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422章 绝望的眼神

我的书架

第422章 绝望的眼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现在就走?

我愣了下。

看出我犹豫,云翎皱眉,“你不会是舍不得吧?小林夕,你现在在煜宸眼里就只是一个陌生人,走了就走了,对他没影响的。”

是陌生人,可一个陌生人对他的感情也是欺骗。

我暗吸了口气。我总不能一直以林林的身份留在他身边,反正早晚都是要走的。我心一横,对云翎道,“我们走吧。”

见我答应,梦楼道,“姐姐,你叫进来三个下人,我使用幻术,把我们的容貌换一下,我们就能混出去。”

我点头,走出屋。正好看到一队婢女手拖着盘从前院过来,我招招手,叫过来三个。

一个男孩当街向大将军求婚,大将军还接受了的消息已经在府里传开了,她们都知道我就是那个男孩,也知道煜宸对我态度特别。所以她们对我都很客气,见我叫她们,三个婢女乖乖走了进来。

三个人进来后,我把大门关上,云翎把三个人打晕。然后梦楼使用幻术,将我们的容貌互换。

样子改变后,我把婢女的衣服脱下来,递向云翎和梦楼,“把衣服换上。”

我一转头,就看到云翎和梦楼脸色通红,尴尬的站在原地。之前变女孩,云翎和梦楼都是变成小萝莉,可现在他俩变成的是货真价实的少女,十七八的年纪,该发育的都发育了,身材婀娜,皮肤白嫩。

我估计云翎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有当女人的一天!

他身体僵住原地,双手平举,闭着眼睛,又羞又恼,“你就不能把衣服一起变出来吗?”

“我们现在是在三爷地盘上,我哪敢调动体内灵力,会被三爷发现的。这次的幻术就是暂时的,没有灵力支撑,只能维持半柱香的时间,我们得赶紧走,否则就露馅了。”

梦楼一边说,一边好奇的往自己身上看。

他眼神很干净,没有欲念,但就是没有乱七八糟的想法,他低头看也不合适啊!

我道,“把眼睛闭上!”

梦楼看我一眼,然后赶忙把眼睛也闭上了。

我帮他俩把衣服穿上,然后又把三个婢女抬进卧室,摆出一副三个人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干完这些,我们三个离开房间,低着头,快步往大门走去。

我是越走心里越难受。这次走了,我跟煜宸可能就没机会再见了,只希望他……以后一切安好。

记得以前听过一首歌,下面有评论说,我很爱你,你是唯一,但我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无法与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人生常态,深爱和分开从来都不是毫不相关的词。

那个时候我觉得这句话就是无病呻吟,既然爱,为什么要分开?分开就说明不够爱!可现在我切身的体会到了这其中的滋味。

原来这世上的人,真不是喜欢就可以在一起的。阳世间多得是因为父母反对而分开的情侣,我和煜宸现在的情况,可比父母反对严重多了。

越想心里越难受,我甩甩头,止了自己萎靡的想法。

将军府很大,是三进三出的大宅子。我们三个现在在后宅,要经过中厅和前院,才能走出去。

从中厅出来,我就听到一阵歌声传来。悠扬的琴声伴随着歌姬美妙的嗓音,好听的旋律飘扬在夜空之下,我脑子里一下子就跳出夜夜笙歌这个词。

我循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前方的凉亭里,有歌姬在唱歌,有舞姬在跳舞。煜宸是她们唯一的观众。

凉亭里摆着桌椅,但煜宸没坐。他侧身坐在凉亭的长凳上,后背倚着凉亭的柱子,手里提着一个酒坛。

舞姬的舞姿曼妙,但他没看。他侧头看过来,直直的看着我。一双深邃的黑眸,像极了冬日的夜空,一片寂寥,只有黑和冷。

我吓得心猛地一跳。

梦楼提醒我,“姐姐,别怕,行礼。”

我反应过来,我现在是婢女,他认不出来的。

我屈膝行礼。

煜宸冷冷的看着我,毫无反应,直到我站直身体,继续往前走,才听到他冰冷的声音突然传过来,“又一次!”

他是在对我说话?

我没听懂他什么意思,侧头看向他。

煜宸已经收回了目光,他举起酒坛,正在昂头喝酒。他身边明明有很多人,可我看过去,月光撒到他身上,此时的他孤独到让人心疼。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孤独,还是因为我心疼他,所以才生出了这样的错觉。

经过一道拱门,再外面就是大门了。

在穿过拱门的时候,我想再看他一眼。我转头看向凉亭,却发现煜宸不见了!紧接着,一双大手突然伸过来,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被钳制着向旁边退了几步,接着后背就狠狠的撞到了墙上。掐着我脖子的手微微用力,强迫我抬起头,然后一对湿润的唇就压了上来。

对方速度太快,我连对方是谁都没看清,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按在墙上强吻了,浓浓的酒味和熟悉的气息一同传入我的口中。

我瞪大眼睛,就看到煜宸一双闭起来的眼。他皱着眉,纤长的睫毛不停的颤着,极不安的样子。他吻的很用力,甚至可以说是在咬,愤怒又不甘的发泄着。

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

尝到我眼泪的味道,煜宸松开了我。

他依旧掐着我的脖子,一双眼泛红,死死的盯着我。他喘息声很重,混合着酒味的热气喷到我脸上。

我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看着我,沉默了许久,他的情绪稳定下去,他眼底炙热的情感熄灭,只余一片燃尽后的灰败。

他松开我,向后退了一步,声音沙哑,“滚吧。”

先不说这里是煜宸的地盘,就只一个煜宸,我们也是打不过的。所以刚才煜宸掐着我脖子的时候,云翎和梦楼都很紧张,现在看到煜宸松开了我,还让我滚。他俩赶忙伸手,一个拉我左手一个拉我右手,拽着我就往外跑。

跑出将军府,梦楼一脸难以置信的道,“三爷认出姐姐了?可这是不可能的,我的幻术连天帝和魔王都可以骗过去,三爷是不可能识破的!”

他脱口而出,十分笃定,就好像他曾使用幻术,骗过这两位大人物一样。

我现在心里很乱,满脑子都是煜宸最后看向我的那个灰败的眼神,我也没心思细琢磨梦楼说的话。

云翎道,“也许他刚才只是喝多了,认错了人。”

梦楼跟着点头,“对,一定是这样。我的幻术是没问题的。姐姐,我们快走吧,半柱香的时间快到了,别被三爷发现我们跑了。”

说着话,梦楼拉着我就继续往前跑。

煜宸的眼神不停在我眼前晃,从愤怒不甘,到对一切都失望。

我的心像被一双大手攥住,越收越紧,我胸膛发闷,仿佛得了心脏病一般,自己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沉重的心跳声。

“对……对不起!”我坚持不下去了,哭着甩开梦楼和云翎的手,转身就往回跑,“对不起,我不能跟你们走了,我得回去找他!”

什么恨,什么迫不得已,在这一刻,所有加注在我身上的枷锁,都抵不过煜宸那个放弃一切的眼神。

我跑回将军府时,煜宸正提着酒坛往后院走,听到我凌乱的脚步声,他身体僵了下,随后迅速转头看向我,眼底满是惊愕的亮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