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159章 四门七窍

我的书架

第159章 四门七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炕上盘着一条小黑龙。

也就一个人多长,手臂粗细。没有龙角和龙须,周身覆盖黑鳞,看上去像是一条还没有断奶的小龙。

这要是平时看到,我肯定会觉得这条小黑龙很可爱。可现在我却只觉得心疼。

煜宸没有龙珠,身为真龙的气息太弱,以至于千年的时光,他的龙身都没有成长。当初,楚渊说他想不通,煜宸既然是真龙,那为什么不用龙身攻击他。

现在我全想明白了,煜宸不是不攻击他,煜宸是攻击不了。他能用修为幻化出一副龙身,但他无法用幻觉去伤人。

“煜宸,”我抽了抽鼻子,尽量平静的说,“我可以把你抱起来吗?”

煜宸抬眼看我,嫌弃的说,“你的要求怎么这么多。”

听到他没拒绝,我伸手把他抱起来。他的身体很冷,已经有些僵硬了,如果不是他还在跟我说话,我几乎要以为这是一具尸体了。

我抱着他,贴在我胸前,心疼的落泪,“煜宸,我帮你暖暖。”

“别哭了,”煜宸声音轻了些,有些无力的道,“我死了,就没人缠着你了,你可以和人类在一起,去过正常的生活。”

这话说的多不负责任。当初是他找上我,打乱了我的生活。现在我喜欢上他了,他又说让我去过正常的生活!

我生气的道,“你以为我不会吗?我告诉你,我们学校有的是男生喜欢我,你要是死了,我肯定立马再找一个……啊!”

不等我说完,趴在我胸口的小黑龙突然张开口,一口咬在了我锁骨上。

我疼的一个激灵,血腥味在空气中瞬间弥漫开。

“你个没良心的。”煜宸松开我,“我干脆咬死你得了。”本该是凶巴巴的语气,可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有气无力的,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可怕。

他怎么就这么虚弱了。

“能不能不死?”我不是舍不得这条命,我是害怕我死了也见不到他。我是人,死了会变成鬼,可他是神龙,他死了,就是永永远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管我变成什么,都再也见不到他。

“好,不死。”煜宸道,“林夕,抱紧我。”

我听话的抱紧他。

煜宸又说,“不够,再紧些。”

我更加的用力,恨不得将煜宸镶嵌进我身体里。

“真暖和。”煜宸慢慢闭上眼,“林夕,我太累了,要睡一会儿。你要是抱我抱的累了,就把我放下。”

“好,你睡吧,我就在这守着你。我在这等着你醒过来。煜宸,你一定要醒过来,知不知道?”

煜宸没回答我。

我感觉到他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变冷,像是一块冰,永远都捂不热了一般。心底的悲伤再也压抑不住,我嚎啕大哭起来。

听到我的哭声,门外的人一下子全冲了进来。

竹云和彩云跑过来,也跟着我一起大哭。

柳二哥站在门口,隐在镜片后的一双眼闪着水光,看向我怀里的煜宸。

“老三!”柳二嫂冲进来,她满脸的悲伤,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对我说,“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你愿不愿意?”

“真真!”

“叫我干什么!”柳二嫂火了,对着柳二哥喊道,“老三都要死了,你还是不是他哥哥,都这个时候了,你为什么还要拦着我!人类的命是金贵,可咱家老三的命就不金贵了吗?他是这世上唯一的一条真龙,他死了,龙族就灭族了!”

说完,柳二嫂又看向我,“你愿不愿意?”

我怎么可能不愿意!

我忙问,“二嫂,我愿意。我该怎么做?”

“你把老三放下,跟我出来。”

说完,柳二嫂拽着柳二哥,离开了屋子。

我把煜宸放到炕上,拉过被子帮他盖好,然后也追着柳二嫂出去。

院子里。

柳二哥坐在板凳上,瞧见我出来,道,“小仙姑,别说我没有提醒你,这个法子,你有可能会丧命。”

我给柳二哥跪下,恳求道,“二哥,我知道您是大仙,慈悲心肠,您不愿意看到我丢了性命。可为了煜宸,就是刀山火海我都敢闯,如果我真的死了,那也是我命数到了,我不会有任何埋怨。我求求二哥,帮帮我吧。”

“田哥,这丫头对老三是真心的,你就别犹豫了。”柳二嫂劝道,“老三现在就吊着最后一口气,你难道还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老三没命吗!”

柳二哥深吸口气,道,“小仙姑,你体内存有大量的老三的灵力,把这些灵力全还给老三,还能让他撑一段时间。”

我一喜,忙问,“怎么把灵力都还给他?”

“把你身上的四门七窍都打开……”

柳二哥说,仙家入堂口,就等于是跟堂口弟马签订了契约。弟马是人类,而仙家是精怪,为了防止精怪不听弟马的话,甚至反过来伤害弟马,一旦入堂口,仙家体内就会有至少一半的修为封印进弟马的身体里。

这也是仙家总喜欢附在弟马的身上帮人看事原因,因为只有在弟马的身上,他们的修为才是圆满的,本领才能真正的发挥出来。

我惊讶,“煜宸这段时间都只有原来的一半修为?”一半修为,就能一个人封印七尸煞,就敢一个人去闯灰家总堂口。那他原来得多厉害!

想到这,我又觉得不对,“既然他上我身之后,他的本领才会更厉害,那跟龙家人打的时候,他为什么没有上我的身?”

“因为你没有开窍。”

柳二哥说,弟马开窍后,仙家的本事才能真正的发挥出来。而我没有开窍,身体就跟一潭死水一样,仙家上了我的身,不仅融合不了自己另一半的修为,还要受到我人类身体的拖累。

说到这,柳二哥道,“应该不止煜宸,你堂口的仙家们应该都很少上你的身办事吧?”

我尴尬的点下头。也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这种事!

柳二哥继续道,“弟马身上一共有四门七窍……”

四门分为天门,地门,鬼门,人门。不同的门,对应不同的仙家上身途径。许多堂口弟马身上都开着一门,确保堂口大教主能上身。

就算有把四门全打开了的,那也是用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一门一门的慢慢打开,像我这样把四门同时打开的,几乎没有。

“小仙姑,开一门都要忍受断骨之痛,同时开四门,你可能会被活活疼死。而且开完四门,你还要打通七窍,打通七窍就是将你身上的骨头打断,让骨头在体内灵力的滋养下重新长起来,这将是痛上加痛。你确定还要尝试?你现在离开,你和煜宸至少还有一个能活着。可如果你没熬过来,你跟煜宸就一个都活不成。”

把身上的骨头打断,只想想,我都觉得疼。

但为了煜宸。

我点头,决绝道,“求二哥帮我打通四门七窍。”

见我坚持,柳二哥也没再劝我。他让柳二嫂搬来了五把长凳。我躺在中间的一把长凳上,双手和双脚成大字型打开,搭在摆在旁边的长凳上,这样我的胳膊和双腿就处在了悬空的状态。

柳二哥去了屋里一趟,出来时,手里多了一根藤条。走到我脚边,脱掉我的鞋,“地门在双脚心,开了地门地草仙就会很容易上你的身,地门也是痛感最轻的一个门。”

话落,柳二哥抬起藤条,对着我的脚心就狠狠的抽了一下。

我本以为藤条抽一下,也不会有多疼。可打上来以后,我立马就知道我想错了。尖锐的疼从脚心一直蔓延到整条腿,不是肉疼,是骨头在疼,疼得仿佛骨头一寸一寸的断开了一样。

我惨叫一声,冷汗顿时就浸湿了后背。

柳二哥看我一眼,“还继续么?”

我疼的牙齿打颤,哆哆嗦嗦的说,“继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