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711章 捉妖人

我的书架

第711章 捉妖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阳世待的越久,我的心情就越沉重。煜宸也看出了我的纠结和难过,每晚都会发狠的缠着我。结束后,他会抱着我,在我耳边低声重复一句,“你说过的,不后悔。”

利用星儿让我吃醋,让我主动说出我绝不后悔,原来是在这等着我。他能有这样的安排,也就说明他一早就知道了阳世一定会不太平。

其实仔细想一下,煜宸知道这些天灾人祸与天界的神仙有关并不奇怪,煜宸已经恢复了千尘的记忆,所以上一次诸神大战对阳世造成的伤害,煜宸是一清二楚的。

心魔把我抓进梦境里,让我看到的那些人间炼狱,那些也全部都是煜宸的记忆。一旦打起来,三界会变成什么样,煜宸比我清楚。

我时常想问煜宸,只凭我们真的可以阻止白子期和厉南庚之间的大战吗?不依靠九凤帝姬,也不依靠千尘的力量,只凭煜宸和林夕真的能办到吗?如果阻止不了,等到大战那天,三界混乱,人间成炼狱,到那时,我们还能心安理得并且坚定的在一起吗?我们相爱没错,可我们能因为相爱就置三界生灵于不顾吗?

这些话到了嘴边,又通通被我咽了下去。仿佛不把这些话说出口,我内心就没有动摇一样。

煜宸会在我发呆的时候,用力把我抱进怀里,一言不发。

柳长生带我们走了许多地方,南方,北方,山村,城市等等,地方不同,但唯一相同的是每个地方都有人非正常死亡。我都怀疑柳长生是故意的,把我们往这些人间惨剧的地方引。

这天,我们到了一个山村。

进村时,正巧碰到村里有人出殡,抬着棺材的送葬队伍往后山走,村里有几个老人坐在街边,看着送葬的人群叹气。

“这世道也不知道是咋了,年纪轻轻,没病没灾的,这人咋说没就没了。”

“可不是没病没灾,”另一个老人道,“俺听虎子家的邻居说,虎子死的前一个晚上,怪叫了一整宿。直到公鸡打鸣,虎子才安静下来。而且虎子死后,虎子家里人都没停尸办葬礼,这不直接就安排下葬了。他二叔,你知道这是为啥不?”

被叫他二叔的那个老人也来了精神,眯着眼向说话的这个老人打听,“因为啥?”

“因为虎子死的蹊跷,那尸体都不成人样了,他家怕夜长梦多,尸体再出啥变故,所以才着急下葬的。”

这个老人道,“俺这是听虎子媳妇的娘家人讲的,虎子死后,他媳妇儿叫来娘家人帮忙,娘家人这才看到虎子的尸体,刚看到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虎子一米八大个的小伙子都被折磨成一副人干了,身体里的血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吃干净了一样,整个人就剩一副皮包骨。虎子媳妇吓得不轻,什么主意都没了。还是她娘家人给她出的主意,让她快点把尸体下葬,毕竟这种死的不干净的最怕诈尸。”

两位老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我们这群人都有修为,所以从他俩身边经过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把他们的对话一字不差全听耳朵里了。

老人所说的虎子的死状,倒是很像被什么东西给吸干了阳气。我们从魔界追来阳世,这一路追来就是为了抓住这个吸人精气的家伙,在这里终于发现了他的足迹。所以我就想着要不要向老人再仔细的打听一下。

我琢磨着需不需要的时候,胡锦月就已经走过去,蹲到了说话的老人身前了。

突然凑过去一个年轻人,老人们都被吓了一跳。

胡锦月眯眼一笑,他长得好看,这一笑妖娆妩媚,眼角眉梢皆是多情,旁边坐着的小老太太都看直了眼。

胡锦月笑着对老头说,“大爷,我们是一群捉妖人,是追一只吸人阳气的妖追来这里的。刚才大爷说的话,我们都听到了。虎子的诡异死状就是被人吸干了阳气。所以我们怀疑那只妖物现在就在你们村子里。”

听到胡锦月这么说,几位老人都愣了愣,随后一位老人站起来,举起拐杖对着胡锦月就要打,“你是哪来的骗子,骗钱骗到你几位大爷身上来了!俺们告诉你,俺们没钱!”

胡锦月赶忙站起来躲开。

我忙走过去,对着举着拐杖的大爷道,“大爷,我们不要钱。我们免费捉妖,为民除害,这是我们身为捉妖师的职责。我们就是想向大爷们打听一下,这附近还有没有人跟虎子死法相似?”

听到我们不要钱,大爷把拐杖放下,眯着眼睛看了我一会儿,充满防备的道,“真的不要钱?你们不会最后再跟我们算账吧?”

我举起手,对天发誓不要钱。大爷才终于相信了我。

他想了一会儿,道,“别的村有没有人死,俺不知道。但俺们村,虎子死后,村东头小二他娘突然就疯了,嘴里念叨着说什么仙家不是仙儿,全部不得好死之类的,反正都是些疯话。对了,小二他娘身上背着仙儿,她疯了以后,也没见那位大仙出来帮她治病。俺们都猜她身上背着的那位大仙儿可能已经死了,她受不住打击,才发了疯。”

谢过了大爷,我们按照大爷给的地址,找到了小二家。

就是一户普通的农家,生了锈的大铁门,一个不大的小院,三间平房。推开大门,就看到一个穿着短袖和蓝色裤子的农村妇女背对着我们坐在院子里。

妇女身前摆着一个洗衣服的大铁盆,大铁盆盛满了水,只不过满盆全是血水。妇女一只手抓着铁盆里的东西,另一只手拿着菜刀,一下又一下的砍下去。菜刀砍在骨头上,发出咔咔的声音。

边砍妇女嘴里还边念叨着,“死了好,死了好,死了干干净净一了百了。不用担心被吃掉,也不用担心祸患降临,娘带你们来,娘送你们走……”

越听我越觉得不对劲,我上前几步,靠近妇女后,我探头往她身前的大铁盆里看。

只一眼,我胃里就一阵翻腾,忍不住的弯腰吐了起来。

妇女的动作给人一种她正在杀鸡杀猪的感觉,可现实是,她面前的大铁盆里放着的不是猪肉也不是鸡肉,而是半截人类的尸体!

是个男孩,只有上半身,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体泡在大铁盆里,脑袋后仰,垂铁盆外面,脖子就正好架在铁盆上。妇女正拿着菜刀一下一下的砍男孩的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