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583章 只为找你

我的书架

第583章 只为找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时候,我才真真实实的感觉到,煜宸还活着,我们两个都逃过了一劫。

我眼泪瞬时就下来了。

煜宸看着我,眸色温柔。他所有的温柔与耐心全给我了。

“我没事,别哭了。”

浑身都是血,身上都要没一块好肉了,这叫没事?

我心疼,同时又生气,“煜宸,你自己跳下来的?”

似是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这个,煜宸神色微怔下。

看到他这样的反应,我心里有了答案,已经不需要他回答了。

我生气的道,“你为什么要跳!下面是封魔大阵,是会死人的,你万一死了呢!煜宸,你答应过我的,你以后再也不会拿命去赌了,你为什么……”

“别生气了,我只是想找到你。”煜宸打断我,他看了眼我肩头的伤,黑眸中透出疼惜的光,“很疼吧?”

我瞬间破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并不是真的生他气,我只是心疼他。再者,我已经掉下封魔大阵,生死不知。他再跳下来,万一发生意外,那小思故和小思茕怎么办?总不能让两个孩子同时失去爸爸和妈妈吧?

这些话我没说,因为我太了解煜宸了。他会把孩子安排好,然后来找我。

“华荣,”这时男子突然开口道,“我没去找你,你反倒自己送上门来,你当着以为我不会杀你?”

“白老哥,咱俩是有一段时间不来往了,但咱曾都是小蕊儿的师父。那段日子,咱相处的还是十分愉快的。你干嘛老想着要杀我?”

华荣道,“还有,既然找到你了,那我就亲口告诉你一声,小蕊儿没有回来。小三和小五把她送出去后,她就再没有回来过。我身边跟着的那个是假的。”

男子不屑的轻笑,“华荣,如此拙劣的谎言,你以为我会信?”

“你爱信不信!”华荣道,“我现在跟我的蕊儿过的挺好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别再来打扰我们,否则白老哥,咱就只能兵戎相见,你死我活了。”

“华荣,我未正面与你发出冲突,只偷偷把人带走。这不是因为我怕你,我只是不想让蕊儿看到我们动手而已。她善良,看到教她的大师父和二师父动手,她定会伤心。”

男子道,“华荣,你要搞清楚,不是你在保护蕊儿,是蕊儿在保护着你!现在蕊儿不在这里,那我便没了顾忌。华荣,杀了你,我再去将蕊儿接回来。”

话落,男子打开玉骨扇。

扇面一打开,无数月牙白的蝴蝶从扇面中飞出来,蝴蝶萦绕在男子周围。男子一袭白衣,配上漫天飞舞的白色蝴蝶,看上去更像天上下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了。

看到白色蝴蝶,华荣眉头皱起,神情严肃起来,“白清绝,你来真的?!”

白清绝这个名字倒是与男子清雅绝尘的样子相匹配。

白清绝淡然一笑,“杀人,我从来都是真的。”

“白清绝,你既然要对我下死手,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华荣张开双臂,手臂一震,有芝麻大点的黑点从他身体里跳出来,个头是很小,但数量多。跟跳蚤似的,跳出来一大片。

这些小黑点落到地上,就变成一个个身穿黑色铠甲的士兵。

士兵们各个手拿兵刃,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冲锋。

我扶着煜宸站在华荣身旁,也就是站在了这群士兵与白蝴蝶之间。

分明只是两个人打架,却被他俩搞出了一副千军万马要打仗的架势!一旦打起来,白清绝和华荣肯定能在这群士兵和白蝴蝶之间自保,可我跟煜宸逃不开,就只能跟着遭殃了。

别最后他俩没把对方杀死,我跟煜宸成了两个倒霉蛋,被连累死了。而且煜宸伤势很重,需要马上疗伤,也没时间再留在这里耽误。

我对着白清绝道,“白前辈,华荣前辈说的都是真的,蕊儿没有回来,她还留在阳世。”

白清绝并不信我的话,“我与蕊儿有千年之约,就算她没有找到解开阵法的方法,她也会回来赴约。她走了这么多年,按照约定,她早回来了,是华荣不让她来见我!外乡人,你帮着华荣骗我,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选择。你即选择了华荣,那你便与华荣一同去死吧。”

就算我不选择帮华荣,他刚才不也是要杀我的吗?而且,我这叫什么帮,我说的分明是事实!

我继续道,“白前辈,蕊儿不是不愿意回来赴约,她也不是忘记了与您的约定,她是身不由己。她被现任天帝镇压在了寒潭水底,她没有自由,她出不来,所以才一直留在阳世,没能回来。”

话落,白清绝神色没什么变化,华荣却变了脸色。因为他是清楚的知道真正的蕊儿没有回来。

“你说的是真的?”华荣脸色沉下去,冷声问我。

我点头。

之前不知道他们与蕊儿的爱恨情仇,我不敢说。现在知道了他们全是关心和爱护蕊儿的人,那我就没什么不能说的了。并且,不仅要说,我还得要把我与蕊儿的关系说的亲近些。

我道,“华荣前辈,蕊儿与龙族人相恋,生下了一条黑龙。天帝借黑龙预示着灾祸发难,在蕊儿刚生产完不久,身体还未恢复时候,抓到蕊儿,把她镇压在了寒潭水下。我在阳世是一名出马弟子,开堂口的。黑龙是我堂口的仙家。我们虽然没办法帮蕊儿解开镇压的封印,但我们是有经常去看望蕊儿的。还有,蕊儿的相公现在就留在寒潭封印旁,陪伴着蕊儿。”

听我一口气说完,华荣的神色从震惊逐渐化为一副受了打击的颓废之色。

“她……她不止成了亲,她连孩子都有了?”

我看着华荣,点了点头。也就是梦楼生性单纯,要不,她可能连孙子都有了。

白清绝脸上的笑收敛,温润的气场随之收起,露出冰寒凌厉的棱角。

我以为他是终于信了我的话了,可没想到他却头一抬,蒙着白色绸缎的双眼,望向天空,冷声质问,“你来这里做什么!我记得我曾说过,你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我知道你讨厌我,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跑你面前找晦气。可你快把我家孩子弄死了,我总得来救他。”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从头顶传来。

我一怔。

这个声音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