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197章 一辈不如一辈

我的书架

第197章 一辈不如一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红影飞到车头前面,透过前挡风玻璃,我看到了一个绝色的女子。

我以为龙月长的就够漂亮了,可跟这个女子一比,龙月就只能说长相一般。女子三十左右,肤若凝脂,唇如点绛,双颊粉嫩如桃花,一双杏眸,眸色璀璨。

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古装,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发丝与衣角同时在风中飞舞,她红唇轻勾着,神情自信张扬,她热烈的像一把火,又勾人的如一个妖精。

“啊!僵尸!”村民吓得大叫。

我震惊的看着女子。这些鬼啊妖啊的,都长这么漂亮的吗!这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

看到女子后,万尚宇猛踩刹车,可还是晚了,车撞在了女子身上。

砰!

一声巨响。

车就跟撞在了一块大石头上一样,车头瘪进去,车内的安全气囊全部打开,我撞在安全气囊上,剧烈的撞击,让我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汽车侧翻,一阵天旋地转后,汽车在一层水汽的包裹下,平稳的落到了地上。

是央金救了我们。

车停稳后,央金关切的问万尚宇,“尚宇,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万尚宇脸色有些苍白,他摇了摇头,从安全气囊上爬起来,转回头看向我,“林夕,只有你能救我们了。”

我一惊,还没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就看到站在车前面的女子抬手指向了我。她笑着,神采飞扬,“我可以饶你们一命,但我要她!”

央金冷笑,她抬脚,一脚踹开变形了的车门,然后从车上下去。她站到车旁,一股水流如一条水蛇缠在她身上。央金看向女子,“妖孽,别说大话,谁饶谁还说不定呢!”

女子勾唇,不屑的道,“原来是共工一族的小辈,按照辈分,你得叫我一声老祖!”

央金是神,被妖邪占了便宜,这种事她哪能干。她气得眼睛一瞪,“你找死!”

话落,她手一挥。

水蛇向着女子就咬过去。

女子不躲不闪,在水蛇逼近她时,她细白的手指随意一挥,水蛇就跟撞到了什么看不见的障碍物上一样,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水蛇被撞的七零八落,化成水珠,散落到了地上。

接着,女子笑着说,“到我动手了。跟你动手,你们家的老族长知道后,怕是会骂我欺负小辈,我就用那只铁皮虫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力量。”

话落,女子跳到车头上,因为前挡风玻璃刚才都撞碎了,所以她一伸手就抓住车的顶棚,随后,她很轻松的一撕,整个车顶竟然就被她撕了下来!感觉这车在她面前,比纸糊的还要脆。

车顶棚在被她撕裂的过程中变形,铁皮发出嘎嘎的声音。一辆轿车,片刻间被她弄成了敞篷的。

我头皮发麻,这个女人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胡锦月捅了捅我,低声说,“快把三爷叫来,小水神打不过她。”

我回神,手里的香已经点燃了,唱帮兵决肯定来不及,我低下头,对着香低声叫煜宸的名字。

女子像是听到了我的声音,侧头看向我。

这时,央金突然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现在看来,你不过是有一身的蛮力。水润物无声,乃天地间最温柔之物,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以柔克刚的厉害!”

央金双手结印,空气中和地下的水分都被央金提取出来。水越凝越多,最后竟在央金身后形成一小片的湖泊,湖泊中腾起三条水龙,怒气腾腾的盯着女子,仿佛随时能扑过来,将女子撕成碎片。

“小水神竟然能在没水的地方唤出水龙!”胡锦月惊叹道,“小弟马,小水神修为不低,要是在有水的地方,她估计都能跟三爷过过招。”

我问胡锦月,“那她打得过女僵尸吗?”

胡锦月还没回答我,女僵尸像是听到了我说的话,她回头瞥我一眼,“能不能打过,我让你亲眼看看。”

说着话,女僵尸从车头跳下去,她看向央金,依旧满脸不屑,甚至还有些失望,“啧啧啧,真是一辈不如一辈,共工一族的水龙局,可同时召唤出上千条水龙,你的老祖宗要是看到你只能召唤出三条,估计气得能从棺材里跳出来。”

央金气得咬牙,“杀你用三条就够了!”

感应到主人的杀气,三条水龙向天发出一声咆哮,随后,两条水龙向着女僵尸咬过来,另外一条飞到半空,身上的龙鳞如箭一般的立起,向着女僵尸射过来。

“杀我?!”女僵尸敛起笑容,带了几分的怒意,“无知小辈,就是你家老族长来了,也不敢在我面前如此说话!”

水龙和飞箭的速度都非常快,在女僵尸说话的时候,它们都已经冲到女僵尸近前了。

我紧张的摒去呼吸,被水龙和飞箭包围,女僵尸逃不掉了!

就在水龙要咬住女僵尸的一瞬间,女僵尸突然握拳,向着大地打了一拳。

砰!

一声巨响。

整个大地跟地震了似的,晃了几晃,由于四周都是山,大地这样一晃动,山上的碎石都被震的滚了下来。这要是力气再大点,就造成山体滑坡了!

随着大地的震动,央金身后的小湖泊突然炸开,水飞溅到空中,随后又狠狠的落下。随着小湖泊的炸开,空中的水龙和飞箭也瞬间失去了控制,变成水落了下来。

水珠滴落,犹如下起了大雨。

我震惊的瞪大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儿?”水龙都要咬住她了,为什么突然就散了?

“她的力量把小水神对水的控制力打散了。”胡锦月声音开始发颤,“这位姑奶奶到底是什么人……”

话音未落,女僵尸转头看过来,问我,“你是现在跟我走,还是我把他们都杀了,你再跟我走?”

她站在水下,天空的大太阳一照,一道彩虹出现在她身后。她头发和衣服都湿了,头发贴在脸上,衣服湿漉漉的紧贴着她的身体,身材婀娜,酥胸蜂腰,有种湿身诱惑的感觉。

在自然界里,长得越是漂亮的东西,越是有毒。这个定律在人类中,似乎也受用。

我深吸口气,站起来,“我跟你走。”

“小弟马,你别去,我跟她拼了!”胡锦月站起来挡在我身前。

我看了眼他发抖的双腿,抬手拍拍他的肩,“胡锦月,你的这份心意我领了,但明知打不过,咱就别去送死了。”

“可是,”央金急的眼眶都红了,一副快哭了的样子,“小仙姑,我是你堂口的仙儿,我保护你是应该的,我怎么能让你为了我的安全而去送死!小仙姑,你老实待着,我跟这个僵尸拼了!”

“别!”我赶忙喊道。

谁说我是去送死了,我们现在跟女僵尸拼命,那才是送死!他们逃出去,可以搬救兵来救我。他们全死在这,那我才是死定了!

女僵尸站在这,这种话我也不能明白的说出来。我看向万尚宇,希望他能懂我的意思。

万尚宇站起来,对着央金道,“央金,别任性,别辜负了林夕的一片苦心。”

对着央金说完,万尚宇又看向女僵尸,他抱拳行了一个礼,“多谢前辈不杀之恩,前辈请便。”

他说的这叫一个自然,一点不甘心的意思都没有,搞得我都觉得他是为了活命,真的放弃我了。

我紧盯着他,想确定一下他还会不会回来救我,可万尚宇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我,这不禁让我有些心里没底。

这时女僵尸突然飞过来,提起我的后衣领就将我拽到了半空。

“啊!”我吓得本能的尖叫,赶忙伸手抱住了女僵尸的胳膊。

女僵尸瞥我一眼,嫌弃的道,“阿灵,你现在可真够没用的!”

我愣了下,抬头看向她,“你刚才叫我什么?前辈,你好像认错人了,我不是龙灵。”

“我知道你喝了孟婆汤,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但没关系,一会儿我就让你想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