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547章 风流史

我的书架

第547章 风流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都要打仗了,还不着急?

我耐着性子道,“上神,打仗会死很多人的。”

“我又不傻,我当然知道。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打仗,不正好么?小仙姑,去打仗的都是一些心有不甘,有戾气的人。不管是神仙还是凡人,只要想步入仙途,最先摆正的就得是自身的心。想要证道,就得摒弃七情六欲,清除内心杂念。可你看看现在天界这帮小辈,他们利益熏心,除了比凡人寿命长一点外,他们与凡人还有何区别!打一仗挺好的,就当是帮天界清理不合格的神仙了。”

句芒的话有道理,但一旦真的打起来,被卷进来的就不止只有心术不正的神仙了,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似是猜到我在想什么,句芒继续道,“小仙姑,我知道你关心三界太平,可你的关心是没有用的。古神已经决定联合起来造天帝的反了,你找过去有什么用?他们会仅凭你说几句话,就听你的话,放弃打仗吗?小仙姑,说的难听点,你就是在瞎操心。”

我当然知道我劝不动古神,但我希望我能劝动云翎。就算这一仗到最后无法避免,我也不希望战争是云翎挑起来了。我不想让云翎去当这个罪人。

我道,“上神,我会尽我所能的去劝云翎。”

“你帮我拿回神源,我跟你一起去,不是更好?”

句芒昂着小下巴,一脸骄傲的对着我道,“小仙姑,别的先不提,就说在古神中的地位,本座不知道比你高出去多少,有本座陪着你去做说客,那帮家伙绝不敢轻视你。而且,退一步讲,就算不能说服那群人,本座也能帮你把那个叫云翎的带回来。他要是不听劝,本座就把他敲晕了给你带回来!”

话虽说的粗鲁,可表达出来的意思,我还挺满意的。只是……

我依旧犹豫,“上神,你魂魄和身体分离,这都是第二次了。这两次都是被一个人害的,而且这次对方还拿走了你的神源。对方这么厉害,我就是想帮你,我也怕我能力不足。上神,我应该打不过对方。”

“谁说她厉害了!”句芒厉声反驳,“小仙姑,你把黑龙叫来,黑龙能打得过她!”

句芒口中的黑龙是煜宸。当初跟句芒分开的时候,煜宸不是黑龙的事还没有爆出来。

我有些怀疑句芒此话的真实性。上次他也说不危险,只是从水里捞身体,可事实上我差点死那。句芒这个小老头一点也不老实,为了他自己也是会撒谎的。

我问,“上神,既然对方不厉害,那你怎么会连着折她手里两次?”

“我……”句芒神色有些尴尬,瞥我一眼,嘀咕道,“我那是因为粗心大意,上次是被她偷袭,这次是……”

句芒停了下来,似是有些难以启齿,犹豫了片刻才继续,“这次是我上当了。”

“上什么当?”我猜测,“是对方摆好了阵法,设下了陷阱,算计了你?”

句芒摇头。

不是吗?

我又道,“是对方请来了许多帮手,一群人对你发起围攻?”

句芒继续摇头,“都不是,是……是她准备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菜里放有蒙汗药,我一时没忍住,吃了。然后,中药了……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小仙姑,她不止拿走了我的神源,她还心肠歹毒的把我的衣服都扒了!这是什么?这是耻辱!小仙姑,你去帮我报仇!”

我难以置信的眨眨眼。

这是有多馋啊!

他都被人家暗算过一次了,这次是去找人家报仇的,他还敢吃人家做的饭?

我张了张嘴,犹豫了半晌,最后憋出来一句,“上神,你先把我家小侄女放了吧。”

清浅还被绑着呢。

句芒肉嘟嘟的手指头一勾,绿藤瞬间收回,不止清浅,那几只动物仙也都解开了。

我对句芒说,煜宸去天界找天帝了,等他回来,我们再帮他找神源。现在他先跟我走。

句芒自然没意见。

我抱着句芒,腾入高空,继续去往辽城。

路上,我按耐不住好奇心,打听了下他跟对方的恩怨关系。

句芒告诉我,对方叫徐姣姣,是一只活了千年的僵尸王。徐姣姣生前是个厨房,做的一手好菜。

说到菜,句芒眼睛都亮了几个度,吞了吞口水,“小仙姑,你吃过她做的菜,你才会真正的理解人间美味这四个字。我活了这么久,吃遍了这世间的美食,只有她做的东西最合我的心思。”

祭春,是古代一项非常重要的活动。在这一天,上到皇帝,下到黎民百姓,都会给春神,也就是句芒摆上贡品,以求这一年风调雨顺,无涝无灾。

句芒认识徐姣姣,就是通过一份贡品认识的。每年都有大量的贡品,句芒的嘴早就养刁了,不夸张的说,就连天上的美食,他都吃腻,不爱吃了。

那个时候他对人间的贡品已经完全不感兴趣,但职责所在,他还是随手拿起来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只一口,就俘获了句芒的心。

徐姣姣当时是皇宫御厨里的一位厨娘。句芒找到她以后,就变身一个皇宫里的护卫,时不时就去找徐姣姣要吃的。

“皇宫守卫森严,规矩还多,她根本不敢给我开小灶,我去找她十趟,她能答应给我做一次就不错了。而且做的还是最简单的清汤面,可难吃死了。”句芒抱怨。

为了可以吃上徐姣姣做的各种美食,有一天夜里,句芒终于忍不住了。他把徐姣姣打晕,偷偷带她离开了皇宫。

从皇宫出来后,徐姣姣终于自由了,可以随心所欲的研究新菜式。句芒就是她的忠实试吃员。那段时间句芒过得特别的满足。

“可好久不长,按照你们人类的算法,也就过了五六年左右,徐姣姣突然不给我做饭了。她开始天天生气,天天跟我吵架,她还哭,说什么她已经成老姑娘了,她脸上都有褶子了,她被油烟熏的都不漂亮了。反正她每天都有各种的理由不下厨房,不给我做饭!”

我听出点八卦的味道,赶忙问,“上神,你有没有搞明白她为什么突然不做饭了?”

“本座是谁!本座是春日之神,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我不知道比徐姣姣多活多少岁,我要是连她想什么都看不透,那我岂不是白活那么多年了!”

我嘴角止不住的上扬,“然后呢?”

我以为能听到句芒的一段风流史,结果却听到他说,“然后我就把她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