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827章 与神交手

我的书架

第827章 与神交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果真年少轻狂,”厉南庚低头看着我们,冷声道,“你们竟敢来天界!我敬佩你们有此等勇气,但既已来了,那便别走了。”

厉南庚的脸依旧是个大灯,发出刺眼的亮光,让人看不清他的样貌。

千尘昂头看着厉南庚,神情冷漠,“当年没能与你交手,现在倒是有这个机会了。”

厉南庚像是刚发现千尘,他冷笑,“心魔,当年千尘太子惊才绝艳,若你真的是千尘太子,我许还能给你几分薄面,可你是假的。你只是千尘太子的心结,千尘太子的才情。你怕不是连万分之一都没有。凭你也配跟我交手?!”

听到厉南庚这样瞧不起他,千尘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勾唇笑了起来。他笑容邪气,有种肆意妄为的邪佞,“厉南庚,我到底比不比的上千尘太子,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话落,千尘手臂一扬。

随着他的动作,他身后凭空出现无数弥漫着黑气的飞箭,飞箭全部射向高空,直奔厉南庚而起。

厉南庚站在原地,动也未动,显然是没有把千尘的攻击放在眼里。

果然,还不等飞箭靠近厉南庚,便有天将从云层里冲了出来。

天将手拿双锤,怒目圆瞪,“无名小辈,竟敢对天帝陛下不敬,速速受死!”

话落,天将双锤撞击在一起。

轰隆一声,一道黄色雷电便从相撞的双锤中射出来。雷电打在一支飞箭上,紧接着,犹如导电一般,雷电从这一支飞箭迅速的传到它周围的飞箭上。眨眼间,空中的飞箭就全部染上了雷电。黑色的飞箭包裹着金色的雷电,全部停在了半空。

天将得意的晃晃脑袋,“现在这些飞箭已全部听我的号令。你们就死在你们自己的武器之下吧!”

话落,天将甩动手中双锤,双目圆瞪,神色透出几分的凶狠,“射死他们!”

随着他的下令,缠绕在飞箭上的雷电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接着飞箭便再次发出。

只不过飞箭射去的方向并不是我们,而是继续向着厉南庚攻击。

天将大惊,赶忙撞击双锤,发出雷电,试图将这片箭雨打落。可他越是攻击,飞箭飞行的速度就越快。

“怎么会……”天将惊愕之余还没忘记保护厉南庚,他大吼,“保护天帝陛下!”

随着他话落,云层迅速汇集到一起,厉南庚的身影再次隐藏于云层之上。

千尘不屑的挑了下眉,“乌合之众,凭你们也配挡下我的箭?!”

谁说他刚才没有生气了。他这不就是在出气吗?他把刚才对方说他的话全部还了回去!

我偷摸瞥了千尘一眼。

似是察觉到我看他,千尘转眸看向我,眸中闪着锋利的碎芒,“林夕,睁大眼睛看清楚,你师叔到底有多强!”

话音刚落,我就听到一阵惨叫声。

我一惊,赶忙抬头看去。

上空飞箭刺穿了云层!黑压压的云就像是一块黑色的海绵,被飞箭射穿打散,乌云碎成一块一块的。没了乌云的遮挡,上方的人也全部暴露在我们的视线里。

除了厉南庚和手拿双锤的天将外,上面还有十几位天将以及近百人的天兵小队。

此时云层被打散,不少天兵被飞箭伤到,发出惨叫,从高空坠下来。

天将们虽都没有受伤,但一个个也全部拿出了武器。他们将厉南庚围在中间,把射向厉南庚的飞箭打落。

厉南庚转头扫了眼被飞箭打散队形,显露出狼狈的天兵小队,然后低头看向千尘,道,“心魔,你倒是比我想的要强一些。”

千尘昂头看他,“我会让你知道不止是一些!厉南庚,放我们走,否则你会后悔。”

“狂妄!”厉南庚冷哼。

他抬起手,长袍挥动。

我只看到了他挥动下袖子,根本没看到他做了什么,接着,空中的飞箭就全部失去动力一般掉了下来。

千尘神色微怔,显然他也没有想到厉南庚随随便便一伸手就化解了他的攻击。由此可见厉南庚实力可谓深不可测。

可就算知晓了这些,千尘脸上也没有露出任何畏惧的神色,他黑眸闪着碎芒,唇角都不自觉的勾了起来,整个人透出几分的兴奋。

“看来今日可以认真的打一场了!”

话落,千尘双手结印,口中诵念法咒。

随着法咒念出,他身前突然凭空出现一团黑气,有东西从黑气中慢慢的钻出来。

待全部出现,我才发现竟是一张弓,一张通体漆黑,一人多高的巨弓。

只有弓,没有箭。出来后,巨弓就悬浮在了千尘身前。

千尘伸出手,轻轻勾起弓弦。他抬眼,挑衅的看向厉南庚,“厉南庚,认识这张弓么?传说中能杀神的射日神弓,今日正好用你这个神来试验一下,这张弓是不是真的可以弑神!”

“知我是神,还对我如此不敬。心魔,你将要为你的狂傲付出代价!”

厉南庚伸出手,一根通体碧色的毛笔出现在他掌中。

他手持毛笔,在空中随意的画了几下,一张与千尘手中一模一样的弓竟然就出现了!

厉南庚挥手,弓便乖乖的飞到他身前。厉南庚低头看向千尘道,“今日我就用你的武器来打败你。”

千尘看了眼他手里的毛笔,随后冷笑,“厉南庚,假的真不了,你手里的冒牌货怎么可能赢我!”

厉南庚语调平淡,就像是在叙述一个客观事实般,“心魔,这一世的一切都有规则,三界众生,万千生灵,无一不需要遵守规则。而这个规则就是神的命令!神说这世间太苍白,该有颜色,于是便有了花红柳绿。神说这世间太孤单,要有生命,于是便有了人类动物。心魔,神创造一切,而现在我就是那个能主宰一切的神!所以我创造出的射日神弓才是真的,你手里的才是赝品。”

厉南庚这番话,乍一听还真有几分道理。可仔细一想就会发现,他是有多么的不要脸!他这不就是在指鹿为马吗?他将自己视为一切的真理,三界众生皆要臣服听命于他。

白子期跟厉南庚不同。白子期是感情受挫,没有寄托了,才想着夺回天帝之位,让自己活着有点意义。可厉南庚是生性如此,他贪恋权势,刚愎自用,视他人如蝼蚁。他这种心理的人,怎么可能当得好天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