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129章 孩子留不得

我的书架

第129章 孩子留不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煜宸低头看我,似笑非笑的问,“哪合适?”

我看着他,没羞没臊的说,哪都合适!

说着话,我跳到他身上,“要不咱俩现在回家,让你亲身感受一下,合不合适?”

煜宸抱住我,轻拍了下我的屁股,嫌弃的说,“脸皮真厚!”

听他这么说我,我就不高兴了。他勾引我的时候,怎么着都行。我勾引他,就成了脸皮厚?他这也太双标了。

“你不想要拉倒!”

说着话,我就要从他身上下来。

煜宸却抱紧我,一句话没说,直接将我塞进了出租车里。

告诉了司机地址后,煜宸才转过头来问我,“还用去学校么?”

他这就虚伪了。

我故意说,“要回去的。”

煜宸惩罚似的捏了下我的脸,没说话。

我看着他笑道,“那你会送我回学校吗?”

煜宸依旧没理我。

我继续烦他,“煜宸,我要回学校,就不跟你回家……唔!”

不等我说完,煜宸手捧起我的脸,就吻了下来。

霸道而热烈。

结束后,煜宸咬住我的下唇,微微用力的往后拉,低沉好听的嗓音因情欲而略显沙哑,“不回学校,我们回家。”

我勾住他的脖子,笑着说好。

下了电梯,刚走到房门前,我就忍耐不住的抱住了他,昂头吻上他的唇。

煜宸轻笑一下,一只手把我抱起来,低头回应着我的吻,另一只手打开房门。

开门进屋。

煜宸用脚将房门关上,然后他抱着我转身,将我抵在门板上。

我后背靠在坚硬的门板上,身前是煜宸逼近我的胸膛。我夹在门与他之间的细小缝隙里,周围全部都是他的气息,我的心疯狂的跳动着。

煜宸呼吸加重,他低头注视着我,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倒映出一个小小的我。

他问,“你今天怎么了?”

我看着他笑,“喜欢今天的我吗?”

“嗯。”煜宸勾唇,笑得如阳光下绽放在雪山山顶的雪莲,美的令人惊艳,“最喜欢你了。”

我整个人都要因他这个笑容而醉了,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我真是爱惨了这个男人,只要他高兴,我愿意为他去做任何事。

“煜宸,”我叫他,“要我。”

煜宸抱起我,进了卧室。

情意相通的欢愉,像鱼入水,那股舒爽感是从灵魂里散发出来的。

我用力的抱紧煜宸,唇凑近他的耳朵,轻声道,“煜宸,我爱你。”

他有他的计划,到了鬼节,他就要离开。那我也有我的打算,我要让他舍不得离开我。之前,我以为他爱的人是龙月,我没得争。可现在我发现,他对龙月的感情似乎也并没有那么纯粹,他娶龙月都是有原因的,所以,我决定争一下。

输了,我以后至少不会后悔。而且,我万一赢了呢?

我喜欢他,我想一辈子跟他在一起。

像是感受到我浓烈的情感,煜宸也抱紧了我,他低下头,将头埋在我颈窝里,声音闷闷的说,“林夕,我为什么没有早些遇到你!”

“现在也不晚。”

煜宸笑了下,没再说话。

一切结束,我累的瘫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再醒来,是被手机铃吵醒的。

我摸到手机,迷迷糊糊的接通电话。

“林夕!”

是孟教授。

孟教授焦急的喊道,“可可住院了,孩子没保住,你不是说她妈不会害孩子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我瞬间清醒,睁开眼看向躺在我身旁的煜宸。

煜宸也醒了,他对我说,“问问哪个医院,我们现在过去。”

我点头,问了孟教授医院地址。

挂断电话,我一边穿衣服,一边问煜宸,“你不是给了她一张黄符吗,她妈应该靠近不了她了,她的孩子怎么还会出问题?”

“去看了才知道。”

我和煜宸出门时,正好遇到了从外面回来的楚渊。

楚渊问我要去干什么?

“去帮人看事。”我道,“你这是刚从地府回来?”

楚渊点头,“别提了。上次私自调十万阴兵,我刚回地府,就被阴司叫去问这件事了,要不我早回来了。”

说着话,楚渊非常自然的就跟着我们出了门。

煜宸看了楚渊一眼,没说什么。

我也就默许了楚渊跟着我们一起去。

路上,我问楚渊,龙灵的长生锁扔弱水里了吗?

楚渊点头,说扔了。

闻言,我呆了下。

龙灵的长生锁,土观音明明已经给我戴上了。楚渊拿到的那个分明是假的,可到了现在,楚渊竟还没发现。

我是该说那个赝品太真实,还是该说楚渊太蠢。

不过话说回来,我脖子上的那个长生锁到底去哪了?

从长白山回来后,我还没见过胡锦月,看来有时间得把胡锦月叫出来问问。

到了医院。

孟教授等在病房外面,看到我来,孟教授赶忙迎过来,焦急的问我,“林夕,是不是哪里出了岔子?可可大出血,大人是抢救回来了,可孩子没保住。现在吴校长和她老公在病房里守着她。她情绪很不稳定,一直说她看到了她妈。不做梦也能看到鬼了,她的情况,怎么还严重了?”

我也想知道,吴可可的情况怎么还严重了!

我看向煜宸,刚要说什么。

这时,病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从病房里冲出来,他举起拳头,向着煜宸就打过去。

“你害死了我儿子,我弄死你!”

我吓了一跳,心顿时提起来。

我不担心煜宸,我担心这个男人。

我刚要喊让煜宸别动手,就见煜宸抬起脚,一脚踢在了男人身上。

男人顿时被踢飞,身体撞到墙才停下来。

砰的一声巨响,像是有大锤子砸在了墙上一样。声音大的震得耳朵都疼。

墙被撞得向里凹陷,男人从墙上滚到地上,一动不动。

煜宸这一脚,直接把人踹死了!

孟教授吓得尖叫。

我不敢置信的看向煜宸,我想不明白,就算这个男人对他不敬,他也用不着杀人吧!

我刚要说什么,这时,男人突然又站了起来,男人拍了拍身上的脚印,毫发无损的站在我们面前。

我一惊,“你……你不是人类。”

病房里,吴校长听到我们弄出的动静,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阿海,出什么事了?”

“爸,没事。”阿海赶忙走到病房门口,“我不小心摔了一跤。爸,你不用出来,你陪着可可就好,可可情绪不稳定,现在离不开人。外面的事交给我就行。”

把吴校长劝回病房里后,阿海关上病房门,转过身,一双眼带着恨意的看向煜宸,“柳三爷,我从未得罪过你,我也从未做过任何坏事,可你却杀了我儿子!这笔血债,你打算怎么偿!”

我对着男人解释,“你可能误会了,我们是吴可可找来,保护孩子的……”

“保护?!”阿海暴躁的打断我。他把黄符扔向我,恶狠狠的道,“让可可佩戴招魂符,让鬼魂可以触碰到可可,你管这叫保护?!可可流产,就是被她妈用棍子给打流产的!”

我震惊的看向煜宸。

这张符是保护吴可可不受到鬼骚扰的吗,怎么就成招魂符了?

煜宸道,“那个孩子留不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