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158章 最后一面

我的书架

第158章 最后一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脑子嗡的一声,眼前一黑,一头就从炕上栽了下来。

好在柳二嫂速度快,把我接住了,我才没有摔到地上。

我抓住柳二嫂的衣服,连哭都忘了,声音抖得厉害,断断续续的问,“煜宸呢?煜宸呢……”

柳二嫂叹了口气,把我扶回炕上,让我坐好后,她才道,“你走吧,他不会再见你了。你觉得他昨天是真的醉了吗?他拿着手机,等你的电话,其实就是想见你最后一面。现在你俩也见到了,他没了遗憾,你也可以走了。”

我摇头,“二嫂,我求求你,你带我去见他,好不好?我给你磕头了。”

说着,我跪到炕上,就开始磕。

此刻,我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我一定要见到煜宸。我还没有听到他说原谅我呢,我还没有认真的向他道歉,还没有好好的对他说一句我爱他。

柳二嫂把我扶起来,“小仙姑,你见到了他,你又能干什么呢?你只想着你要见他,那你有没有想过,现在的他连人形都无法维持了,他想不想让你看到他这幅样子?他那么高傲的一个人,会愿意让你看到他的丑态吗?”

昨天那副样子,他都是借着酒醉的幌子,才展现在我面前的。现在的他,连昨天那个样子都无法维持了,他就是不愿意让我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所以他才离开的。

柳二嫂继续道,“他没有龙珠,这就等于动物仙没有了内丹,变成了一只普通动物,然后他又经历过抽筋剥皮之痛,能活下来,全靠贵人相助和我三弟的一颗内丹。”

我惊了下,“他体内的内丹是你三弟的?”

柳二嫂道,“正因为他体内的内丹是蛇仙儿的,所以别人才会误以为他的本体是条蛇。毕竟他真实身份的气息太弱了。我三弟修行天赋极高,但却因犯了大错,被问罪。在上方仙抓走三弟之前,煜宸被大哥带了回来,大哥挖去了我三弟的内丹,给了煜宸。又给了煜宸柳家老三的身份,送煜宸去深山里修炼。”

“这一千年,煜宸依靠我三弟的内丹活着。可真龙毕竟是神物,哪是我们这等畜生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所以随着煜宸的成长,近些年,内丹开始承受不住煜宸的修为,煜宸也知道到极限了。他在死之前,认识了你,痛痛快快的感受了一场情爱。他应该无憾了。小仙姑,你就让他安心的走吧,你不要再闹了。”

原来煜宸一直说等鬼节之后,他就离开。并不是他想走,而是他的身体到极限了。他燃烧寿元灭龙家,也不是他急于报仇,而是他再不报仇就没机会了。

可我做了些什么呀,我把他最后的机会都毁了。龙中天跑了,龙灵和龙月的事也没有解决。

我的心像被生生挖下来一块,疼得我近乎窒息。

我看向柳二嫂,哀求的说,“二嫂,我求求你了,你带我去见他。只要你带我去,我愿意做任何事。”

“任何事?真的?”柳二嫂问我。

我心急见煜宸,想也没有想就点头。

柳二嫂又问,“那我让你去死,你愿意吗?”

我不解的看向她。

人是万物之灵,杀人罪过是很大的,所以但凡是想修仙的,都不会随便要人性命。柳二嫂突然说要我死,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柳二嫂看着我,“说话呀!用你的命换老三的命,你愿不愿意?”

我怔了怔,“二嫂是有办法救煜宸吗?我死了,他就能活过来吗?那我愿意……”

“小仙姑,别听她胡说八道。”

随着一个温润的男声传来,一个身穿蓝色斜襟大褂,梳着光滑的大背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年轻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男人看上去三十左右,打扮的跟民国时候的教书先生似的,身形高挑,透出股书卷气,给人的感觉十分儒雅。

男人看向我,“小仙姑,我是煜宸的二哥,你也可以叫我一声二哥。”

我一下子就懵了。

这个男人是柳家二太爷?

可胡锦月不是说,煜宸给他的那颗内丹,是柳家二太爷的吗?胡锦月把那颗内丹交给了他大哥,所以上方仙才认为煜宸是吸食仙家精元的嫌疑犯,才派了上方仙来抓煜宸。

现在柳家二太爷安然无恙的站在我面前,这说明人家根本没有遗失内丹。这件事是胡锦月他大哥撒了谎。可是,胡锦月大哥跟煜宸不是旧识吗?他为什么要撒谎陷害煜宸?

柳二哥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只看到我看着他发呆,他略显尴尬的笑了下,刚要说话。柳二嫂突然往柳二哥身前一站,对着我道,“小仙姑,你这样盯着我的男人是几个意思!”

我意识到失态,赶忙道歉。

是不是陷害都不重要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救煜宸。

我又问,“二嫂,你是不是有办法救煜宸?”

柳二嫂皱了下眉,似是在犹豫该不该说。

柳二哥则直接道,“小仙姑,生死由命,一切皆命数。煜宸已经认命了,你又何苦强求。煜宸现在在东厢房里,你要想见他就快去。”

知道煜宸在哪,我便一刻都等不了了。我慌张的跑出屋子。

竹云和彩云这对双胞胎小姐妹正蹲在东厢房门口哭鼻子,柳二哥和二嫂都是修行了千年的大仙儿。对煜宸,他们虽难过,但却不会在我面前表现出来。

可竹云和彩云修行浅,她们忍受不了这种悲伤,直接哭了起来。

看到她俩在哭,我的眼泪也一下子滚了下来。

悲伤加重,我愈发觉得我要与煜宸分离了。

竹云性子急,看到我,她刷的站起来,小胳膊叉腰,凶巴巴的骂我,“你走开!三哥上次回来还好好的,这次回来就病得这样重了,肯定是你没有照顾好他。你还我三哥!”

说着,她就要过来打我。

彩云稳重,她把竹云抱住,然后对着我说,“姐姐,你进去看看三哥吧。我知道三哥在等你来,他应该也是想你陪他的。”

我已经哭的说不出话,点了点头,推开了东厢房的门。

房间的窗子拉着厚厚的窗帘,屋子里一片昏暗。门被推开,才有光线投进屋子里。

我走进去,转身将门关上,屋子里瞬间又变暗了些。

“煜宸?”我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摸索着往前走。

现在毕竟是白天,屋子里再黑,也是能勉强看清周围布置的,我走到炕边。

炕上铺着一床被子,被子下有躬起,看上去像有个东西藏在被子里。

“煜宸。”我轻轻的叫他,伸手要把被子掀开。

“别动。”煜宸的声音从被子下面传出来,他像是完全清醒了,声音冰冷,“我不想见到你,你走吧。”

我的心很痛,不是因为煜宸赶我走,而是因为煜宸此刻的样子。

看被子下的形状,他应该已经不是人形了。

努力压下大哭的冲动,我哑着嗓子道,“煜宸,我知道错了,我来向你道歉。你原谅我,好不好?你别赶我走,我会很伤心的。”

煜宸沉默。

我又道,“我可以看看你吗?”

说完,不等他拒绝,我又紧跟着道,“煜宸,我爱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我现在很想抱抱你,亲亲你,拿开被子好不好?我特别想你,你难道都不想我吗?”

“哪个姑娘像你这样,又是亲又是抱的,脸皮真厚。”煜宸语气嫌弃,但却没有阻止我拿开被子。

我把被子掀开,看清煜宸现在的样子,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滚。

“丑么?”他问我。

我摇头,“特别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