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85章 交出内丹

我的书架

第85章 交出内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开始像是吃坏了东西的疼,可很快,痛感加剧,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我肚子里咬。

啊!

我惨叫一声,疼得倒在地上,捂着肚子蜷缩起来。我害怕离开阵眼,会影响到煜宸,于是只敢疼的在原地左右打滚。

太疼了,这辈子没这么疼过!

鼻子下面淌出粘稠的液体,我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就听古菡大喊道,“林夕,你怎么了!你流血……”

不等她把话说完,我哇的一声,又吐出一大口的血。

“你把她怎么了!”担心影响阵法,煜宸不敢离开半空,他低头瞪向柳云香,周身燃起喋血的怒意。

柳云香得意的咯咯一笑,“我该恭喜三爷,小仙姑这是怀孕了。”

我没听懂什么意思,但煜宸听懂了,他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鬼婴?!”

是问句,也是肯定句。

“不愧是三爷,”柳云香笑着道,“三爷行事小心,原本我们是没机会对她下手的,可谁让她爱多管闲事,火车上遇到的陌生人,她也出手帮忙,还就是心善的报应!”

是刘思彤!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刘思彤让我喝的那杯咖啡。

柳云香接下来的话,也印证了我的猜测,“我们让她喝下小鬼的骨灰,然后再用阵法辅助,让鬼婴在她肚子里成型。这是已经失传了的邪教法阵,所以就是三爷您,也没有察觉出她肚子里多了个东西。”

煜宸根本不知道刘思彤与邪教这件事,他转头看向胡锦月。

胡锦月赶忙道,“三爷,我冤枉。小弟马她们上了火车,我以为不用我保护了……”说到这,胡锦月暗骂了一声,“好吧,这件事就是怪我!三爷派我跟着她,是我没有保护好她。”

我想说不怪胡锦月,当时是我让他离开的。

可刚张开嘴,还没有开口说话,我便又吐出一大口的血。

煜宸瞥我一眼,然后看向柳云香,“找死!”

他身体释放出冰冷的杀气,本就萦绕在他身上周围的银光,像是感应到了他的愤怒,银光开始上下起伏,看上去就像是他身体周围燃起了一层银色火焰。

柳云香知道她打不过煜宸,赶忙道,“你杀了我,她也就只剩死路一条。三爷,你要让她给我陪葬么?”

煜宸没理她,他低喝一声,“落!”

砰的一声。

大地都跟着颤了颤,但第七具棺材却只向下落了一半。

柳云香见煜宸不管我了,有些慌,“三爷,我要你的内丹,只要你把内丹给我,我立马放了小仙姑。”

我想说,别给她。

可我疼的已经说不出话来,我眼前一片血红,应该是眼睛也开始出血了。我觉得,现在死了,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我往上翻着白眼,盼着能就这样死掉。

“林夕!”古菡的声音带着哭腔。

“三爷,”黄富贵道,“再这样下去,小弟马就疼死了。”

煜宸依旧没说话,他甚至看都没再看我一眼,他浑身发抖,强撑着站好,一抹鲜血从他的唇角溢出,他重重的喘息着,念道,“阳明之精,神威藏人。收摄阴魅,遁隐人形,急急如律令!”

随着法咒念完,第七具棺材缓缓的钻进了地底下。

看到他不管我的死活,我还是挺伤心的。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但他睡我都睡那么多次了,俗话说日久生情,他对我也该有点感情。

可现实却是,他根本不在乎我。

心有些疼。

在身体如此疼的情况下,我还能感觉到心疼。我觉得,一定是因为我太爱煜宸了。

棺材不断下降,直到土地掩盖住棺材的痕迹,煜宸才松开结印的双手。

他一松手,法阵就消失了。银光散去,煜宸直接从半空摔到了地上。

之前整个山头被银光照的亮如白昼,现在突然一下子黑下来,我的眼睛一时有些不适应。

但光线变化对胡锦月和黄富贵没有影响。

我听到胡锦月喊,“三爷,你不能这么做!”

黄富贵也跟着喊,“我们肯定有别的办法救小弟马。”

没等我听到煜宸说什么,我的眼睛就适应了黑暗。

我看到煜宸倒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他侧身躺着,重重的喘息着,汗水浸湿衣衫,一副极其疲惫的样子。

他眯着眼看我,好半天,才吃力的说出一句,“还疼么?”

古菡也跑过来,问我,要不要去医院?

“也不知道医院有没有办法把鬼婴取出来……”

“古菡,我没事了,不疼了。”阵法结束的时候,我的肚子就没那么疼了,现在则是完全不疼了。

我往四周看了下,柳云香,黄富贵和胡锦月都不见了。

想到什么,我一下子坐起来,尤其起的太猛,头有些昏,缓了一会儿,我才转头看向煜宸,紧张的问,“你把内丹给柳云香了?”

否则,柳云香为什么会放过我!

“嗯,给她了。”煜宸态度随意,就跟丢了一个不怎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可那是内丹,是他这千年来所有的修为,失去内丹,他就变成一条普通的蛇,怎么可能不重要!

“为什么!”

我该高兴他救我,可知道他真的把内丹交出去的这一瞬间,我心里更多的是愤怒。

回过神来,我才发觉,我竟是如此爱他。我宁愿死,也不愿意看到他为了我做出牺牲。

我稳了稳神,问道,“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为什么这么做?

煜宸闭了闭眼,神情疲惫,“我现在没有力气跟你吵架。”

他太累了,不知是因为失去内丹,还是因为封印了七尸煞。煜宸连站都站不起来,最后还是我跟古菡扶着,一步一步把他扶下山。

我们回到农家院没多久,胡锦月和黄富贵就回来了。

他俩垂着头,沮丧的说,没有追上柳云香。

煜宸躺在炕上,跟这件事与他无关一样,闭着眼道,“都出去,我要睡觉。”

胡锦月他们离开,我躺在煜宸怀里,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

“林夕!”

古菡突然在门外叫我。

我看了煜宸一眼,见他睡得正香,便悄悄下床,走出房间。

“这个给你。”见我出来,古菡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我。

是煜宸画的一张黄符。

我接过来,“你怎么会有这个?”不是都贴尸体上了吗?

古菡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我偷藏了一张。”

我一愣,“你说什么!”

“没关系的,封印已经完成了,不缺这一张符。”古菡道,“这张符含有三爷的法力,三爷现在没了内丹,法力正在流失,你把这张符放到三爷身上,对他有帮助。要不是看三爷要不行了,我才舍不得把这张符拿出来。”

古菡一脸的不舍。

见我拿着符要走,古菡又道,“三爷好了之后,记得把这张符再还给我。这张符上有纯正的阳气,比我师父那老东西画出来的符高级多了,我要收藏。”

我点点头。我知道古菡是个法术痴,但我没想到她胆子会这么大,镇七尸煞的符,她都敢藏一张。幸好封印法阵没出意外。

我回到房间,煜宸还在睡。

平时他觉极浅,一点动静就会醒,现在却睡的这么沉。我以为他是因为太累了,便没多想。可第二天,我就发现事情的不对劲。

直到下午,煜宸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

无论我怎么叫他,他都没反应,要不是还有呼吸,我都要以为他死了。

我把胡锦月叫来,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儿?

胡锦月说,因为煜宸真身是蛇,蛇有冬眠的习惯。煜宸有修为之后,就克服了动物的本性,不需要冬眠了。可现在,他失了内丹,法力正在消散,动物的本性又回来了。

“可现在是夏天,”我道,“冬什么眠。”

“三爷近千年都没有冬眠过,他缺觉不行啊。他现在在补觉。”

我觉得胡锦月就是在胡说八道,可我没证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