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277章 她好可怕

我的书架

第277章 她好可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闭嘴!”

周生生尖叫,试图用声音盖过小磊的话。虽然很吵,但我依旧听清了小磊说什么。

我一惊,转头看向周生生。

周生生脸色惨白,只是这会儿,我已经分不清她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紧张了。

她看着我道,“仙姑,你别信他,他现在是鬼,是害人的厉鬼,你把他除掉,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我道,“周生生,你跟我说实话,小磊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周生生快要急哭了,“仙姑,小磊的死真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虽然嘴硬,但她毕竟年纪小,脸皮薄又不会伪装,所以一眼就能看出她在撒谎。

我一下子就火了。

我冒着危险在救她的命,结果她还不跟我说实话!

我是开堂口的,跟道士和尚不一样,佛教两家都认为人命是最珍贵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所以遇到鬼伤人,妖伤人的事情,不需要多问,直接除掉鬼和妖就好了。

可堂口不一样,堂口供奉着的是动物仙和鬼仙,本身就是妖和鬼,所以在处理妖鬼跟人类矛盾的时候,堂口更像一个衙门,虽然这个衙门也是偏向人类的,但至少会给妖鬼一个相对的公平。像今天这种情况,如果小磊真的无辜,而我没有搞清楚就把小磊杀了,那这件事被别的堂口知道,别的堂口是可以打黄表告我的堂口处事不公的。

这样一来,我不仅没有积功德,我的堂口还会被处分!

越想我越气,我对着周生生说,“我们出去吧。你连实话都不跟我说,我没法帮你。”

说完,我就要走。

像是担心出去后,我就再也不管她了。周生生把我拉住,哭着对我道,“仙姑,你别不管我,我是撒谎了,但小磊的死真的只是一个意外,我没有谋杀他。”

“那我是怎么死的,你敢说吗?”小磊趴在地上,恨恨的盯着周生生,“周生生,你敢把我死的那晚发生了什么,如实的告诉小仙姑吗!你要是不敢,那就我来说……”

“我说!”周生生哭着打断小磊的话。

她咬了咬牙,一副下定了决心的样子,昂头看着我道,“仙姑,其实我知道我妈找了小磊……”

周生生说,周母找过小磊后,小磊就给她打电话了。小磊提出分手,周生生不同意,哭着挽留,并且提出两个人见一面。

小磊是爱周生生的,他也舍不得分手,于是就同意了周生生的见面要求。

周生生下定决心不跟小磊分手,所以一见面就开始哭,表现的特别可怜,想求着小磊继续跟她好。可小磊性子要强,周母的话说的太难听了,小磊就是舍不得,也执意要分开。

周生生见挽回无望,就提出两个人去开房,她要把她的第一次给小磊。

小磊非常感动,但却不同意去开房。

听到这,我觉得小磊简直就是少有的正人君子,人品好到没话说。

周生生继续说,“那个时候天已经黑了,被小磊一再拒绝,我情绪又特别激动,我就跟疯了一样,扑到他身上,去脱自己的衣服。我真的很爱他,我愿意把我给他……”

两个人当时在河边,虽说周围没人,但万一有人路过看到,周生生就没法做人了。所以小磊极力的阻止周生生发疯。

两个人纠缠的时候,有三个喝多的小混混突然走了过来。小混混以为他们两个在野战,就吵吵着也要加入。

周生生看到来了三个陌生男人,一下子就怕了。

小磊还算冷静,他帮周生生把衣服披好,然后拉着周生生就要离开。可小混混哪能放他们走,小混混追上来,拽过周生生就要用强。

周生生都要被吓死了,拼命的反抗,可女孩子的力气哪抵得过男人,很快,她就被按在草坪里剥去了衣服。

说到这,周生生就说不下去了,她双手捂着脸,崩溃的大哭。

我忽然有些心疼她,伸手摸摸她的头,张开口,刚想安慰她的时候,小磊突然道,“那三个人就是畜生,他们该死,可周生生更该死!”

小磊继续说接下来的事。

周生生受到了侵犯,小磊拼了命的去保护她,可他不是三个人的对手,很快就被打倒在地动弹不得了。

在最后一个男人侵犯周生生时,小磊恢复了些力气,他捡起一块砖头,想把小混混给赶走。可还不等他得手,就被小混混发现了。小混混看到小磊想拿砖头砸他们,对着小磊就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在打斗中,小磊不停的后退,最后失足,掉进了河里。

小磊不会游泳,在河里拼命的挣扎。小混混害怕了,就都跑了。

“仙姑,你说我这能叫自杀吗?”小磊咬着牙问我,“小混混害怕摊上事,全跑了,这我认了。可周生生比他们跑的都快!在我被三个人打的时候,她就跑了!她不仅跑了,她还没有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告诉任何人。我是家里人报了失踪,然后警方才找到我的尸体的。小仙姑,她跑了之后,如果叫人来救我,我是有可能活下来的!可她没有,我拼了命的救她,可她却完全不管我的死活!”

“对不起……对不起……”周生生泣不成声,大哭着道歉,“小磊,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到他们会害死你,我以为你最多只是被打一顿……对不起……”

“你还在撒谎!”小磊骂道,“你明明看到我掉河里了,我在挣扎的时候还向你求过救!”

周生生只是哭,没再说话。

小磊继续道,“我已经死了,再说这些也没用,所以我最早找上你的时候,我只是想让你去报案,我不是自杀,我是在见义勇为。我想让我爸爸妈妈知道,他们的儿子还没有懦弱到分个手就自杀,他们的教育不失败。可你呢?你竟然找来和尚,要除掉我!”

我一惊,“不是超度吗?”

“是魂飞魄散的超度。”

听到小磊这么说,我低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周生生。周生生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像是怕我不管她,她求我,“仙姑,不能报案,这件事传出去,我就没法做人了。仙姑,我才十八岁,你帮帮我,让小磊别再缠着我了,他已经死了,还要那些虚名干什么……”

我简直听不下去。

她好可怕。她为了保住她的名声,所以明明看到小磊快淹死了,她都没有找人救小磊!她这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像是相信我跟那些要杀他的和尚不一样了,小磊问我,“仙姑,她这样的人,还值得你保护吗?”

我看向小磊,虽然很心疼他,但我还是得保护周生生。我道,“小磊,我不让你杀她,是为了你好。一旦变成厉鬼,你就没法回头了。她已经毁了你一世,你难道还要让她毁掉你的生生世世吗?”

小磊咬牙,“可我不甘心!”他满身的怨气,就是去了地府,也没法投胎。

我想了下,道,“你要是愿意,可以来我的堂口当鬼仙,等你有了功德,怨气消了,你若想去投胎,可以随时离开。但跟了我,你就不可以再想着报仇,我最多帮你报案。”

“你愿意收我?”

堂口收仙家也是有要求的,一般都是挑有本事的,来了就能干活的那种。像小磊这种溺死鬼,没什么本事,进了堂口就只吃香火不干活,等于白养着他。所以听到我愿意收他,小磊才这么惊讶。

看到我点头,确定我收他后,小磊赶忙爬起来跪好,对着我一边磕头,一边说,他愿意进我的堂口。

这件事就算圆满解决了。我拉起周生生,刚打算离开梦境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回头看向小磊,“跟你合作的魇在哪?”

小磊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什么魇?”

他已经决定进我堂口了,那他应该就不会骗我。如果他没有跟魇合作,那周生生现实里是怎么受伤的?

我正觉得奇怪的时候,陆琳琳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生生,你快点起来,你妈心脏病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