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238章 忠义第一

我的书架

第238章 忠义第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明知我在故意扯开话题,煜宸也没拆穿我,他从我身上下去,“命保住了,但内丹破裂,以后无法再修仙。疯老头医术高,他也许有办法把破裂的内丹修补好。”

“你现在要去找疯老头?”我道,“我跟你一起去。”

小竹云是被我奶奶伤的,如果在医治小竹云的时候,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绝对全力以赴。

煜宸捏了下我的脸,“我来这里,就是打算带你一起走。”

他的一脸自信,似是笃定我一定会跟他走。我起了逆反的心理,逗他道,“如果我选择的是奶奶,压根没打算跟你走呢?”

“你敢那么选,我就杀了你奶奶,然后再杀了你!”

他的这种话,对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威慑力了。

我笑着说,救小竹云要紧,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我着急走,一是为了救小竹云,二是我担心,奶奶再使出其他手段留我,我会心软。

煜宸没再说什么,抱起我,从窗子飞了出去。

我本以为煜宸会带着我直接去找疯老头,可没想到,煜宸带着我竟来到了西陵公墓。他抱着我,落在了封印楚渊和熊奎的神封前。

我不解,“来这里干什么?”

总不可能是来祭拜的。

“解封。”

听到这两个字,我一惊,“你要把楚渊放出来?”

煜宸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他让我躲到一边,然后他双手结印,一张闪着金光的圆形阵法图出现在他双手之间。随着他低声诵念法咒,圆形的阵法图开始旋转,一条闪着金光的成人手臂粗细的龙从圆形阵法图中飞出来。

小金龙绕着煜宸转了一圈后,俯身冲进了神封里。

整条龙身都钻进了土里,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神封的石碑下面,突然绽开金色的光芒,光芒如刀一般一根根的穿透土层射出来,就像是地下埋着一个金色的发光体。

等金色光芒多到一定数量后,就听砰的一声巨响。无字的石碑被掀飞,大地炸开一个深坑,尘土扬起。

一道黑影从飞扬的尘土中冲出来,直奔煜宸。

煜宸不闪躲,也没有反抗的意思,他站在原地,就跟没看到黑影冲向他一样。

我紧张的看着煜宸,“小心!”

“跪下!”我与煜宸的声音同时响起。

黑影已经冲到了煜宸身前,听到煜宸的命令后,黑影就跟被什么东西强制性的控制住了一样,身体快速的下坠,直到砰的一声跪到地上。

由于黑影是从空中,直直的坠下,跪到地上的。他这一跪,又激起了一层尘土。

等尘土散开,我才看清,那个黑影正是楚渊。

乍一看是楚渊,可仔细一看,又觉得他不一样了。

楚渊长着一张特别嫩的娃娃脸,看上去就十八九岁,又帅又奶。可现在,他像是长大了十几岁一样,从十八九岁一下子就变成了三十左右,脸上的稚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阴狠之气。五官底子摆在那,还是帅的,只是没有了纯善的伪装,看上去变得十分阴险。

他修为似是更高了,即使我离他有一段距离,我依旧清楚的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阴气。

他长发披散着,穿着一身破烂的黑色长袍,活脱脱就是一只从地狱爬上来的厉鬼。

“煜宸!”楚渊咬着牙,带着无尽的怒与恨,“谁要你多管闲事!”

“怎么?我帮你解开神封,还解错了?”

听到煜宸这么说,楚渊更气了,“等我把熊奎的修为全部吸收,我自己就能解开神封!我用得着你帮我?!还有,把束缚咒给我解开!”

难怪只看到了楚渊,没有看到熊奎。原来熊奎被楚渊给吃了。鬼是可以通过吞噬同类,来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的。

熊奎是鬼将军,楚渊把他吞了,修为一定进步了一大截。

煜宸没理楚渊的大喊大叫,而是道,“楚渊,去帮我办一件事。”

“我凭什么听你的!”楚渊恶狠狠看着煜宸,他像是想起来,可身体却不听他的,挣扎了几下,也没能站起来。

煜宸没了耐心,他双手撑开,闪着金光的圆形阵法图出现在他双手之间,他道,“楚渊,这是你自找的。”

说着话,一条小金龙从阵法图中游出来。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可楚渊却清楚。他见状,赶忙喊道,“我听你的,煜宸,我听你的还不行吗!我到了你手里,我认栽,我听你的!”

我惊了下。

看得出来楚渊十分害怕煜宸手里的法阵,这个法阵是什么?

我想仔细观察法阵的时候,煜宸却收手了。

金色法阵消失,他垂眸问楚渊,“肯听话了?”

虽不情愿,但楚渊还是点了点头,“你要我干什么?”

煜宸挥了下手,加在楚渊身上的禁锢消失,楚渊站起来。

煜宸转头看向我,“林夕,过来重新收他进堂口。”

我一惊,楚渊也愣了下,不解的看向煜宸,“你解开神封,就是为了收我进堂口?”

煜宸没理他,只是催我快点。

我走过去,楚渊嬉皮笑脸的对着我摆摆手,“林夕,好久不见。”

楚渊聪明,或者说他狡猾,他能屈能伸,小心思又多,就是报仇,他也不会冲动,而是冷静分析利弊后再行动,比如当初利用我来杀云翎。

从鬼节他骗我,再到杀云翎,我对楚渊已经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了。所以我并不想再收他进堂口,说的难听一点,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又背叛我了。

我没理楚渊,而是转头看向煜宸,直接问,“为什么要收他?”

听到我这么问,楚渊不满的道,“林夕,你这种态度未免也太伤人心了。以我的实力,别的堂口都是争着抢着要我的,好不好!我现在入你的堂口,你竟然还嫌弃我!”

“进我的堂口,忠义第一。”我道,“楚渊,我堂口虽有仙家实力不如你,但他们绝不会背叛我,更不会利用我,伤害我!”

我说的这么直白,楚渊非但没生气,反而笑了,跟个小痞子似的,满不在乎的道,“林夕,没有实力的忠诚是一点用都没有的。煜宸一旦不在,你的堂口谁能挑大梁?煜宸让你收我,完全是为了你好,别是小性子。”

说着话,他手伸过来,把一颗往外散发著鬼气的黑珠子递给我。

“把它跟我的牌位摆一起供奉。”楚渊道。

我看煜宸一眼,煜宸示意我拿过来。我才伸手把黑珠子接过来。入手一片冰寒,像是握住了一个冰球。

见我收下了珠子,煜宸对楚渊说,墓里的碎邪剑给他用。

然后煜宸掏出一张纸,递给楚渊,“你拿上碎邪剑,把这上面的人一个一个的给我带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