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887章 魔帝

我的书架

第887章 魔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子期这是要!

我昂着头,惊愕的看着站在半空的白子期。

白子期身体周围的气越来越强劲,白气向上冲起,似乎要把白子期卷入上空的大火中一样。白子期的身影面容在白气中都变得模糊起来。

我看不清白子期的脸,但却可以听到他坚定决然的声音从白气中传来。

“弟子白子期,以仙体入魔!恳请诸天神佛魔君万妖见证,弟子愿以血为引,以骨为祭,焚烧神魂,永坠魔道,拜请魔帝蚩尤现世!”

随着法咒念完,白子期身体周围向上冲起的白气突然变成了血红色。更准确的说不是气改变了颜色,而是有血飘进了气里,被气带着冲入了上空的大火。

白子期开始全身出血,看不到伤口,但就是不停的往外渗血,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有血珠渗出来,源源不断,仿佛要流尽他体内所有的血。

听到白子期的咒文,白清绝瞪大眼睛,流露出震惊的神色。他盯着白子期,“白子期,你……你不可能做到的!你不可能请来魔帝!”

白子期没理白清绝,更准确的说现在的白子期没有精力搭理任何人。他咬牙硬挺着,许是疼的,他站立在白气中心点的身体不停的轻颤。

白清绝的不相信很快就被现实打破了。

一只紫色的巨手从白子期上方的巨大火圈里伸了出来。接着是巨大的肌肉紧实的手臂,然后是另一只手,另一只手臂。

大手抓住火圈,双臂用力的向两旁一扯,火圈瞬间就被扯大。

火圈变大后,一颗长着巨大牛角的紫色头颅就从火圈里探了出来。他的头往外钻,同时双臂向两侧用力,把火圈撑的更大。接着是赤裸的紫色上身,最后下半身从火圈中钻出,整个人才完整的出现。

我看着上空的庞然大物,震惊不已。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魔帝蚩尤吗?

他皮肤泛着紫光,下半身是马的身体,肌肉健硕,给人一种充满力量的感觉。上半身是人形,可他的身体背后却长着一对黑色的翅膀,翅膀收起,所以看不出大小。但依照他庞大的体型,这对黑色翅膀应该也不会小。

他脑袋上却长着一对牛角。一双眼大如铜铃,鼻子上挂着一个金色的鼻环。他双臂展开,上空燃烧的火环如见到了主人一般,全部涌向他。大火围绕在他身体周围,待火焰熄灭,他身上以及下半身的马体上就出现了火红色的盔甲。

蚩尤低头,一双赤红色的眸子看向白子期,声音洪亮在天地间回荡,“小子,是你唤醒的本尊?”

白子期已经非常虚弱了,他身体不停的发抖,摇摇晃晃的,一副随时可能从半空摔下来的样子。他浑身都是血,并且就算现在蚩尤被召唤了出来,蚩尤不需要他的血了,他身上的出血也没有停止,血滴沿着他的垂下的手臂,从他的指尖低落。

白子期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吞了吞口水,吃力的抬起手臂,指向白清绝,嗓音沙哑的道,“杀了他……”

闻言,白清绝神色一僵,与我们打到现在,他第一次露出类似惊恐的神色,由于害怕,他绝色的脸变得都没那么精致起来。他脚步后移,是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可下一秒,就听到白子期又虚弱的道,“杀了他体内的四眼魔童。魔……魔帝,天下魔物皆听你号令,不伤他,只杀他体内魔童,这对你来说不难。”

如果说盘古大帝是众神之父,女娲大帝是人神,巫祖大帝是妖神,那蚩尤就是天下魔物的神。当年蚩尤手下有九大名将,各个都是手眼通天的大魔头。他被誉为魔帝,不是没有依据的。

现在的魔物,我们看着十分厉害,可在蚩尤眼里,这群魔物就是一群刚断了奶的娃娃,只配跪在地上叫他祖宗。

听到白子期这么说,白子期的神色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蚩尤铜铃般的眼睛眯了眯,泄出一股子煞气,神色不悦的对着白子期道,“小子,你这是在教本尊做事?!”

白子期没了力气,已经撑不住了。他落下来,脚刚着地,他的身体就猛地晃了下,然后腿一软人就摔坐在了地上。

他张开口,还未说话,就先喷出一大口的血。

他双手称地,咬着牙对蚩尤道,“魔帝,我坚持不了太久,你动作快点。完成之后,你还有时间去看看现在的三界,否则你这样消失,岂不是白出来一趟?”

白子期这番话把我听懵了,我不解的低声问道,“蚩尤不是已经被召唤出来了吗?他还会消失?”

煜宸抬手指向蚩尤的胸口,“看到那把断剑了吗?”

我看过去。

白子期之前折断的那柄残剑此时正镶嵌在蚩尤的心口上。

煜宸道,“那是蚩尤身上的一块骨头,白子期就是用那块骨头把蚩尤召唤出来的。这有些类似你们人类的请仙。道士请仙上身,仙家实力的强弱与战斗时间的长短都与道士自身的修为有关。现在白子期已经重伤,他体内灵力所剩无几,他无法让蚩尤长时间存在。”

煜宸解释的很仔细。

听明白后,我不仅有些失望。

我还以为魔帝来了,封魔谷里的妖魔就都不是问题了。我们不用再担心妖魔们逃出去,可结果我只是白高兴一场。

许是觉得白子期话说的有道理,蚩尤转头看向了白清绝,他赤红色的瞳孔射出锐利的寒光,猛然高声喝道,“还不滚出来见本尊?!”

一声令下,白清绝就像是被什么控制住了一样,身体突然诡异痛苦的扭曲起来。白清绝双手抱住眼睛。

“啊!停下来!我求你了,停下来!”

他边大叫,身体边向着地面冲去。

砰的一声,他摔在地上,紧跟着又弹起来,又狠狠的摔下来。他似是想通过身体其他地方的疼痛来分散对头疼的注意力。可他失败了,不管他如何折腾,他捂着双眼的手都没有松开。

直到他伤痕累累的倒在地上,直到有血从他捂着眼睛的指缝里流出来,他才喘息着停下。

白清绝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接着一股黑色的煞气就从白清绝的身体里飘了出来。

煞气如飘在空中细小的黑沙,这些黑纱凝聚在一起,最后化成了一个看上去五六岁大的男童。

男童现身后,立马双腿跪地,对着蚩尤叩拜,“弟子魔童拜见魔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