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466章 西僵寨

我的书架

第466章 西僵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分开的时候,我这叫一个舍不得。两个小家伙才出生两个来月,就要跟父母分开。

小思茕哭的十分可怜,跟我和煜宸要把她给抛弃了一样。

小思故板着一张脸,眼圈也是红的,但倔强的没让自己落下泪来,“爸爸,其实我可以跟着的,我很强!”

“我知道你很强,所以才派你去保护妹妹。”煜宸捏了下小思故的脸,道,“魔界危险,去了以后要听干爹的话,别乱跑。”

小思故就是煜宸的头号迷弟,煜宸对他态度好一点,他就高兴的找不到北了。立马表示他一定听话,并且他会保护好妹妹。

我抱抱哥哥,又亲亲妹妹,直到卫凰等不及了催我,我才不舍的放手。

卫凰带着几个人离开后,煜宸让胡锦月变成大狐狸,我和煜宸跳到胡锦月后背上,让胡锦月带着我们前往西僵。

西僵在云贵那一带,多山,多森林,多虫蚁。这种环境就特别适合飞行降落,树木够多,不怕被人看到。所以胡锦月带着我和煜宸就降在了距离西僵最近的一座山上。

山里树木茂盛,空气潮湿闷热,一进入森林里,我有种进了热带雨林的感觉,赶紧把身上在东北穿的羽绒服给脱了。

我们几个往山下走,走着走着,前面的煜宸突然停了下来。我跟着停下,“怎么了?”

煜宸看着前方,“有东西。”

话落,就听到前面灌木丛里发出沙沙的游走声。接着一条身体是青色,脑袋与脊背处是黑色的大蛇从灌木丛中冒出头来。

蛇已经大如蟒了,身体有水桶粗细,一双纯金色的竖瞳。蛇头昂起,嘶嘶的对着我们吐着蛇信子。

胡锦月化成人形,凑过来,贱兮兮的笑道,“三爷,他竟然敢对你这条王蛇吐舌头。这你能忍?要搁我,我绝对忍不了,高低把他给撕了。”

是真的欠儿,他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搞得我想踹他一脚。

“你闭嘴!”我道。

煜宸看向胡锦月,“嗯。那你去撕了他吧。”

话落,煜宸拍胡锦月后背一下。看似轻轻的一拍,却直接把胡锦月给拍飞了出去。

胡锦月向前飞出去一段距离,等他落下,他就正好落在了那条青蛇的面前。

胡锦月吓得身体顿时僵住,一动不敢动,求饶道,“三爷,我就是觉得这条蛇属于以下犯上,我才说那番话的,我没有别的意思。”

见煜宸不理他,他又对着我道,“小弟马,救命,我不想当死狐狸……”

“别喊了,它没有要吃你的意思。”我道。

青蛇只是盯着我们,呆在原地,并没有进攻的意思。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穿着朴素,山民打扮的二十来岁的小伙从远处跑了过来。他停到青蛇身后,警惕的看着我们,用一口别扭的普通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这是一片原始的林子,没有路通这里,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是西僵么?”煜宸不仅没回答问题,他还反问人家。

煜宸的气场很足,带着一种上位者的气度,面对他,人们的思维很容易就会跟着他走。仿佛回答他的问题,顺从他是理所当然一样。

小伙子也不例外,想也没想,点头道,“是。”

回答完,他才反应过来,是他先问我们的。他气道,“老实回答我的问题,要是敢耍花样,我就让青青咬死你们!”

“我们是来找人的。”煜宸道,“收起你的蛊虫,我们没有恶意。”

小伙子愣了下,随后更警惕了,“你看出了青青是蛊虫?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是不是阴疙瘩派你们来的!”

“什么阴疙瘩,我还面疙瘩呢。”胡锦月道,“我们是北方的萨满出马,堂口有仙家病了,听说这里有会治仙家病的神医,所以才来这里的。我们不是任何人派来的,也不会害你们,放心吧。”

“真的?”小伙子神色迟疑。

我向前几步,“你好,我是堂口的仙姑,这位是我堂口大教主,这位是我堂口的狐仙儿。我们真的是来求医的。”

怕小伙子不信,我让胡锦月现出原形。

胡锦月变成一只红毛狐狸,在小伙子面前左右蹦跶了几下,然后又变回人形,“现在相信了?”

小伙子看看胡锦月,看看煜宸,最后看向我,憨厚的一笑,“我只在书上看过出马仙的记载,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叫窦连,是负责寨子安全的蛊师,怎么称呼你们?”

“我叫林夕。”

做过简单的介绍,窦连领着我们往山下走。胡锦月话多,走路嘴也不闲着,一直跟窦连聊天,最后话题聊到了阴疙瘩上。

胡锦月问窦连,“阴疙瘩是个人吗?你们寨子的敌人?所以你才防备我们是他派来的。”

窦连犹豫了下,随后摆摆手,“这是我们寨子的私事,跟客人无关,你们就别打听了。我现在带你们去见族长,寻医的事,你们跟族长说就好。”

走出树林,一个山清水秀,四面环山的山寨就出现在我们眼前。寨子大概有一百来户人家,此时正是傍晚做饭的时候,家家户户炊烟升起,门口有孩子在玩,田地里有男人在劳作。一片安宁祥和之景。

窦连领着我们进了山寨,看到有外乡人进来,不少孩子都围过来,叽叽喳喳的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

我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糖,递给孩子们。这些糖是煜宸见我吃药苦,给我买的。现在不用吃药了,糖还剩下不少。

孩子们没敢接,用方言问过窦连后,得到了窦连的同意,孩子们才接过我手里的糖,笑着跑开了。

窦连替孩子们谢过我。

穿过大半个山寨,窦连带着我们来到一个用木头搭建的三层小楼的大门前。站在大门口,窦连用方言喊了几句。

很快有人回应他,并且有人从小楼里走了出来。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女,看到我们,她直接道,“我阿爸说了,他不帮你们看病,你们从哪来,回哪去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