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41章 说的明明白白

我的书架

第41章 说的明明白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是真有问题,不更应该现在就去吗?我爸还在葬礼现场,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像是看穿了我心里所想,煜宸道,“你爸不会出事,葬礼也没问题。有事的是你。”

我心猛地一跳,“我怎么了?”

“你现在快臭死了。”煜宸一脸的嫌弃,“去洗澡。”

我抬起胳膊,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一身酒气,的确不太好闻。煜宸是动物仙,嗅觉比我灵敏多了,也真是难为他,跟我在一辆车里待了这么长时间。

我道,“我现在去洗澡,洗完澡,我们就过去吧。”

煜宸没说话,我以为他同意了,离开房间,去浴室快速的冲了个澡。

洗完澡,回到房间,煜宸躺在床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我走过去,推他,“煜宸,我们出发……啊!”

不等我说完,煜宸长臂一揽,把我抱进了他怀里。

他从我背后紧紧的抱着我,我的后背紧贴着他的前胸。他身体微微弯曲,头埋在我的后颈,亲密的姿势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跟他在一起,再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可那是以前。

现在,我不想让他抱,甚至不想靠近他。

我挣扎着要从他怀里出来。

煜宸抱我更紧,声音带着睡意,迷迷糊糊的道,“别动。”

他跟平时一样与我亲近,我顿时一阵心酸,更加用力的把他推开。

煜宸被我推醒,他睁开眼,不满的看向我,“你干什么?”

我本想怼他一句,抱着我,不恶心吗?可转念想到我惹不起他,只好咽下这口气,对着煜宸,尽量平静的道,“煜宸,你怎么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呢?你拒绝了我,还骂我恶心,你不觉得你现在的动作跟你昨晚说的话,自相矛盾吗?”

煜宸看着我,神色平静的道,“还在因为这个生气?”

我难道不该生气吗!

他无所谓的样子,就好像是我在无理取闹一样。

我心里的火越烧越旺,狠狠的瞪着他。

见我生气,煜宸轻笑一下,一双好看的眼睛注视着我,问,“那你向我告白,是真心的么?你是真的喜欢上了我,还是因为得知我救了你爸,你对我心存感激?”

我的确是因为他对我好,我才慢慢喜欢上他。一开始,我把他当异类,就算有了亲密的关系,我在心里也告诉自己,我和他不一样,不可能在一起。

可后来,我越来越关心他,越来越想靠近他,我想了解他的过去,我想跟他在一起。当我直面自己内心的时候,我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喜欢上他了。

人生短短几十年,而且煜宸已经明确的告诉过我,我这一辈子都不能离开他。既然要在一起过一辈子,我何必还纠结煜宸跟我是不是同类,只要我喜欢他,这就够了,不是吗?

我想通了这一点,才向他告白,结果在他眼里,我就只是因为对他心存感激。

我想解释,可话还没说出口,就听煜宸又道,“因感激而来的感情太脆弱,我对你好,你就喜欢我,以后我对你不好了,你立马就会把对我的喜欢收回。”

“可我喜欢你,不是因为感激……”

“不管因为什么,我都不要。”煜宸打断我的话,看着我,明明白白的说,“林夕,我只要你这个人,你喜欢我也好,讨厌我也罢,我都不在乎。以后也别在我面前谈感情,你是人类,我是仙家,咱俩能有什么感情?!”

我算是听懂了,他不要我的感情,只要我的身子。我们的关系,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炮友。

我的心又酸又涨,委屈极了。我想过煜宸喜欢我,也想过煜宸恨我,可我就是没想过煜宸只把我当成一个纾解他欲望的玩意儿!

眼眶里蓄满泪水,我不想让煜宸看到我哭,抬手擦掉眼泪,道,“你给我下血咒,是为了能控制我,避免以后我不让你睡?”

“你都知道了?”煜宸抬手,捏捏我的脸,唇角勾着浅笑,亲昵宠溺的动作,说出的话却让我遍体生寒,“只要你乖乖听话,血咒就不会发作。”

以前我不信煜宸会害我,所以即使从李凤娇嘴里得知煜宸给我下了血咒,我也没有勇气质问他。可现在,知道的真相比我以为的,还要伤人。

我握紧拳,含着泪,问,“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了给你媳妇儿报仇?”

提到他老婆,煜宸脸上的笑消失,他看着我道,“杀人偿命,难道不应该么?在这世上,你的家里人可都还活着,别因为知道了点什么,就做出傻事。”

他,在我家里人的命威胁我。

久违的,对煜宸的恐惧,涌上心头。

动物仙记仇,一旦开始报复,必让仇家家破人亡。这种事已经多得不能再多了。

我道,“我听话,你别伤害我家里人。”

煜宸轻笑一下,张开胳膊,“过来,睡觉。”

我身体僵了一下,然后才慢慢靠近他,躺进他怀里。

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舞厅的小姐,人家需要了,我就得过来,没有权利拒绝,更没有自尊。

我躺下后,煜宸双臂抱住我,他侧头,轻咬一下我的耳垂,声音带着诱哄的味道,“别胡思乱想,我还会跟以前一样对你,我们还跟以前一样。”

我没说话,只觉得满心都是难过。

要是在我没爱上他之前,我知道这些,也许我真的可以对他的态度和以前一样,毕竟双方都没有感情。可现在,我有感情了,我成了卑微的那一个。

眼泪从眼角滑落,我抬手擦眼泪时,突然看到手腕上的金镯子闪了一下。

金镯子是云翎给我的,他给我戴上之后,我用了各种方法都摘不下来,而且煜宸看到金镯子也没说什么,于是我就没再管,一直戴着了。

现在看到金镯子,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云翎,他是正神,他应该有办法帮我。

这时,煜宸的大手沿着我的胳膊,一路滑下,摸到我手腕上的金镯子,他低声道,“云翎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他再出现,你就立马叫我。别跟他单独相处,听到了么?”

我都怀疑煜宸是不是会读心术了,我刚想求助云翎,他就跟我说这样的话。我哪敢反驳他,点头说知道了。

听到我回答,煜宸扭过我的脸,让我面对他,他低头吻下来,“真乖。”

吻的极其温柔,像是在奖励我听话,又像是在安抚我的情绪。

他这种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做法,更加让我觉得难堪。

只有完全不在乎,才能干出这种事来吧。他真是把我当一个供他取乐的玩意儿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我和煜宸出发去我小姨家。

小姨家在农村。

进了村,远远的就看到小姨家的大门和墙上挂上了白布,大门外的摆着烧火做饭的大锅,旁边摆着两张桌子,男人一桌,女人一桌正在闲聊。

我下了车,带着煜宸往小姨家走。刚走到大门,一个女人突然叫住我,“是夕夕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