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44章 恋人

我的书架

第44章 恋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表哥说,小表哥睡在小姨的棺材里,他们发现后,就立马把人拉了出来。可人出来后,却怎么都叫不醒。

小姨夫害怕小表哥出事,就让大表哥赶紧去请村里的吴瞎子。大表哥刚出门,就遇到我了。

说着话,我被大表哥拉进灵堂。

小姨夫正在给小姨烧纸,一边哭一边求小姨放过小表哥,小表哥是她的亲生儿子,她就是心里再有怨,也别害她自己的孩子……

小表哥躺在地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除此之外,灵堂就没其他人了。

大表哥对我说,小表哥出了这样的事,村民们都怕被缠上,就都走了。

看到大表哥把我带来,小姨夫眼睛一瞪,骂道,“让你去请吴瞎子,你把她找来干什么!都别跟着添乱了,行不行!”

“爸,”大表哥道,“吴瞎子没真本事,他那都是骗人的。小夕身上有仙,我们就让小夕帮忙看看……”

“吴瞎子是骗人的,那她就有真本事了?白天她还说今晚咱家有血光之灾呢,这都半夜了,你们谁出血了?”

“小表哥出血了。”

小姨夫话音刚落,我就看到小表哥七窍开始往外流血。随后,他身体也抽搐起来。

“小亮!”大表哥跑过去,按住小表哥抽搐的身体,一脸担忧的看向我,“小夕,小亮这是怎么了?”

煜宸不在这,我哪知道是怎么了!

看到小表哥出血,小姨夫也终于信我了,看着我道,“夕夕,是小姨夫有眼无珠,你可千万别生小姨夫的气。你小姨活着的时候对你最好了,你看在你小姨的份上,也要救救你小表哥。”

“小姨夫,你放心,我一定尽力。”

小表哥抽动的越来越厉害,嘴巴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但却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

我也不敢耽误,点了三根香,唱起帮兵决,可刚唱到一半,躺在地上的小表哥突然站了起来。

他不是像活人一样慢慢站起来,而是身体挺的直直的,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他睁开眼,因为眼泪在流血,他一双眼血红,恶狠狠的盯着我。接着,他抬起胳膊,向着我就扑过来。

我吓了一跳,转身就跑。

可醒来的小表哥速度极快,我还没跑几步,就被他追上了。他伸手掐住我的脖子,从咽喉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牙齿紧咬着,混合着往外涌的血,吐出含糊不清的一个字,“死……死……”

是,我小姨的声音!

小表哥这是被附体了!

我被掐着脖子,很快就感觉到了窒息。我用力往外掰小表哥掐着我脖子的手,眼睛瞥向小姨夫,吃力的道,“救……救我……”

小姨夫和大表哥都被吓傻了。俩人瘫在地上,浑身发抖,就差昏过去了。

怼我的时候挺厉害,现在出事了,一个比一个没用!

掐着我脖子的手还在用力,我眼前开始发黑,张大嘴拼命的呼吸,但却吸不到任何的空气。五脏六腑都因缺氧而疼起来,我痛苦的挣扎,觉得自己真的要被掐死了。

“煜……煜宸……”生死时刻,我脑中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

不管煜宸爱不爱我,在我心里,他都是我最信任的人。

因为被掐着脖子,我声音非常的小。我生怕煜宸听不到,拼上最后一丝力气,刚想要大叫他名字的时候,我就感觉我的身体猛然一轻。

是被上身了。

接着,‘我’抬起手,手掌在小表哥额头拍了一下,同时口中快速的诵念着什么。

“啊!”

小表哥像是受到了什么猛烈的攻击,惨叫一声,松开我,转头就向大门跑去。

‘我’手一挥,大门砰的一声关上。

然后,一个男声从我口中说出来,“还不走?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你当真要害死他不成!”

不是煜宸!

我愣了下。

这个声音,是云翎。

云翎控制着我的身体,一步步走向小表哥。

小表哥像是很怕他,身体缩在地上,像只猫一样,用手去挠门。他咽喉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有血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就跟在哭一样。

云翎道,“你已经死了,阳世的一切都与你已无关,现在就走。否则,本仙让你魂飞魄散!”

小表哥呜呜呜的叫着,不再挠门,身体规规矩矩的跪好,开始给‘我’磕头,像是在求什么。

“本仙在此,自然不会让邪祟再害人,”云翎道,“你放心走吧。”

小表哥又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身体一软,瘫在了地上。

云翎转身看向小姨夫,“去准备黄纸,朱砂和公鸡血。”

小姨夫吓得还在打哆嗦,大表哥先反应过来,对着‘我’磕了一个头,然后赶紧跑出去准备了。

大表哥出去后,云翎就离开了我的身体。

我感觉身体一沉,接着疲惫感袭来,跟跑了一场马拉松似的,两条腿止不住的打哆嗦。云翎伸手扶住我,我才没摔在地上。

我一边喘气,一边抬头看他,“你……你怎么来了?”

“我来救你。”云翎手臂环住我的腰,用力的一揽,就将我整个人揽进了他怀里。我的前胸紧贴着他的前胸,他低头看我,笑得痞气,“这是第二次了,你打算什么时候以身相许报答我?”

说话时,他的另一只手沿着我的脊椎骨上下滑动。白皙圆润的指尖犹如带着电流,弄得我的身体更软了。

我红着脸瞪他,“你别闹了!”

我本来是想发火的,可身体无力,声音也软绵绵的,说出口之后,连我自己都吓一跳。声音轻颤着,微喘带着几分的娇气,活像是在对他撒娇。

云翎微怔一下,稍后一脸痞笑着道,“难不成后背是你的敏感地带?除了后背,还有哪?嗯?告诉我,我让你舒服。”

我要羞死了。

他到底是什么神!什么神这么不正经!

这时,大表哥拿着东西跑进来,看我和一个陌生男人抱在一起,他先是愣了下,稍后试探性的问我,“夕夕,这位就是你身上的仙家爷爷吗?”

云翎是古装的打扮,穿一身月牙白的华服,华服上用金丝银线绣出龙腾云海的图案,他脖子子挂着一个金项圈,金项圈上镶着一颗鸡蛋大的宝珠。宝珠也是月牙白的颜色,细看能看到其中有银色流沙的流动,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

他一头黑缎一样的长发,用金镶玉的发冠束起,周身珠光宝气,贵气得不得了,再加上长得帅,气质卓然,一看就知不是凡人。

云翎看向大表哥,非常自来熟的道,“叫仙家爷爷多见外。大表哥,我叫云翎,你叫我云翎就好,我是夕夕的……”

“大表哥,你快把东西放下,救人要紧。”我打断云翎的胡说八道。

大表哥忙点头,走到桌子前,把东西一一摆好。

我回头看云翎一眼,“你差点把我大表哥吓死。”

刚才大表哥脸都被吓白了。

“这有什么好害怕的,”云翎道,“你是我的女人,那你的家人,自然就是我的家人。我跟着你叫没毛病,他们得早点习惯。”

他说的理所当然,我听得是一脸懵逼。

“我,我什么时候成你的女人了?”

“迟早的事,”云翎痞笑着,“要不解决了这里的事,咱俩就找个地快活去?”

小姨夫刚要站起来,听到云翎这番话,脚一滑,又坐到了地上。

大表哥低头摆东西,努力表现出一副他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

我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真的是正神吗?”神不都应该高高在上,受人膜拜吗?哪有神是这样的!

像是看穿了我心里在想什么,云翎拉起我的手,放到他唇边轻吻一下,随后声音诱惑的道,“我是神,但我愿意放弃神位,只为来到你身边。”

他注视着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满含情愫,仿佛我是他深爱已久的恋人一般。

面对这样肉麻兮兮的目光,我竟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