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76章 养小鬼

我的书架

第76章 养小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粉丝?

我就说那个男孩看上去眼熟,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现在听刘思彤说他是明星,我才猛然想起来,那个男孩全名叫萧寒,是创造新星代第二期的明星学员。

他在节目里走的是高冷人设,没想到现实里却这么软萌。

古菡不追星,当下一脸疑惑的问我,“他是明星?很有名吗?”

“当然有名,”不等我说话,刘思彤抢先道,“我们家寒寒在创造营里被评为最有实力的选手,他以第三名的优异成绩被星途签约,成立阳光男孩组合,现在他的新专辑正在筹备,而且公司还帮他接了一部戏,他马上就要进组了。我们小雪花永远支持寒寒。”

古菡显然没听懂刘思彤说了点什么,她一脸懵,“小雪花又是什么?”

我解释,“就是萧寒粉丝团的名字。刘思彤,你还是说说你的事吧,你怀里抱着的到底是个什么?”

刘思彤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是……是只小鬼。”

刘思彤说,她非常喜欢萧寒,作为萧寒的狂热粉,萧寒的每一次活动,她都必到现场。越是喜欢萧寒,她就越不满足只能在舞台上看到他,她开始跟踪萧寒,查到萧寒的住处,给萧寒寄礼物。可慢慢的,这些也满不不了她对萧寒的渴望了。

就在这个时候,粉丝群里有人说,他会一种邪术,可以控制人的思维,让另一个人爱上自己。粉丝群的管理觉得那个人是个骗子,就把那个人踢了出去。但刘思彤已经迷恋萧寒成痴,为了能得到萧寒,刘思彤决定试一下。

她加上那个人的好友,问那个人应该怎么做?

“他告诉我,要找到一个九个月胎死腹中的新鲜的婴儿尸体,然后放干婴儿的血。收集想要控制的人的头发,手指甲和眼泪。把头发和手指甲燃烧成粉,再用眼泪和血调和。接着用调和出的墨汁做颜料,把想要控制的人的名字纹在心口。最后再把婴儿供奉起来,这个仪式就完成了。”

我听得目瞪口呆,转头看向古菡,“还有这么血腥的仪式?”

古菡点头,“以前有一个信奉邪神的宗教,他们的教徒会用这种仪式来祭祀邪神。不过,这个宗教早就被灭了,仪式也都失传了。我师父跟我讲这个宗教,都是当传说讲给我听的。”

说到这,古菡眼睛一亮,一脸兴奋的问刘思彤,“你还有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吗?除了这个仪式,他还有没有教过你别的仪式?”

刘思彤被吓到,连连摇头,“没有了,我发誓,我不知道他们是个邪教,我也不是他们邪教的成员……”

在正常人的脑子里,正邪不两立,像古菡这种正统出身的道士,肯定非常厌恶那种残害世人的邪教。刘思彤很显然是担心,古菡误会她是邪教成员,而不管她。

我只想对刘思彤说,孩子,你想多了。古菡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瞧她这一脸兴奋的样子,搞不好是想学那些邪教仪式。

“太可惜了,我还想学来着。”古菡失望的道。

我,“……”

你还真想学啊,你个道观里长大的道姑,不清心寡欲也就算了,好奇心怎么还这么大!

刘思彤搞不明白古菡的态度,有些懵了。

我对着她道,“你别理她,接着你说的事。我看你年纪也不大,仪式需要的东西,你是怎么搞到手的?”

尤其是九个月新鲜婴儿的尸体。怀孕九个月的婴儿即使生出来也是可以存活的,这个尸体,她是从哪弄来的?

刘思彤咬了咬下唇,像是不想说。

我道,“刘思彤,你想清楚,这件事已经关系到了你的性命,你要是还有所隐瞒,那我们也帮不了你。”

“是……是我同学给我的……”

刘思彤说,她有一个同学怀孕了。现在大学生可以结婚,所以她同学怀孕后,原本是想着结婚的,可后来两个人闹矛盾分手了。她同学那时候怀孕八个多月,就想去做引产。

去了医院,医生说月份太大,不给引产,并且八个多月的胎儿,即使引产出来,也有可能存活。

她同学不想要这个孩子,于是就自己偷偷买了堕胎药,在宿舍里把胎儿给流了出来。

“大师,孩子生下来就是死胎,所以我才拿来用的。”刘思彤道,“后来,我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剩余的材料都收集到……”

材料收集好后,她就完成了整个仪式。

完成仪式后的一段时间,她的生活并没有任何变化,就在她以为自己被骗了的时候,萧寒主动联系上了她。

“再后来,我跟萧寒越走越近,我俩开始约会,他对我是言听计从,我真的非常幸福,直到三个月前……”

三个月前,有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光着身子的婴儿叫她妈妈,婴儿说他很冷,想要妈妈抱抱他。

第二天醒来,她就发现原本放在桌子上的玻璃罐,跑到了她怀里。

“一开始,我只是做梦,梦见他让我抱,慢慢的,就变成即使是白天,我也能听到他的声音,再后来,只要我一放下罐子,我就能看到一只小鬼往我身上爬……”刘思彤大哭起来,哀求道,“大师,我求求你们救救我,我不想死……”

我简直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胆子是真大。

我道,“能让我们看看你书包里的那个罐子吗?”

刘思彤点头。

她把书包拽下来,就露出一个酒瓶大小的罐子。罐子上贴满了黑色的符咒,左一层右一层,密密麻麻的,根本看不到罐子里装的是什么。

看到这些黑符,古菡皱起眉,“你这个罐子哪来的?”

“我从网上买的,说是泰国专门养小鬼的罐子。”刘思彤道,“仪式的最后是把婴儿供奉起来,所以我就想到了这个。”

我看古菡脸色难看,问她,“这罐子是不是有问题?”

古菡又凑近罐子,仔细看了看,然后问刘思彤,“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刚收到这个罐子的时候,这罐子上的符是黄色的吧?”

刘思彤连连点头,“是,符是后来变黑的。大师,这符是害人的吗?”

“这是驱邪符,不是害人的。可却被你用错了地方。”古菡道,“小鬼难缠,他好不容易投胎,可还没在这世上走一遭,就死了。他本就心里有怨,你还放干了他的血,困住他,不让他再入轮回。他心里的怨念就更重了。这种小鬼,需要好好供奉,平复他心中怨恨。可偏偏,你把他放在了一个满是驱邪符的罐子里。两者相克,刺激了小鬼。现在驱邪符全部变黑,说明罐子里的小鬼已经化成厉鬼了。他现在可以随时要了你的命。”

刘思彤吓得脸色一白,哭的更凶了。

我对着古菡道,“你就别吓她了。这个小鬼,你能不能收?”

刘思彤也想知道这个,她满眼期望的看着古菡。

古菡摇头,“这个,我救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