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384章 望日部落

我的书架

第384章 望日部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隐约觉得事情发展有点不对,但我实在太饿了,饿到没了理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都已经没心思去考虑了。

我勾住煜宸的脖子,低头咬了上去。

人类没有尖牙,吸血就必须要把这块肉给咬开。我连理智和自制力都没有了,却还记得心疼煜宸,不想让他太疼。所以我只小心的咬破了一层皮,然后用唇用力的去吸血。

煜宸身体顿时一僵。他抱紧我,呼吸有些急,“你故意的,是不是?吸血就好好吸,你再这样,我可不忍着了。”

我脑子有些迷糊,疑惑的看向他,“是咬疼你了吗?”

煜宸眸色骤然变暗,他咬破自己的下唇,“来,我们换种方式吸血。”

血珠从他唇上的伤口溢出来,散发出香甜的味道勾引着我。现在的我看到血,就跟恶狗见到了骨头一样,眼睛发亮。我伸手捧住煜宸的脸,低头就咬向了他的唇。

许久,我体内嗜血的冲动压制下去,大脑恢复理智。

我赶忙松开煜宸,他的唇被我咬的微微泛红,看上去还有点肿了。除了他自己咬出来的伤口,还有好几个是我咬出来的。

薄唇满是伤口,又红又肿,特别像是刚刚经受了一番蹂躏。

我轻轻摁下了他唇上的伤口,“疼吗?”

煜宸疼得皱了下眉,他把我放下来,“我咬你试试?”

我抱住煜宸的胳膊,“对不起嘛,刚才我只想着吸血,一不小心就多咬了你几口……”

说到吸血,我严肃起来,“煜宸,我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我一天一夜都没吃过东西了,我很饿,可我不想吃食物,却只想吸你的血。我现在还是人类吗?”

“你只是受了魔王心的影响。”煜宸道,“魔王心是一颗魔珠,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它。等过一阵,你能控制它了,就不会这样了。”

听到煜宸这么说,我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

我俩在树林里找望日族村子。我一边跟着他走,一边拿眼睛瞥他。

煜宸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看我,“村子可能就在这附近。”

我愣了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煜宸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煜宸又道,“就是想,也不能在这,会被人看到。”

想?想什么……

联想到刚才我和他在干什么,我脸一下子就红透了。谁想了!瞧把他给正经的,还一脸严肃的告诉我不行!

我红着脸瞪他,“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你唇上的伤不治疗一下吗?”

煜宸抬手,拇指轻轻摁在唇角的伤口上,勾起一抹坏笑,他刚要说什么。这时,远处突然传来胡锦月的喊声,“三爷,小弟马,找到了,村子入口在这!”

煜宸脸上的笑收起,“我们过去。”

我点头。

跟在煜宸身后疾驰,不一会儿,我们就跟胡锦月他们三个会和了。

他们三个站在一棵大树前面,乍一看,这棵树并没什么特殊的,但用心观察就会发现,这棵树比周围的树都要干净。

这里的干净并不是指洗的很干净,而是说这棵树的树干上一个洞都没有,一张完整的树皮,没有虫蛀的痕迹,也没有鸟抓留下的印子。森林里的树可没有人给打农药,所以这些树上多多少少都会有虫蛀。有虫有鸟才正常。

老板娘笑了下,“这棵树是假的。”

说完,她撒出一把绿色的粉末,粉末落在地上长出藤蔓。藤蔓缠在树干上,慢慢的收紧。

接着,就听砰的一声,整棵大树就跟被挤爆了的气球一样,消失不见了。

随着大树的消失,一个村子出现在我们面前。与村子一同出现的,还有几十个成年男人,男人们穿着白色的袍子,双手结印,一个个警惕的看着我们。

这些男人很瘦,加上披着一件肥大的袍子,就显得他们更瘦了。让人担心,风大一点,都能把他们给吹跑。

领头的男人警惕的问我们,“你们是谁?”

“你们别紧张,我们没有敌意的。”我道,“我们是接到朔日族的委托,来这里找望日族,来解开两个种族之间百年前的一场误会。”

“朔日族让你们来的?”领头的收了手,侧身让开一条路,“请进。”

我们走进村子。

我们进去后,一棵大树,迅速的在我们站过的地方长出来。是又用幻术让这个村子隐身了。

“我叫衡钢,是望日族的族长,”男人道,“如果我没猜错,朔日族是想求我们给他们解开诅咒吧?他们是不是过的挺惨的,听说他们什么都干不了,只能靠吃尸体为生。可真够丢人的。要是我们族人变成了那样,我宁愿选择灭族,也不会让族人干出那等野兽之事。”

说话时,男人带着我们走进了村子里。

我往四周扫了一眼,村子里的人都非常瘦,脸色蜡黄。路边有两个小孩在玩耍,小孩只穿着一条裤子,露出的上半身,瘦的可以清楚看到肋骨。

我问衡钢,“衡钢族长,你们是不是常年吃不饱?”

衡钢脚步顿了下,随后冷哼道,“我们就是吃不饱,饿肚子,我们也不会去吃尸体!”

听到他这么说,我更加确定了,跟朔日族分开之后,他们的日子也过的十分艰难。我原本以为两个种族都过的挺难的,那谈起复合来,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结果没想到,听到我说,要跟朔日族重归于好后,衡钢大手一挥,“门都没有!我们种族就是饿死,也不会再跟他们有任何来往!”

我惊了下,“当年只是一场误会,你作为族长,忍心因为一场误会,就让你的族人一直生活在饥饿之中?”

“误会?”衡钢冷笑,“朔日那帮人告诉你是误会?”

衡钢的态度让我觉得事情似乎没这么简单。我问,“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衡钢道,“你可知道我们为何会填不饱肚子?我们一族虽然不像他们一样擅长打猎,可我们会咒术,我们会连猎物都打不到吗?我们何至于一个个饿成现在这幅样子!”

越说越生气,衡钢怒吼道,“这一切,都是拜朔日那群人所赐!”

接着,衡钢跟我们讲了一个完全相反的故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