙,裙长曳地,顾盼神采的女郎走了过来。

经年未见的女郎,此时长身玉立,真的是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

走到面前来,又不禁叫人感慨,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

不少女郎遥遥行礼,她们都知道这位久不闻世的女郎是陈郡谢氏嫡长女谢大娘子谢令姜。

桓玉霞本来如同高唐神女一般受众星捧月,她阿耶如今北伐中原,威势风头一时无两。但饶是如此,她此时看到谢令姜,心里头忍不住有些愤懑之余还有些畏惧。

“你跑出来做什么?”

谢令姜径自走到未来的中宫,如今的何家新娘子何法倪

面前。虽说因为康帝的缘故,此时制度依旧是按照迎娶太子妃的制度,但是何家娘子将来必然会被立为皇后。

这位柔弱的女郎,将来是多么坚强,在风雨飘扬的晋朝国祚衰微的时候,力挽狂澜,又在桓玄窃国后捶地哀拗痛哭啊。

史书里尚且记载着晋穆帝司马聃下玺书说:“皇帝向前太尉参军何琦(何法倪堂叔父)咨询:天地形成之初,就开始制定人与人的关系,于是有了夫妇,以此来供奉天地宗庙。与公卿商议,都认为应该遵循旧有典章。现在派使持节太常王彪之、宗正司马综,用礼物纳采。“

何琦回答说:“前太尉参军、都乡侯小臣何琦行稽首礼叩首再拜。皇帝下达美好的命令,在我家族中寻访婚姻,准备了数人供选择。我的堂弟已故散骑侍郎何准的遗女,从未间断过训导,衣着如常人。恭敬严肃地奉承旧有的典章制度。“

“臣女给娘娘请安。愿娘娘与陛下天作之合,长乐无极。”

恭敬行礼后。

谢令姜又命身后的白芍捧出来两个檀木盒子,一个是一对如意,白玉无瑕,另一个是龙凤宝钗。“这是作为闺中密友的谢家娘子所赠的添妆礼。”

谢令姜的恭敬有礼实在是令何家娘子何法倪太过吃惊。她已故的阿耶何准是当时的名士,品行高洁,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只想要做个懒散的闲官,能够自由自在地过自己的日子,可是伯父却汲汲经营,当初让自己入宫为太子妃时她内心就是忐忑,如今谁不知道桓温势大,陛下势力反而不及。

可,谢令姜实在同这些或是看笑话,或是冷眼旁观的高门贵女不一样。

中宫皇后无权,还比不上世家门阀的掌上明珠,千金女郎更金贵。

其他女郎争奇斗艳,兴致勃勃,却也真的没想到谢令姜居然姿态放得这样低。

桓玉霞心里头有些无语,谢令姜居然直接略过了自己,压根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她凭什么有这样的底气。

何法倪很是庄重,优雅矜持。

“多谢谢大娘子的添妆,天家怜悯小女赐福,哪里又称得上什么娘娘?”

“娘娘还是娘娘,这位阿姊是哪家娘子?我竟是从未见过?”

没想到许芸姜没有放过,直接过来孜孜不倦的询问。

桓玉霞一想,口不择言的开口道:“便是你这女郎痴心妄想的阮氏郎君的心上人,陈郡谢氏大娘子了。”

一语石破天惊。

(本章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