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441章 输不起

我的书架

第441章 输不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啥?”我吓得东北话都出来了,“你说啥!”

我是又惊讶又害怕,瞧见煜宸没在房间,我又问,“煜宸呢?”这件事得告诉煜宸。

央金看着我,“三哥去找龙夜了。林夕,三哥知道这件事后,立马就出去了。我知道我对一个孩子下手,是挺过分的,但你跟三哥的反应是不是也太过分了点!你俩都一副担心龙夜的样子,我是女孩子,这种事我更吃亏好吗!”

我看着央金,一言难尽。

傻丫头,我们不是担心卫凰被你占了便宜,我们是担心卫凰一气之下,带领支魔族军队过来灭了你啊!

她这不是睡了一个卫凰,她这是差点就睡出一场天兵和魔兵的大战来!

煜宸着急去看卫凰,肯定是去安抚他了。

得知煜宸过去,我松了口气,整理了下语言,我问央金,“昨晚你俩不是跟着我们一起回来的吗?你俩怎么出的事?”

“后来,”她似是有些不想提昨晚的事,但她现在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想我帮她拿主意,于是犹豫了下,还是说了,“我俩不是喝酒打赌吗?被三哥打断,我俩没分出胜负,所以回来后,我跟他又溜出去了……”

他俩的酒量不是普通人能比的,为了不再被人围观,同时也担心醉酒后失控,现身或者使用法术吓到人类,所以他俩就去酒店开了间房,两个人分别出去买酒。他俩用两个小时做准备时间,然后龙夜用半个小时就把央金灌趴下了。

“我承认我酒量不如他!可他让我跪下叫他爷爷,这我哪能忍!”央金气愤道,“他还是个男人呢,一点也不知道让着我。当时我就火了!”

这不典型的输不起吗?

不知道是不是气的,央金脸红到了耳根。看着她这幅样子,我话到嘴边便没说出来,只是看着她,“你火了之后呢?”

“我使用法术,把他捆上了!”

我一惊,“他没反抗?”

听到我的问题,央金脸更红了,她不好意思的瞥我一眼,支支吾吾道,“他,他当然反抗了。可他就是一只小蛇妖,法力不如我,就被我……被我按……按床上了。后来……后来就……后来……哎呀,反正就是我强迫他了!”

说完,央金眼睛一闭,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可脸已经红的快要能滴血了,身体紧绷着,极其的不好意思。

央金竟然觉得卫凰只是一只小蛇妖?

看来卫凰不能使用法力,这一点,煜宸带他进堂口房间找梦楼时,并没有解决。

我变成林林,还有老板娘他们变化时,使用法术明明都没有问题,怎么唯独到了卫凰不可以?

等等!

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强迫?

所以说,昨晚卫凰还不是自愿的,是央金强迫了他?!

我简直不敢想,高傲又不可一世的卫凰被绑在床上,这一夜他是怎么挺过来的!

幸好卫凰法力受到了限制,否则今天我估计就见不到活着的央金了。

“那个,”我问央金,“他……就是龙夜,他表现怎么样?”

我想问的是,卫凰有没有情绪很激动的表示要报复央金,要杀了她,或者让她生不如死。可很明显,央金理解错了我的意思。

她睁开眼看我,眼底有错愕也有害羞,她一边扣着手指,一边强撑着,故作镇定和老练的对我说,“他,他表现挺好的,够大够硬够久……”

我呆了下。我并不想知道你俩昨晚的细节!

我刚要打断央金,就听到门口传来一个冷厉的低喝,“闭嘴!”

我一惊,忙抬头看过去。

卧室门被推开,随着门板打开,一身冷寒之气的卫凰出现在门外。

卫凰咖色的卫衣,下身黑色休闲裤,加上他现在十六七岁的样子,是很阳光青春的装扮。可他的这身装扮特别不搭配他现在的表情。

他冷着一张脸,眼眶猩红,死死的盯着央金。估计卫凰这一辈子都没像昨晚那么憋屈过,他现在眼神里就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掐死央金!

煜宸站在卫凰身后,神色如常,他对着央金道,“出来,把昨晚的事说清楚。”

央金有些心虚,在她看来她就是酒后胡来强迫了一个小孩,这件事妥妥是她的错。龙夜如果是大人,她心里还舒服点。可现在,她觉得她像个禽兽!

她没出去,反而往我身后躲了躲,同时对着煜宸道,“三哥,昨晚是我错了,我道歉。但我是女生,他是男生,而且我也是第一次,他不吃亏!”

说完,她又对着卫凰道,“龙夜,昨晚的事就这样过去吧,我们都不要再提了,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放心,姐姐这就回部落去,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

也不知道央金哪句话不对卫凰的心思,卫凰咬了咬牙,下颚紧绷成一条线,整个人更冷了。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央金忙点头,“对,姐姐向你道歉,你就原谅姐姐这一回吧。”

“我要是不接受你的道歉呢?”卫凰磨着牙,低声反问。

央金有点不高兴了,“我都向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昨天晚上我是绑了你,可你不也动情了吗?否则我能拿你怎么办!所以说昨晚的事,咱俩都有责任。我不用你负责,你也别想因此缠上我。”

“我纠缠你?!”

“不是纠缠,难不成你还因为睡一觉,就爱上我了?”

“爱你?你也配!”卫凰咬着牙道,“央金,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给我等着!”

央金对他是有点愧疚,毕竟事情是她主动的,但现在被这样骂,那点愧疚也荡然无存了。她跳下床,指着卫凰,“等着就等着,一只小蛇妖,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要是能打得过我,昨晚还会被我绑……”

“你闭嘴!”卫凰气得额间青筋暴起。

昨晚是他的耻辱,他现在估计都恨不得把昨晚的记忆抹掉,结果央金还一直在他面前提昨晚。他眼眶通红,狠狠瞪央金一眼,随后对着煜宸道,“煜宸,把梦楼叫出来。”

这是打算恢复身份,硬刚了?

煜宸提醒他,“天兵还在。”

卫凰冷冷的掀了下唇角,“煜宸,你觉得我怕?我同意变成现在这样,只是不想给魔族找麻烦,因我这点事,让魔族和天界起冲突,不值当的。可我不惹事,不等于我怕事!有些人,该为她的无知和鲁莽付出代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