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642章 儿子,永别了

我的书架

第642章 儿子,永别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紧握拳头,盯着袭来的蛇尾。

我要保护煜宸!

我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可蛇身却在将要靠近我们的时候突然停住了。接着,星星点点的金色光芒从蛇身中飞出来,金光汇聚在一起,形成一个模糊的女人身影。

女人身上带着强大的阳气,如冬日的暖阳,让人觉得温暖。一靠近,就给人一种很温柔很舒服的感觉。

虽然感觉不到女人的杀气,但我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这个女人不是翟小凤!

她是从翟小凤尸体里钻出来的没错,但她不是翟小凤!翟小凤是妖兽,她满身戾气,充满了杀戮,是不会拥有这样强大且令人舒服的力量的。

“别怕,”女人声音空灵,像幽幽山谷中的泉水作响,温柔且清澈。她道,“孩子,我送你们出去。”

我不知道女人是谁,更不知道她是否可靠,我刚要说不让女人靠近,就感觉到煜宸抱紧了我。

煜宸很信任女人,应声道,“多谢了。”

女人飘过来,把我跟煜宸护在怀里,托着我们两个飘向上空的火球。

火球此时已经没有火焰在燃烧了,它只是还没有完全熄灭,表面泛着一层红光。就像一颗快要烧完的煤球,马上就要熄了。

火球虽然还在,但中间的缝隙早就闭合了。

我不懂现在把我们送上去还有什么用,难不成这个女人还能把通道再打开不成?

我心里好奇的时候,就听到下方传来九婴的叫声,“这个女人……我记得她!她是白子期的老婆,当年白子期从这里离开,大凤被抛下后进行阻拦,就是她帮白子期打开的通道!她会解阵,别让她跑了!”

我一惊。

白子期的老婆?前任天后?!

九婴话落,白清绝的绸缎就向着我们缠了过来。

煜宸忍着疼,手结法印刚要抵抗。

这时女人柔声道,“孩子,不用你出手。我现在帮你疗伤,你保存力量,等进了封魔大阵,你好保护这丫头。”

说话时,绸缎和九婴都冲了过来,可他们却在即将要触碰到女人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更准确的说是他们被一道金黄色的结界给挡住了。

女人张开了一道结界,挡下了下方妖兽对我们的进攻。

听着下方妖兽攻击结界发出的砰砰巨响,我心里震惊。这就是前任天后的实力,哪怕她现在只是部分魂魄。

当年她与白子期游历三界,白子期帝王印里的妖兽精元全部都是她跟白子期一起战斗捕获的。她与白子期情趣相投,鹣鲽情深,且有着不输给白子期的修为与勇气,要不是被大凤算计掉进了封魔谷,她又怎么会早死!

我是从别人介绍白子期过往的话语中了解到她的,那时我觉得她是一位活的洒脱且热烈的奇女子,她有实力且有主意,她要生下千尘,白子期也无法左右她的想法。而在白子期找了别的女人后,她没做任何纠缠,只是自此再也不主动去找白子期。

我没想到有一天竟真的能见到她,更没有想到她是这样一个温柔的女人。

我胡思乱想时,前任天后托着我和煜宸来到了大火球旁边,她现在只是一抹残魂,模糊的连五官都显现不出来,所以她也不用做什么具体的动作。

她整个人就是一大片金色光芒,幻化出一个模糊的女人姿态,像抱婴儿一样,手臂环抱着我和煜宸。金色光芒边帮煜宸疗伤,边飘出星星点点的碎芒飞向大火球。

碎芒像是飞舞的萤火虫,一小只一小只的落在大火球上,很快就连成了一片。而在这片金光的正中间,一条缝隙正在缓慢的打开。

等到缝隙可以勉强挤过一个人,煜宸身上的伤也痊愈了。

女人再次开口,“孩子,你们去吧。”

她声音变得很虚弱,还有些喘。可见打开通道,消耗了她大量的力量。

煜宸抱着我飞向入口,我没忍住,问她,“您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不了,我只是一抹残魂,出不出去没有区别。”她拒绝我,等于是选择了死。

因为她会解阵,留在这里,这里的妖兽不会放过她。所以我和煜宸一离开,她就会自爆魂体,再一次魂飞魄散,消失在这世间。

当年,白子期曾与翟小凤有过约定。翟小凤擅长操控灵魂,她答应白子期,可以帮忙寻找并且修补前任天后的魂魄。现在前任天后从翟小凤的尸体里出来,可见这些年翟小凤的确在完成这个约定。她把修补好的前任天后的魂魄融进了她自己的魂魄里,现在她死了,前任天后才得以自由。

我看着她,试图劝她跟我们一起走,“您不想见白子期了吗?”

“不见。”她声音温柔,但却坚定,“从他娶季夫人开始,我与他就再没有见面的必要了。他爱我不假,可当他把这份情分给第二个女人,哪怕只是分出去一点点,我也不会再要他。丫头,做女人要骄傲,宁愿自己做主自己疼,也别给臭男人伤害你的机会。要是将来这小子做出对不起你的事,记住我的话,立马甩了他。”

她真是一位奇女子。

同时我也好奇,“您在翟小凤体内的时候,没有出来见过白子期吗?”

前任天后道,“没有。”

这时,煜宸带着我从入口挤了进去。

通道里一片漆黑,煜宸站在入口处,面向外面。他松开我,双膝跪地,对着前任天后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道,“母亲,孩儿就此拜别。”

初见即永别。

前任天后应该是没想到煜宸会叫她母亲,毕竟煜宸一直否定自己是千尘,并且她从未养育过他。突然听到煜宸叫她,金色光芒开始止不住的颤抖,一张年轻漂亮的女人容颜浅浅的在光芒中浮现出来。

她泪流满面,却满脸笑意,“儿子,永别了。”

话落,入口关闭,通道里变成一片漆黑。

煜宸起身,把我抱进怀里,他低头,将脸埋进我侧颈里,声音有些低,“林夕,我能感觉到她很爱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