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168章 死劫

我的书架

第168章 死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万尚宇喜欢玩音乐,他现在是一个摇滚乐队的贝斯手。他跟尹美兰第一次见面是在他们乐队驻场的酒吧里。

“当时我就觉得她的面相很奇怪,她明明是个活人,可她脸上却挂着妖相。为了搞清楚她的面相是怎么回事,也为了能光明正大的接近她,我就开始了追她。”

万尚宇说,跟尹美兰交往之后,他帮尹美兰摸过骨,尹美兰的骨相也很奇怪,明明是大活人,才二十来岁,可她的骨龄却已经七老八十,甚至说她已经是一堆白骨了都不为过。

“什么意思?”我没听懂,问道。

煜宸解释,“也就是说,他怀疑尹美兰已经死了。”

我一惊,“怎么可能!”

要是已经死了,那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尹美兰又是谁?

万尚宇道,“我只懂相术,从相术上看,她的命还没绝,但也已经是油尽灯枯的状态了。还有她背后的纹身,那个纹身有古怪。我曾看到过那个纹身离开她的身体。”

“纹身离开身体?!”纹身还能离开身体吗?

我难以置信。

煜宸神色如常,漠声问,“是鬼么?”

万尚宇摇头,“我一开始也以为她只是被鬼附身了,只是鬼的道行很高,所以我才没有从她身上感觉到鬼气,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

在纹身又一次离开尹美兰的身体后,万尚宇派出他的鬼仙去跟踪纹身。

“鬼仙带回来的消息,说纹身去了长生池。”

煜宸神色微怔。

我奇怪的问,“长生池是哪?”

“长生池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阵法,”万尚宇道,“林夕,你不知道正常,但你的仙家肯定知道,长生池下面神封着一只大妖,这是有人在供奉大妖,帮助大妖解开神封。”

“这不可能!据说当年封印的时候,为了确保大妖的封印无人能解,长生池是在不断变化地点的,根本没人知道长生池下一秒会在哪里出现,”胡锦月道,“万尚宇,你的鬼仙会不会是搞错了。”

“就算是搞错了,那尹美兰身上的妖物吸取阳气,去供奉一个东西,这总没错。不管它供奉的是什么,你们堂口都得管吧。”万尚宇道,“她身上的妖物,每隔三天就会离开她的身体,把所吸取的阳气供奉出去。林夕,今天就是妖物离开的日子,我本打算派鬼仙再跟踪一次,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长生池,可我的鬼仙却被你堂口的仙家打跑了。”

黄富贵把头扎的更低了些。

我道,“那我现在立马再派人去跟踪,不就行了?”

“没用的,”煜宸道,“妖物所收集的阳气都被黄富贵吃了,没有要上缴的阳气,妖物今天可能不会离开。”

听煜宸这么说,黄富贵赶忙道,“对,是阳气!我把控不住自己,是因为她身上的味道太香,太诱人了。”

仙家修的是正道,不可害人,那他们自然也就不可以去吸食人的阳气,所以黄富贵才会在煜宸提醒后,才反应过来,那个吸引他的味道是阳气的味道。

“那么多阳气,她是从哪收集的?”想到倒了一地,人事不省的同学们,我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我赶忙道,“煜宸,快回去,我担心同学们有危险!”

平时都有三天的时间收集阳气,为了不引起注意,妖物可以从这个人身上拿一点,那个人身上拿一点。失去一点阳气,人们只会觉得疲惫,不会危及到生命。

可这次不同,妖物花费了三天时间收集起来的阳气被黄富贵吃了,而且今天就是去上缴的日子,如果妖物必须去的话,那满屋子的同学们就危险了。

煜宸看我一眼,然后身体化作一道金色光芒消失不见了。

煜宸离开后,黄富贵问我,“小仙姑,我是不是不用离开堂口了?”

他伤害的要是人,那他肯定是要受惩罚的。可现在他伤害到妖物,当然就另当别论了。

我对着他摆摆手,让他会香堂休息。

黄富贵应了一声,然后起身,抱着的牌位回堂口屋了。

“小弟马,你在想什么?”见我低着头想事,胡锦月问我。

我看向他,“你说有妖在收集阳气供奉长生池,那会不会就有妖在收集仙家灵气供奉长生池?”

胡锦月愣了下,“小弟马,你怀疑仙家被杀的事,跟这次的事有关?”

我点头。

万尚宇道,“林夕,我虽然不知道你说的仙家被杀是什么事,但我的仙家带来的消息,说那里有许多的妖物在进行供奉。妖物们凭自己的本事,带过去的东西也不尽相同,有小妖怪供奉阳气,也有大妖怪在供奉更厉害的东西。”

胡锦月惊讶,“那不会真的是长生池吧?能让天下的妖物们甘心供奉的大妖怪……”

话说到这,胡锦月突然停下了,他看我一眼,“小弟马,三爷叫我。”

说完,胡锦月化成一只红毛大狐狸跑了出去。

叫胡锦月干嘛?

不会是包厢的同学们都已经出事了吧?

我能想到的煜宸叫胡锦月的理由就只有这一个了。我不放心,也跟着跑了出去。

胡锦月已经跑没影了,我没他那个本事,只能坐电梯下去,打车去金迈。

刚下了电梯,追出来的万尚宇一把拉住我,“林夕,我也帮你算过一卦。”

我着急知道金迈的情况,便敷衍的问了一句,“算出什么来了?”

“算出你今天有死劫!”

我一怔,回头看向万尚宇。

万尚宇对着我笑了下,他松开了我,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超级丑的布娃娃,他伸手捏住布娃娃的胳膊,把布娃娃的胳膊抬了起来。

然后我就发现,我的胳膊竟不听我使唤的抬了起来。

接着,万尚宇又摆动布娃娃的腿。我的双腿也跟着布娃娃的双腿动了起来。

我就是再蠢,这个时候我也察觉到不对劲了。

我震惊的看向万尚宇,“你,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带你去个地方。”

万尚宇的黄色跑车就停在路旁,万尚宇操控着布娃娃,我便跟着他一步步往车旁边走。边走,万尚宇边说,“林夕,你还记得前几天吃饭,我拔掉了你几根头发吗?你是仙姑,怎么能对自己如此的粗心。你知道这几根头发,够你丢几次命了吗!”

“所幸我没想杀你,我只是想带你去个地方。你乖乖跟我走,否则。”说到这,万尚宇突然弯折了一下布娃娃的胳膊。

就听咔的一声,我的胳膊也以诡异的姿势折了过去,剧痛传来,我想喊,却发现一个字都喊不出来。

是万尚宇捂住了布娃娃的嘴。

“老祖宗就是有智慧,这巫蛊之术没想到会这么好用。”万尚宇拉开车门,“上车。”

我哪敢不听他的话,他弯一下布娃娃,就能要了我的命!

我上车时,突然看到我房间的窗子后面,飘过一层白纱。

那层白纱是龙月的衣服。龙月看到我被万尚宇带走了!

她会帮我通知煜宸吗?

其实我自己也知道,这个可能性太小了。等着龙月救我,不如自救。

上了车,我问万尚宇,“你刚才说的,关于尹美兰的事,全都是骗我们的吗?”

万尚宇一只手拿着布娃娃,另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当然不是,尹美兰的事都是真的,她自作自受,想要变漂亮,自然就要付出些代价。”

我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又问,“她背后的纹身,是你给纹的?”

万尚宇看我一眼,“你在套我的话?”

我刚想否认,他又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不止她的纹身,就连你的纹身也都是出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