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470章 冒牌货

我的书架

第470章 冒牌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看着胡锦月,“你这什么表情?你是知道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胡锦月紧张的道,“那个壁画就是个骗子,小弟马,你千万别因为一幅画就胡思乱想。那幅壁画明显是在挑拨你跟三爷的关系,它在忽悠你离开三爷,你没有看出来吗?你可别上当,更不要有为了三爷以后安全,现在就要离开三爷这种想法。三爷那么爱你,我相信就算壁画内容全部都是真的,三爷也愿意跟你一起去闯一闯。你现在离开他,他现在就能死,你信不?”

我被说的莫名其妙,“胡锦月,我本来也没有离开煜宸的想法。”

听到我这么说,胡锦月长出一口气,“我这条小命总算是保住了。”

说完,像是还不放心,胡锦月又叮嘱我道,“小弟马,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就算你以后反悔,想离开三爷了,你也千万别告诉三爷,你的这个想法跟这座墓有关,行吗?小弟马,是我让你下来的,你要是因为这座墓跟三爷闹分手,三爷一定会宰了我的!我活这几百年不容易,小弟马,你心疼心疼我。”

这只狐狸,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小命!

我被他烦的脑仁疼,点头说好,我答应他了。

听到我答应他,胡锦月松开我。我低下头,继续找地上的机关。可这时,墓室外却突然传来砰的一声闷响,像是有什么东西摔到了地上。

胡锦月跑到墓室门口,往外看了一眼,随后转头对我道,“是三爷跟阴疙瘩打起来了!”

闻言,我赶忙跑出墓室。

墓室外是一个类似祭台的地方,中间有一个刻满了黑色咒文的长方形的祭台,祭台四周的台阶上爬满了青铜雕刻的蛇。这些蛇全部昂着头,对着中间的祭台吐着蛇信子,好像在期待着什么降临一样。

祭台下面的地砖上有小拇指粗细的沟壑,这些沟壑形成一个巨大的阵法图,阵法图上也刻满了跟祭台上一样黑色的咒文。

祭台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虽然一滴血都没有,但却给人一种血腥压抑的感觉。好像这里已经死过很多人了,让人觉得这就是一个充满了杀戮与邪恶的地方。

我和胡锦月追到祭台旁边,没看到煜宸,也没有看到阴疙瘩。

大殿里很暗,我皱起眉,仔细的往四周看。我在找人的时候,胡锦月跳到了祭台上,他惊呼一声,“小弟马,你快来看,祭台上画着一个小人,小人身上写着你的名字!”

我惊了下。我先是出现在壁画上,现在又出现在祭台上,这座墓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走到祭台旁边,刚要探头往祭台上看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小弟马,危险,躲开!”

是胡锦月的声音!

此时胡锦月明明就在我身前的祭台上,那身后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儿?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却不敢耽误时间,运起灵力迅速的跳到了一旁。

跳到一边后,我定睛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

是胡锦月和煜宸!

再看祭台,还有一个胡锦月!

祭台上的胡锦月率先道,“哎呦!这哪来的冒牌货!别说,变化的还挺像。你说你有这本事,变成我干嘛?我要是你,我就变成三爷,然后来找小弟马……”

说到这,像是注意到煜宸眸色变冷,胡锦月赶忙捂住嘴,小声对我嘀咕几句,“小弟马,我一直跟你在一起,你知道的,我是真的。”

他的动作神态,都与平日里的胡锦月一模一样。

我又转头看向煜宸身边那个。

站在煜宸身旁的胡锦月呆了下,随后不满的瞪我,“小弟马,你看我干什么!我是真的!我跟三爷就没有分开过,我能是假的吗?”

我已经有些乱了。

煜宸道,“我们并不是没有分开过,我是下来后,才跟你在一起的。在我掉下来之前,你一直是一个人。”

听了煜宸这话,我转头看向祭台上的胡锦月,肯定的道,“你是假的!”

假胡锦月对我说,他是跟煜宸分开来找我的,也就说他曾跟煜宸碰过面。可现实是煜宸一直跟他身旁的胡锦月在一起,所以是他在撒谎。

假胡锦月听到我识破他,也不装了,他在祭台上站直身体,可惜的道,“你们再晚来一小会儿,我就把林夕骗上祭台杀了。也怪我,我该早点对她下手的!”

想到自己这么长时间一直跟一个冒牌货在一起,我心里升起一阵后怕,握紧手里的幻灵,“你究竟是谁?”

“小弟马,你管他是谁!他冒充我,还想杀你。”说到这,胡锦月转头对着煜宸道,“三爷,先宰了他再说!”

胡锦月说话时,假的胡锦月身形发生了变化,他从一个男人变成了一个女人,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裙,如画般漂亮的眉眼带着一股英气,虽是女子但却有一种不输给男儿的英武之气。

女人对着胡锦月笑,“胡锦月,你舍得杀我?”

胡锦月神色震了下,随后脸上升腾起怒色。这是我第一次见胡锦月这么生气,他的眼睛变成猩红色的竖瞳,一双红色的狐狸耳朵从头顶冒出来,口中长出尖利的兽牙。

“你,找死!”

话落,胡锦月身体如箭般射出,速度之快,空气中甚至残留下了一道他的虚影。

我甚至没看到胡锦月做了什么,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女人已经被胡锦月按地上了。胡锦月坐在女人身上,握拳,一拳一拳的打在女人脸上。

“谁特么给你的胆子冒充她,你这个小杂碎,你也特么的配模仿她!”

我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胡锦月,强大,阴狠。就好像因为太过愤怒,所以连一直以来的伪装都忘了。

煜宸走到胡锦月身旁,抓住他要落下去的手臂,“再打,她就死了。”

“死了活该!”胡锦月骂道,“还不露出你的真面目?还想被打,是不是!”

女人被打的满脸是血,发髻全乱了,惨不忍睹,估计女人她妈来了,都不一定能认出她了。可就是这样,她还是保持着这个女人的样子,没有发生变化。

胡锦月还要打。

煜宸把胡锦月拉起来,对着胡锦月道,“胡锦月,你就没有想过,她之所以不再变化,是因为她就是这个人么?”

胡锦月顿时就呆住了。
sitemap