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718章 前世的故事

我的书架

第718章 前世的故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跟云翎去重塑肉体之前,我回了一趟魔界。

我站在将军府外面,看着晋辉抱着小思茕上街买东西,看着清浅拉着小思故去学堂学法术。两个孩子从我面前经过,我痴痴的看着,却连叫他们一声都不敢。

云翎带过他俩一段时间,对这两个孩子也有感情,所以他并不反对我去跟孩子亲近,或者说去做最后的告别。

我没叫他们,没让他们注意到我,只是因为我不敢。我怕听到两个小家伙那声妈妈,我就狠不下心,我就舍不得为了别人去牺牲自己了。

别人的孩子是宝贝,我的孩子也是啊!我凭什么要为了别人一家可以幸福的在一起,而自己的孩子失去妈妈!

脑子里刚冒出这种想法,我就赶忙摇了摇头。

我舍不得孩子,舍不得煜宸,可再舍不得,我也只能向前走。

我在魔界待了一天,什么都没干,就站在远处看两个小家伙的日常。有点遗憾的是我没有见到煜宸,他像是没有回魔界。

到了晚上,两个孩子睡下,我又去了趟魔王宫,找魔王。

魔王是我的大师兄,从建立起这个关系那一刻起,魔王就对我非常不错。所以对他,我不需要隐瞒什么。我把现在阳世的情况,以及新神和古神的对峙都告诉了他,并提醒他多加小心,别让魔界卷进这场浩劫里。

魔王一开始阴沉着脸,直到听到我要牺牲自己,换回九凤帝姬。魔王再也忍不住了,大胖脸上露出悲伤的神色,“小师妹,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你再好好考虑考虑,你走了,煜宸怎么办?你的孩子怎么办?还有,师父怎么办?现在师父还下落不明,要不你先帮我把师父找到,然后你再去死?”

当初拜师时,我并没有很认真。傅炼说收我,我为了抱大腿就拜了。现在想想,我运气当真是好,遇到了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师兄。

我对魔王说我已经想好了。毕竟这个就不是个选择题,我相信不管换做谁,真到了这一刻,这种责任真到了自己身上,大家都是会这样做的。

魔王也知道我不可能改变主意,他叹口气,最后对我说,他一定会照顾好煜宸和两个孩子。

我谢过魔王。跟他告辞,往外走时,魔王突然叫住我,“小师妹啊,你还有没有话要说?”

这一问,还真有了一句。我回头看向魔王,道,“大师兄,麻烦你转告煜宸,如果我还记得他,我一定回来找他!”

一定回来!

我说这句话时,云翎看了我一眼,黑眸里带着一层浅淡的笑,好像我说的这句话有多可笑一样。

离开魔界时,我问胡锦月还要不要继续跟着我?

胡锦月想也没想就点头,“小弟马,你在哪,我就在哪。”

云翎也没说不让胡锦月跟着,于是我也没再说别的。

离开魔界后,云翎带着我来到了他位于山顶的神邸。

这是我第三次来这里了。第一次是在这里恢复煜灵的记忆。第二次是跟煜宸因为奶奶的事情闹翻分手。这一次是来送死。这里真的不是什么好地,每次来都没好事。

穿过前厅,来到书房。

云翎把手放在书架上,口中低诵几句什么。随着念咒,书架后面的整面墙发出轰轰的声音,墙壁开始旋转,露出一个密道的入口。

云翎走在前面,我和胡锦月跟在他身后进入密道。

密道并不长,走了大概两三分钟,我们就来到了一间密室。

密室的墙壁,地面以及房顶上都结出了一层厚厚的冰。而在结冰的地面上,正中间摆放着一副冰棺,正是当初的那副女鬼抱棺。

我看着棺材,问云翎,“女鬼抱棺能帮我重塑一具新的身体?”

云翎摇头,“不能,女鬼抱棺只能唤醒九凤帝姬的意识,而九凤帝姬的身体,御妖令会带我们找到。”

也就是说先让九凤帝姬醒过来,然后九凤帝姬操控御妖令,再去找身体。

我点头表示我知道了,又问云翎,那现在我该干什么?

“现在,”云翎突然拉起我的手,同时他另一只幻化出一把匕首,他看着我道,“现在该跟林夕说永别了。”

话落,云翎手中匕首对着我的手腕就狠狠的割了下去。

一阵刺痛袭来,鲜血顿时涌出。

“小弟马!”胡锦月冲过来,心疼的就要帮我治疗。

云翎抬手把他推开,然后拉着我走到冰棺旁,让我把血全部流进冰棺里。

我蹲在冰棺旁,把胳膊伸进冰棺里,让血流进去。

也不知道是失血过多的缘故,还是因为冰棺冷,反正我是觉得身体越来越冷,眼皮也越来越沉,意识开始模糊。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胡锦月在跟云翎吵架。

胡锦月骂云翎变得冷血了,竟然对我也下得去手,他不是喜欢我吗?喜欢我,怎么舍得伤害我!

云翎原本不想搭理胡锦月,直到听到胡锦月最后一句话,他才冷冷的回了句,“正因为喜欢,才不得不这么做。”

胡锦月问云翎,这么说什么意思?

云翎的解释我没有听到,因为我昏死过去了。

再醒来,是被一阵吵闹声吵醒的。

我挣扎了片刻,才吃力的把眼睛睁开。

入眼是一间简陋的小木屋,木屋里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我躺在床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屋顶的木板上写满了金黄色的咒文。

这里是?

意识到什么,我赶忙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果然!这里是九凤帝姬的记忆。我开始有前世的记忆了!

我穿着一身碧绿色的古代裙衫,而且这具身体看上去很小,大概十一二岁,身体还完全没有发育,胸前是一马平川。

九凤帝姬是个孩子?!

我正奇怪着,就听屋外吵闹的声音更大了。听声音像是一群孩子在欺负人。

“谁在外面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生气的喊了一声,然后翻身下床,跑到窗边,推开了窗子。

屋外是碧绿的草地,不远处有一个大大的水潭。此时水潭前面,有五六个孩子,每个孩子手里都拿着一枝桃花,他们围成一圈,正一边嘲笑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孩子,一边拿着桃花枝打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