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881章 一点不吃亏

我的书架

第881章 一点不吃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哥哥?

哥哥!

我听到了什么!

我一脸震惊。

白清绝跟白子期有关系?

不止我惊讶,央金也张大嘴,那嘴巴张的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林夕,我……我有点懵了,”央金道,“上面那个大魔头在叫白子期哥哥吗?他俩是兄弟?对了,他俩都姓白,那他俩不会是亲兄弟吧?可要真是亲兄弟,为什么会一个是天帝,一个是魔头?一个爸妈生出来的,怎么能相差这么多?”

我摇摇头。

央金问的这些问题,我也想知道答案。

卫凰昂头看着上空,一双黑眸闪烁着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白子期和白清绝,“他俩都好强!”

我和央金的关注点是八卦,而卫凰的关注点是这两个男人实力到底有多强。

煜宸昂头看着上空的两个人,依旧是没有说话。

空中。

白子期眼眶窄了窄,杀气如刀从他的黑眸中刺出,“别这么叫我,恶心!”

相比白子期的一腔怒火,白清绝就显得淡定从容多了。

他唇角噙着一抹淡笑,很是友善和天真的问,“哥哥,你为什么讨厌我呢?大凤是谷里最漂亮的女人,我引导最漂亮的女人爱上你,帮她引你入谷,又让最漂亮的女人给你生了个儿子,你在我的帮助下,多了一个妻子和一个儿子,你难道不开心吗?你应该感谢我的,不是么?”

竟然是这样!

翟大凤是最早那一批被封印在封魔谷里的妖兽,几万年过去了,她早已经与外界完全隔绝,对外界的了解仅限于通天境里看一看。在这种情况下,翟大凤近乎疯狂的爱上了白子期。

听到翟大凤和白子期故事的时候,我就觉得翟大凤对白子期的爱来得挺突然的。毕竟天底下青年才俊那么多,只因为白子期年少英雄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他,翟大凤未免也太恋爱脑了。

现在这个真相总算是揭开了。

是白清绝故意在翟大凤面前不停的提白子期,才让翟大凤对白子期有了兴趣。被关在封魔谷里,翟大凤的生活就像是一汪死水,无聊乏味毫无乐趣,突然有一个像白子期这样优秀的男人闯进了她的生活,她自然很容易就爱上了。

之后,白清绝利用对白子期的了解,帮翟大凤设下陷阱,引白子期掉进封魔谷中。再后面的事,我们就都知道了。掉进封魔谷后,白子期失去灵力,忍辱娶了翟大凤。

现在听到白清绝提当年的事,白子期咬牙,下颚紧绷成一条线,眼底恨意汹涌。

“白清绝,你找死!”

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后,白子期手结剑指,他身后的‘金镜子’金光大方,镜面不停的变化着风景,最后画面定格在一座荒凉的石山上。

还不等我细看这座石山有什么特别,就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画面里的石山竟然炸开了。

碎石乱飞中,一颗巨大的黑色蛇头突然从山底探上头来,看上去就好像这条蛇之前被石山镇压在山底,现在石山炸开了,黑蛇重获自由便爬了上来。

说是蛇,但它身上却长着细小而密的黑色鳞片,随着他的游动,坚硬的鳞片反射阳光,每一片鳞上都有流光滑过。大蛇有着一双纯金色的竖瞳,像是两颗漂亮的金色猫眼石。

大蛇在‘镜子’里扭转了下庞大的身体,接着一双竖瞳望向镜子外面。就像是看到了白子期和白清绝,大蛇张开巨口,发出一声嘶鸣,然后蛇身扭动,巨大的蛇头就从‘镜子’里钻了出来。

从‘镜子’里出来后,我们才真正的看到这条蛇到底有多大!

巨大的蛇身盘着,在半空就像是一片遮挡住了太阳的乌云,强大到每一片鳞都感觉蕴藏力量。

从‘镜子’里看到黑蛇的真容后,卫凰就转头看向了煜宸。

“煜宸,你的真身不就跟这条蛇一模一样吗?白子期果真是你老子,只看你俩的真身就能知道你绝对亲生的!”卫凰道,“煜宸,打完架,你打算把这个爹认回来吗?其实认回来也没什么不好的,他本领高强,手里还有不少法宝,少一个敌人多一个爹,这笔买卖划算。”

认爹这是煜宸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吗?白子期厌恶煜宸,这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事了,煜宸也不可能放低姿态去讨好白子期。所以这俩人没希望和平共处的。

我边想着边转头看向煜宸。

煜宸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他昂头看着上空,语气平静,“我是王蛇,并且不是唯一的王蛇,这世上有跟我一样的黑蛇,不是很正常么?这跟血脉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煜宸突然收回目光,看向卫凰,“卫凰,解除黑龙的幻影后,你似乎还没有展露出真身,你的真身是什么?”

卫凰神色僵了下,他抬起头,再次看向上空,生硬的结束话题,“别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了,我们还是先关心关心战况吧。”

央金笑了下,她走到卫凰身旁,抱住卫凰的胳膊,“你又不是不知道三哥跟白子期不对付,你还让三哥去认爹。”

卫凰没理央金,只是斜了煜宸一眼,道,“别人开他的玩笑,他就揭别人的短,这张嘴还真是不吃亏!”

我们说话的时候,空中的两个人也没闲着。

黑蛇现身,白子期纵身一跃就跳到了黑蛇的脑袋上。接着他双手合十,口中边念诵咒文边拉开双手。

一柄闪烁着金光的长剑在白子期双手之间出现,待长剑全部出现,白子期伸手握住剑柄,手臂一甩,一道剑气就劈了过去。

面对剑气袭来,白清绝只随意的抬了下手,就将剑气击散了。

白清绝看着站在黑蛇上的白子期,唇角的笑放大,“哥哥,你终于认真了。早就该这样,不拿出全力,你怎么可能打得过我!毕竟你可是一次都没有赢过我!”

话落,白清绝手臂一挥,他身体周围的绸缎全部化作银白色的蝶,蝶群翻飞,完全遮挡住白清绝的身体。

片刻后,蝶群散开,一条纯白的大蛇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大蛇的眼睛依旧被一条绸缎绑着。

白蛇张开巨口,对着白子期发出一声嘶鸣,下一秒巨蛇向着白子期就冲了过去。

白子期站在黑蛇之上,手持长剑,毫无畏惧的迎战。

上空打的正凶。

地面上。

卫凰再次转头看向煜宸,“煜宸,我刚才说错了,跟你一模一样的这条黑蛇不是白子期真身,他是白子期的坐骑。”

煜宸转眸看向卫凰,“你到底想说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